知乎体|你印象最深的老师学生的曾经和现在?

[灿勋]

[前篇(知乎体|让你心跳不已的接吻经历?)热度破百彩蛋]

[安定的师生paro 这次是元高校生灿×补习机构老师勋]

 

*蛮紧张的一篇(虽然每次都很紧张) 能被接受甚至喜爱的话就太好了 当然任何问题也请不要大意地指出 非常感谢

 

 

 

 

你印象最深的老师学生的曾经和现在?

 

 

1127人关注 412条评论 分享

 

 

99个回答

 

 

 

 

睡不醒的炸鸡,舞         1.2k

 

 

看见一道送分题,我飞快赶来。

 

啊……不过我想讲的是一·对师生,而且他们一不是我老师二不是我学生,非要讲的话他们是我可爱的侄女的老师和那位老师曾经的学生。而我只能算是那老师的同事+兄弟。如果各位考官觉得还算部分切题的话我就继续。先匿,晚上回家再来看。

------------------

谢谢各位改卷这么宽松,真难过当年高考怎么碰到的不是你们,生不逢时。

那么承蒙各位期待,解匿+继续。以下故事来自我、我侄女和两位当事人的叙述,主要以我的角度给大家讲述。那么,我们开始了。

------------------

 

七八前的事了吧。我在市里一家大型补习机构当老师,我有一个同事,叫S,教高中地理。咱俩年龄相仿,关系挺好,经常一起聊天一起玩的那种。

有一天S和我在拉面屋喝酒时(S很喜欢那的食物,当时我们经常去,虽然后来他俩好上后S想去都基本没我什么事了。没事,我不气,我也不是很喜欢它那的炸鸡:) ),S突然起了个话题。

 

哎,我们班的C你记得不?家里很有钱的那个。

 

记得,肯定记得,小富二代嘛。报名缴费那天他妈妈的助手往我们分部部长和S等将要教他的老师手里每人塞了一个大红包,不论人家怎么推脱都不肯接回去。S还念了好久怎么一下就收了大半年的工钱,天降横财要走霉运的云云。

 

 

我回答:记得啊,怎么,不听话?

S:也不是……怎么说,他性格很开朗,把同学聚拢得也挺好,就是不太听课又不做作业。

 

我心里有股预感,等着他继续。

 

可是啊。S手半握拳,指节抵在嘴前,眼睛向下凝视,眉头轻皱,一副认真思考的模样。

我觉得他是个苗子诶,他考试时很多上课讲的基础性的东西不会,但那些需要思维的灵活难题他倒是有很多新思路得分很高。你不觉得让他这么浪过去很浪费他的智商吗?

 

果然。

 

 

该介绍一下S这个人了。

首先,长相惊为天人,请各位放心脑补。

性格的话,我举几个栗子让大家品品。

 

当年他刚毕业一年,因为家里普通,在最后一关输给了另一个人,他便来到补习机构任教。帅小伙,上课冷幽默很有自己风格,一下成了人气王;人又乖巧,共事的前辈都待他好。再加上热衷于为集体建言献策,为我们那个分部做了不少贡献,同事们都好心建议他去申请明星教员——这不管是于给薪还是未来晋升跳槽都有利无弊。可因为如果成功了他的课时收费会提升,他执著地不想因此增加自己学生负担,便坚决地没去申请。当时我就挺意外的,毕竟善良和坚持原则到那份上的人很难得了。

 

二十出头的年纪,血气方刚的,又是真正因为热爱选择的职业,S是那种绝对的热血老师(是的,我们就是当年受日本热血教师剧和漫影响的一代人kkkkk)

他干过什么事呢。就比如有次吧,课间时分他发现有初中模样的学生在天台上吸烟,前去制止时被对方以为是多管闲事的学长,挥着烟去恐吓他,结果真的烫到了他的手臂,还不轻。那小同学都给吓傻了他却还是皱着眉头命令对方停掉。之后在洗手间随便一冲便马不停蹄地接着上了几节课,去到医院时伤口烂得有些可怕,后来也是好久才好,甚至直到现在还有一点痕迹消不掉。那时他倒为自己帮小同学戒掉烟这事自豪了很久,够傻吧?

