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

[灿勋]

[只是一篇校园傻白甜]

 

 

 

“我跟你们说啊……”

“对对对昨天那比赛输得也太惨了吧!”

“哦那首歌吗我听了,最近的排行……”

“呀你们提成绩干嘛,不要让我想起来要考试了这个事实……”

 

吵。死。了。

 

吴世勋搁下手中的笔,往制造了几十分钟噪音的大高个儿那愤怒地噔去。对方正耷拉着脑袋坐在课桌上,眉头紧锁,杏眼无神地向下垂着,方才动个不停的两瓣唇紧闭着,显得有点撅,双手在身侧撑着桌面,手臂因此略微鼓起。苦恼而青春的样子。

 

把吴世勋看得怔了半晌。

 

班上逐渐安静下来,吴世勋便别过脸重新提起笔,却怎么也看不进本子上那一串串本很熟悉的数字。

 

怎么以前没发现他那么好看。

 

吴世勋被脑中一闪而过的想法吓了一跳,用力过猛的笔尖撕拉一声把脆弱的纸张划了一道痕。吴世勋懊恼地俯下身趴在桌上,试着安慰自己大概是有点累了才会胡思乱想,却只能不甘心地听着自己越发清晰地撞击着耳膜的心跳声——聒噪得跟他一个样儿。

 

……这作业一时半会儿是写不完了吧。

 

 

 

=

 

吴世勋和朴灿烈是同学。

 

吴世勋是班上的好学生,与班上同学的关系算不上亲近但也绝不疏远;朴灿烈则是典型的除了学习不太好其他什么都好的人,两人在同一间教室坐了近一年依然交流甚少——至少比起朴灿烈和其他人的交流来说确实是很少了,还大多集中在第一个学期。

 

 

当时两人坐在同一列,朴灿烈由于他那卓越出众的身高坐在最后一排,吴世勋坐他前面几个,可在传发作业时吴世勋的本子不知怎的总会穿过遥远路途到达朴灿烈手里,然后后者就会到吴世勋桌边把作业递还给他。

 

朴灿烈生日前夕——由于开朗的性格他在班上人缘自然很好——班里人自发写祝福,贺卡传到吴世勋那时正反都几乎没了空位,一个二个的留言少说也有个四五行。想想要是只留个生日快乐大概会显得自己不合群,吴世勋经过思考后把对传作业的疑问写在了祝福下面硬是凑了个三行。从那以后就再没发生过作业跳过了自己的事儿。吴世勋起初疑惑了一下,但毕竟不是什么坏事,之后就作了罢。

 

后来两人几乎可以算是零交流。吴世勋只觉得每天朴灿烈都精力充沛闹腾得紧,没有好好看过这位与自己一起被同学们私底下封了个班草称号的人。

 

这头一次仔细看——虽然到下一节课老师抱着一沓卷子进来宣布考试时就停止了——也让吴世勋同学暗自心跳加速了大半节课。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

 

 

 

=

 

为加快落实班主任关于团结友好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力争上游的良好班级学术氛围建设工作,班长安排并下达了上游学生对下游学生的一帮一学习小组活动任务。

 

于是阳光队的吴世勋被分给了黎明队的朴灿烈。

 

主要工作不过是上学期间给人解决作业考试中不会的题顺便提点提点人家如何高效学习,但朴同学硬是以下课一定要补眠不然听课效率会降低为由把每天的一帮一定到了放学后。

 

也不知道是谁天天上课睡觉下课有使不完的劲儿好像冲下楼跑个十圈然后高歌着跑上楼气儿也能不带喘一样。吴同学把一肚子的吐槽化为一个白眼:成,随便你。

 

 

补习的第一天朴灿烈便华丽丽地迟了到,当吴世勋义愤填膺地背上书包准备回家顺便联系班长换个帮助对象时,朴灿烈气喘吁吁地跑进了教室,看到吴世勋还没走,便顾不上休息地把塑料袋塞到了吴世勋手里,这才满足地往旁边椅子上一倒,仰面喘着气。

 

吴世勋一头雾水地套出袋子里的东西,在看到手上的立方体后不禁一怔——一盒还冰着的巧克力奶——不知道是不是偶然,是自己最近最喜欢的牌子。纸盒上蒙着一层细细的小水珠,拿在手里凉凉湿湿的。

 

“你……”

“这不第一天补习嘛,想给你点小礼物。我发誓我是一下课就跑去了!可小卖部人比想象的多好多啊。怕吴老师等不及走人,排队的时候都急死我了。”

 

朴灿烈明晃晃的笑脸上还有薄薄的汗顺着颚线划下来,把吴世勋本就消了大半的火气从头大脚灭了个全。

 

“嘛……你以后别迟到就行了……我们开始吧。”

 

 

 

=

 