 

作为老师的S在我眼里是这么一个人:他是有自己的雄心与野望的——但绝对不是对什么无趣的高薪高职。如果是以它们为对象,他顶多瞅一下,然后便啧啧嘴,翻个白眼,把目光毫无留恋地重新投向他真正的兴趣与执著。这时,他将不再是平常那个云淡风轻的模样,他会坦荡荡告诉你,这方面他不甘于人后。

连平时常因弯弯笑眼被人忽略的冷峻的下颌线也多了份惹眼的锋利。

 

 

所以这次也是。其实这个年头很多老师对一些无心学习的同学都是当没看见,只要他们不影响其他人都不会太过管教。换句话说,总体好便好。但S希望的是每一名被交到他手上的孩子都被照顾,不会对任何一名他台下的同学坐视不管。于是,C自然没能成为落网之鱼。

 

 

离那次S向我说起C可能不到一个月,我和他又在那间店里并排而坐。

总的来说就是,S的计划失败了。

 

之后S向C的妈妈提出帮她有潜力的儿子课后一对一免费加时补课的想法,那位夫人自然是当场点头同意,于是补习从隔天就迅速开展起来。刚开始C似乎也有些不情愿,但慢慢便乖乖地接受了这份特殊待遇。眼看进行了也快一个月,S安排了一次测验来检查效果。改出来的结果却是与以前如出一辙,没有什么长进,着实让S意外又失望,便有几句话可能不小心说重了。这一说倒好,那一个月以来一直笑嘻嘻的C同学黯了脸色,把学习时会架在鼻梁上的框镜摘下放到眼镜盒边,对S说了一番让S难以置信的话。

 

他说,老师,一个月了,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吧。如果你想实现什么“把一个无心向学的富二代引向人生正途”的教师之梦,获得什么自豪感成就感的话,我劝你还是换个对象吧,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试验品。

他还说,老师你和我过的生活不一样,希望你不要擅自以你自己的经历和想法来试图改变我的。

 

口气凶吧没大没小吧?甚至还扭曲了贬低了一下S这个人吧?我听得都有点为S生气,但当时S却是沉思了很久,一本正经地跟我说,我觉得C说得没错。

 

……你说啥?

当然不是指他之前说我的那段——不过既然我给了他这种感觉,可能我也可以找找我的原因……哦,我是说,我是不该完全因为我自己的想法想要他有什么变化。即使我作为老师本意也是为他好,也得尊重一下他这个人吧。你看像这次也是,我和他妈妈电话里直接谈妥了,也没问过……

 

最后一句话S说得越来越犹豫,还没说完他就像是迟疑地停住,几秒的凝固后,他重新看向我的表情严肃,还有一丝恍然大悟了的明朗。

 

金开啊,我和他妈妈一直都没问过他的意见。

 

 

之后S具体怎么做的我这么些年都没有过问,只是从那时办公室老师闲聊至印象深刻学生时提及他次数的减少里嗅出了C的变化;然后又从有一天起,C的出现率触底反弹,不过开始尽数变成了正面的夸赞。

想着去找S大概会得到那人装傻卖关子的注水回答,我在写这篇回答之前去问了C让他那次让他彻底改变的契机,他只思考了一小会儿就噼里啪啦告诉我了当年的事。

 

【以下为我与C的聊天记录截屏 只截取C的叙述】

--啥?当年是什么让我改变的?

--当然是XXX啊,问这个问题你是脑子坏了吗kkk  [*XXX为S昵称透露大名故码去]

--事件?哦你问具体发生了什么吗

--也不说清楚,你看看你,想吃狗粮直说,晚上我跟XXX在这给你直播红酒橘光白浴袍

--kkkk行了行了,不过我还真得想想

--哦哦哦那个时候啊,我想起来了

--嗨,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就是吧,有个周末我和他在一个广场偶遇了,他看天气挺热我又没有背包装水,就提出帮我买杯饮料去。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我偏离了原位还被好几个五大三粗的人围在中间,他飞过来把两杯奶茶泼了人满脸,拉上我就狂奔到人多的地铁站里躲起来,想了想不放心又直接拉我上了刚好进站的地铁,看着车门关了他才松一口气,白着脸问我有没有事。

--当时不还青春期嘛,觉得他那样帅惨了。

--不过接着我回答他,老师,其实那些人是来问路的。

--诶,给你透露一个他都不知道的小秘密好了。其实我那时候说谎了,那些人真的就是来找我有“事”的。我之前瞒着家里跟几个狐朋狗友组了个地下乐团,有个成员就惹上了一些麻烦,那些人那天偶然见到我真是没啥好事儿。我不想叫他担心,而且那之前也已经慢慢受他影响决定不再惹那些事了,便干脆少一事是一事。

--啊,跑题了,我继续讲。

--听了,他露出一个萌的颜艺表情,然后有点尴尬地用手扶脖子,把脸歪向一边:问路呀,那我还……话没说完,他应该是想到了那几人被泼的样子,试图忍了但还是笑出来,弯成月牙的眼睛上面刘海丝一颠一颠的。他拍拍我的肩,笑得稍微认真了些:不过没事就好。刚刚真的把我吓一跳。那些人一个二个壮得,专业给人看场子的也就他们那样了。你虽然不矮,但身板这么薄,动起手来绝对要被打趴的。所以真的,没事就好。

--嘿,我敢保证这段话绝对一字不差,绝对。

--你们也知道我当年为什么无心向学……我爸忙事业,不怎么关心家里事;我妈工作之余一个人打理得也井井有条,同时也把我的人生安排得妥妥当当。小学植物观察日记有人帮我天天浇水施肥,进了一所学校一个班与我妈吃过饭的老师都对我特别照顾,未来我在哪上班在哪买房大概也会帮我打理好。听着似乎很爽,但这样,我未来的路仿佛变成了别人递到我手上一幅详尽的地图,而我的任务就是按部就班按着那张图纸在每个签到点签到……真的很没意思。

--接受这个设定、成为一个世人眼中正常的富二代,是我反叛期做出的消极抵抗。而叛逆的目的,不过是渴望谁来阻止我这样下去。可惜,我得到的结果是父母、其他老师、还有身边的人顺着我的做法将错就错。

--而那天让我最终意识到,S不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而且,他还是一个真的真的很好的老师。他确实是为了学生……为了我,做那些事。

 

--那天他说完那句话,地铁一个变速,原来没有扶靠的他一下没站稳,本能地去抓旁边的立杆,好巧不巧抓到了我原本就握着的位置。

--那时候我们俩的手差不多大,他只能勉勉强强环住大半。我的指节贴合他的手心,他的指腹抵在我的手背上;内里是冰凉凉硬邦邦的金属物,外面是他暖烘烘的手——可惜没有软乎乎,他太瘦啦。

--可惜他站稳后就松开了手,重新握了杆上其他空的地方。他瘪着嘴晃了晃脑袋,好像在说哎呀刚才我没有没站稳哦。我笑,跟他说老师你也是小身板。他拿另一只手假装凶狠地轻轻拍我脑袋,威胁似的呀了一声,声音像麦芽糖拉出的丝,黏黏的,甜甜的。

--那时候,我吹着地铁上强劲的冷气,突然晕乎乎地想,为什么不开始好好学习呢?如果是为了这个人的话。

 

【最后那一段是C发的那些语音的内容。C的声音很低,讲的时候还带笑,搞得我真想把他的语音发给你们听听,哈哈。】

 

 

 

到此为止,两人不相熟的时间段算是结束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每天C认真听课S认真讲课,课间C也经常拿题霸占得S除了休息就只能回答他一个人问题;晚间最后一堂课的日子S偶尔会送C回家,C也常拉S让他家司机送S回家;不是智能机时代,两个人短信电话往来之多全体现在了每个月的话费单上。

总结起来,就是在点点滴滴中互积好感、搞搞暧昧的时期。

 

举个例子好了。有一天课间C和几个同学在聊染发的事儿,C坐在桌子上晃晃悠悠说了句要不要给自己换个颜色呢。结果给刚好接水回来的S听到了,S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当时没掺和进聊天里,等那天的课结束了,S把C叫到走廊上,一脸严肃地给C讲述了他以前大学参加街舞社的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颜色都往头上整结果发质受损头皮搔痛的经历,极力劝阻C染发的事。

等S说完,一直乖巧聆听的C突然嘿嘿笑出来,乐呵呵伸了只指头揉了揉S的眉心:老师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当真啦?我那是顺势开玩笑的,根本没打算染。

S轻微一愣,然后用五指包裹住C那只食指,把它拿下来,也笑:那就好,真的蛮疼的,老师一点都不希望你去受那个苦。舍不得。

 

然后我们欲撩反被撩的C小同学那天顶着一颗红苹果上了车,还被贴心的司机关心了有没有生病。

 

 

 

谁都认为日子就会这样平平静静下去,直到C无缘无故连续旷了三天的课,S尝试用手机与他联络也没能得到回应。第三天晚上S满腔疑惑地回家,却在家门前看见了孤零零站那的C,后者见着S,憔悴许多的脸一皱,就有液体从眼角划下了一道道。

 

C爸爸的公司遇到了重大财务问题,父母也被暂时拘留。人出来是没什么问题,但公司怕是免不了破产清算的结局。

他一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按照了记忆找来了依赖的老师的家,站在门前看着星星,等老师回家。

那天晚上C住在了S家里,黑暗的空间里两人都不知道对方一夜睡着了多久。天空泛白的时候,C向S坦露了自己的想法:他想换成理科志愿,复读一年,明年选一个将来好找高薪工作的专业——因为当初父母就表明过以后不需要他挣多少钱,那就随了他们意选文再选个可以划水的专业……啊,还有,复读时他已经成年了,可以边上学边打零工分担一下……

小少年的象牙塔始料未及地倒塌,可他根本还没准备好——他甚至才刚刚学乖不久。周身漫起了浓浓大雾,他想向前却都不知道哪里是曾经的前方。

S沉默了一会儿,继而在被子里牵起男孩的手,告诉他,他没有权利对属于他的人生过多地指手画脚,但他希望他的任何决定都务必经过极其慎重的考虑。情况或许没有想象那么糟,千万不能一开始就乱了阵脚,误估了形势,还不小心赔上自己的人生。

之后那一天S下班回来后和C一起吃了晚饭,C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似乎也听懂了S早上的话,跟S说他会重新考虑,等爸妈出来后一家人再在一起好好做打算。

S突然想起了什么,离开桌子,进到了卧室里翻腾了一会儿,把一个厚厚的信封交到了C手上:不要慌,这是你妈妈最开始给我的,本来就不该属于我,我现在还给你们而已。除此之外,你一定要记得,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身边。

C把信封放在了桌面上,拉住正转身要回位的S的手,抬头看向他:老师,你……要等我长大。

S抿起嘴笑,回握住C的手:嗯,我等你长大。

 

 

后面C还是选择了应届高考,一两个月时间里飞速成长起来。最终考试那天,家人和S一同去给他送考。

查询录取结果那天S满天的课,据学生反映S老师那天上课一得了空就喝水,在吩咐下去练习后的时间里总是板着一张脸,还时不时看钟表,搞得同学以为他们犯了什么错,写题写得胆战心惊的。下了课S便火速飞去办公室,看名单时眼睛都是直的,最后他长吁着倒向椅背的那一刹那,手机同时响起了C的专属铃声。

 

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到此,S和C的第一段故事讲得差不多了。我先休息一下,明天再来讲讲他们在一起后发生过什么趣事ㅂoㅂ☆

 

------------------

 

小炸鸡哥哥课堂开课啦ㅂoㅂ☆

 

收到大家非常多的回复~其中有一条让我印象比较深刻而且获得了很多赞的,问我跟S认识这么多年我觉得他是怎样的人。

 

问得好!我选择跳过(并不是)

我很想认真回复这个评论呀。但是那样我需要多一点时间整理思考,耽搁这篇回答就不太好了。所以我就现在这里简单地回答一下吧:

活泼可爱,潇洒自由。前者待人接物,后者为人处世。

 

他可能与你身边一个普通寻常的二十代男子区别不大,外貌以及举动或许会比同龄人年轻一些。你跟他相处,会忍不住觉得他乖巧可爱。再相熟一些,前面的词可能会变成灵动、搞怪、活泼,依旧可爱。

但他也有酷的地方。他总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且要的不多。这就导致了除了他要的,其他的时间里他都是洒脱的、自由的、轻飘飘的,眨着一双天真无欲的笑眼,其实心里清透得很。

 

他最有人间气,又常不在人间停留。

C便是这世上唯一能两只手拢住他的那个人。

 

于世间其他人来说,S是那看似触手可及其实不可能得到的朱砂痣与白月光。

而于C来说,S是他一颗长久跳动的红心,和漫长岁月之后两额偎在一起的白发。

 

------------------

 

附加问题回答完毕,现在我们继续来讲他们在一起之后的事情。

 

 

C大学四年其实是两人异地恋的时期。S还是在原来的教育机构任职,C去外地上学,大概一个月回来个两三天。一天陪家人,其余时间跟S腻在一起。

那么问题来了:要是他回来那两天与S的休日错开了怎么办?不腻在一起了吗?

怎么可能,当然是去S上班的地方跟他腻在一起了啊!

 

其实我那个时候已经不在那里上班,但我的侄女升入高中后进了S的班补习,所以即使我人不在,我的拔卦情报这么多年仍旧没有断过,科科。

 

C第一次去补习班跟S腻的时候刚好是我侄女的课。按她的说法(我之前没跟她提起过S和C的事,不如说我还是因为S和C才知道她在家人面前深藏不露的那面!!),那天S课上得好好的,突然下面有人走神,偷瞄门那边还窃窃私语。S看过去,居然发现是没和他打招呼就擅自来了的C。

S原本秉着闲杂人等下课再说的态度想要无视面外仿佛摇着尾巴的大个儿,但底下的学生可不打算无视。无奈之下S去给C开了门,两个人在门口那边压低声音聊了几句,一个活泼的学生大声问S:老师,他是谁呀。

 

S:哦,我以前的学生,你们的学长……

C:(探出头,打断S)诶你们知不知道S每天都会受到玫瑰的事情啊?

学生们:(兴奋地)知道啊知道啊。

C:(自豪地)那就对了,是我送的。

 

对,差点忘说了,C这个骚包+醋包,自从有一次S跟他炫耀新来的女老师跟他告白了他魅力还是很大之后,C表面上不动声色暗中观察,结果从第二周开始每天前台都会受到一束玫瑰花,卡片上雷打不动没有from谁只有To .S,偶尔日子比较特别时还会有很肉麻的情话在底下。“S老师每天都会收到匿名玫瑰”成了补习班里人人尽知的逸事,前头加个“XX分部的”的定语甚至流传到了补习班的其他分部去。

 

学生们:(极其激动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吗我们就说每天送花的应该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居然真是而且还这么好看果然仙子只能跟仙子配!

C:(拍拍S的肩)看吧,都说没问题的。现在的女孩子可和当年你的女同学可不一样。

 

 

第一次来就大方摊牌,之后C和S表现就更加不会遮遮掩掩,秀个恩爱简直随随便便手到擒来。

比如有一次,课间结束,S和C一前一后走来教室。S刚踏入里面,突然以不该属于他的二十五年单身的手速反身把门给带上——

不过没成功,因为C同样反应迅速地用一只手卡上了。

接着两个人开始了非常没有营养的小争论。

听过那个狗别怂狗再叫事件吗?

他俩差不多:滚出去!别嘛。叫你滚!XX别这样。

 

又一次S让C滚,这次C却没有继续撒娇,他顿了一会儿,用极其低沉的声音说:宝贝,你真的夹得好紧。

一直围观门那边的学生们一个个听到这话都忍不住了。然而当事人S依然义愤填膺:就是要夹死你!不想被夹死就快滚!

C皱着眉头,目光真切:宝贝,你放松一点好不好。

S气沉丹田,破口大骂:放松了让你进来吗!想都别想!

C突然笑出来,把手慢慢抽了出去,S便嘭的一声关上了门,深深叹了口气,然后面色淡定地走向讲台,吩咐学生把书翻回上节课停下的那页。

 

各位,请不要给S加戏,觉得他老司机开车到了脸不红心不跳视学生如无物的地步。

是的,这让听者老脸一红的对话,全程在一方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完成。

据我侄女那一节课的细心观察研究,S应该是在给同学布置完题目在讲台上等待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因为S当时双手抱在胸前,歪着头皱着眉,表情仿佛是在思考:刚刚C那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是在什么情况下来着?

 


 

 

补习班真的太多事情好说了。再来说一个吧。

有一天我在家给我侄女补习,她中途去了趟洗手间,突然扯着嗓子撕心裂肺地喊我,要我快点帮她把备忘录里的买菜清单发给她妈。结果我一打开,居然看到了一些辣眼睛的东西。我先是不敢怠慢地找到清单给了姐姐,然后耐不住好奇心重新打开了开始那个页面。(不是偷看!是它自己先进入我的视线的!ㅂ=ㅂ)

 

已是傍晚时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两个人,天花板上灯仍没有亮,只靠不强烈的夕阳懒散地洒进来,光线有些昏暗,连在白板前老师的线条都有些不真切。

原本撑着脑袋看着前方的少年突然悄悄地离了位,猫着步子缓缓走到了书写着的人身后。那人还醉心于解答,对于靠近的少年毫无察觉。

男孩微微低头,看着老师毛茸茸的头顶发笑,气息浅浅地拂过几缕乌丝,调皮地搅动了柔顺的黄昏。

看满意了,男孩兀的往前一压,宽松的卫衣与眼前人的白衬衫轻轻贴合,双臂靠在了白板上,把他的小老师圈在了自己身体内。

老师拿着的笔一颤,顺着光滑的板面一滑,刚写上的字迹被新墨遮得难以分辨。他回头,微张粉唇,似乎是想要说教一下那不乖的学生。可只是转了一些角度,一片阴影压下,没出口的话都被封在了热切而温柔的亲吻里。

啪嗒,马克笔脱离了支撑,掉在地上发出声响,却扰不了教室里这片旖旎春光。

 

这这这这这一看就是在写CS啊!我侄女已经饥渴到写原创的还不够还要拿自己老师开刀了吗!

我忍住受到的极大震撼,内心里的正义感喷薄而出,拿出自己手机对着屏幕就是一拍,然后发进了我们的群里——你们看!我的侄女如此意淫你们!需不需要我教训一下她!

我没能打完,S和C的文字泡就都冒了出来。

C:哇这谁写的?

S:还可以

C:不过原来那天有人看到啊

S:我也没注意到

 

……

 

我的好侄女,对不起错怪了你D:

 

 

其实可以说的还有好多,只是举了几个例子让大家感受了一下在一起后的画风——除了腻还是腻。

他们也很勇敢很幸运地一直腻到了现在。不需要世间所有人的祝福与认可,他们在一起,相知相爱相伴,便是一段无以复加的佳话。

 

------------------

 

马上要写到尾声了,这次也挑一个问题回答好了。

有人问我说了在一起前和在一起后,知不知道是怎么在一起的。

……

别说,我还真知道。


 

 

是高考前的事了。一个午后,S在C家辅导C复习。C想休息,问S要不要跟他一起到外面兜兜风。S自然知道劳逸结合对高效学习的重要性,点点头就答应了。

于是C就开着家里的小绵羊,后面载着S,绕他们那个区骑了一圈。

回到家楼下,C站在小绵羊边,一手接过S的头盔一手牵着S的手扶他下车,S落了地也不放开,紧紧攥着,体温比秋天高那么些。

老师不是喜欢旅行吗。虽然现在我能做到的就是这种级别……但总有一天,我绝对会带着你把这个地球都转一遍。

 

S教地理,上课时提到每个地方都神采奕奕,C在下面瞧见了S眼里的亮光,然后以它为燃料,点着心里沸腾的浓情蜜意。

 

 

这个回答到这里已经解决掉大半了,但能不能再升华一点呢?

能。

前面全在回答问题的前半,既“曾经”。

而我对后半的回答只有一句:

 

他们现在,在环游世界。

 

 

 

好了,最后让我来点一下题结束这篇答案吧。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老师和学生,他们曾经在快晴时相互吸引,在雨幕中彼此依靠;而如今,他们背上行囊总鼓,路上春色常好,随时随地都准备好了踏上一段又一段旅行——

 

名为爱情。

 

 

 

 

END

吃得好饱。


*终于赶上了六月……

**最后特别鸣谢囡囡和大宝贝的远程教学(电了你一下

 
评论(18)
热度(159)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