补习开展了那么段时间,吴世勋发现朴灿烈其实聪明得紧,有不会的题稍微点一下就通,一次也没有出现过任务下达时吴世勋担心过的怎么教对方也听不懂的情况。

 

“脑袋这么灵光却不愿意好好学真是浪费。”

 

吴世勋抱怨时朴灿烈正努力把笔夹在鼻子与上唇之间,他听完噗嗤一笑,笔随之落到了地上。捞了几下捞不着他便蹲下去捡。捡到后没急着起来,保持着蹲地的姿势。

 

“嗯……”

他仰头,脸在夕阳的衬托下显得红扑扑的。

“因为其他老师都不是你嘛。”

 

 

吴世勋在那个场景下听那番话还真是有点触动的。

 

但可不可以告诉他为什么他隔天就被英语老师因为朴灿烈一张红比黑多的卷子请去探讨人生了呢?

 

 

“我真的会努力的你跟老师说千万别换人啊!”

 

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次朴灿烈猛地抬头紧张兮兮看着自己强调他会努力,吴世勋已经懒得回答他了,伸手拍了下朴灿烈的头顶示意他继续写。

 

从办公室回来后吴世勋告诉朴灿烈老师说要是下次还考成这样一对一名单就要重新安排了。刚还露着一口白牙的朴灿烈被这一句话吓得变了脸色,开始卡带般的重复那句话。

 

吴世勋研究着朴灿烈的考卷,随意一抬眼,看见朴灿烈拧着的眉和撅得老高的嘴,写了满脸的委屈却很认真地看着题目,本有的一丝愠怒立刻散了许多——好像自己对他认真生一回气的技能没有点亮,说话的语气不自觉间软了下来:“说了这么多遍就一定要做到哦。其实你挺聪明的,只要你肯努力,我再尽力拉你,期末肯定没问题的。”

 

挺普通的说辞,愣是把面前的大高个儿感动得眼睛湿漉,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来泪眼朦胧地叫吴世勋爸爸。那天的补习在朴灿烈深情的注视下结了束,吴世勋被盯得发毛,纳闷自己也没讲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好话啊,咋感染力这么大呢。

 



=

 

不过可喜的是那之后确实能感到朴灿烈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吴世勋也很好地履行了当天“尽力帮他”的话——虽然似乎他对这件事莫名地特别上心,但吴世勋只把这情况归于自己负责任的好品质上。看到朴灿烈芝麻开花般的小测成绩后比当事人更甚的喜悦只是成就感使然。

 

至于看着看着朴灿烈觉得这人越发好看自己越来越移不开视线这点……

 

错觉。

 

嗯,错觉。只是相处久了顺眼了些罢了。吴世勋吸着朴灿烈给买的奶茶心安理得地想。

 

 

不过抛开这些有的没的回到本题,吴世勋对朴灿烈的帮助几乎可谓是鞠躬尽瘁的级别了。考前眼睛底晶晶色的一环还可以嘴硬说是复习自个儿的甚至说是去自我满足X多了,可期末考卷儿一下来可就实实在在把吴世勋照出了原形——总共有四个人骑在了一直稳坐班级第一的吴世勋头上,而且那群臭不要脸的人中,有个朴灿烈。

 

是的,有他有他就有他芬儿的学生朴灿烈。

 

吴世勋不懂那群被自己后生超越了的人是怎么做到欣慰地摸摸胡须点点头说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来的,三观不合简直不可以做朋友。被朴灿烈超了车,他只觉得复杂,特别复杂,以至于老师花了一半时间夸奖朴灿烈聪慧勤奋自己教导有方落实任务到位的散学班会一个字都没进吴世勋的耳朵里。会散了放假了同学走光了他也没注意,直到一只大手蒙上了他的眼睛才让他回了神。

 

“猜猜我是谁?”一听就是使劲捏成的半粗不细的嗓音,吴世勋嫌弃地打掉那只手,头也懒得回一下。

 

被无视了的朴灿烈不泄气地绕到吴世勋前桌坐下,了呵呵地撑着脑袋看着满脸“我不高兴”的吴世勋、半晌过去后者也丝毫不为之所动,他便开口:“就这么不高兴呀世勋老师?”

 

“……”一个白眼。

“干嘛那么不高兴,放暑假了诶。”

“……”

“世勋啊暑假有啥打算不?”

“……”

 

抛出的问题都沉了底儿,大概是发现了自己这样像是在和空气对话的智障,朴灿烈闭了嘴放弃了搭话。一低眼,瞄到了吴世勋白嫩嫩的胳膊下压着的皱巴巴的纸张,好奇地去拿,指尖刚碰着,吴世勋猛地一激灵,捞起那纸蹭的站起来,死死盯着朴灿烈的咸猪手,“你要干嘛?”

 

得到了强烈的反应,朴灿烈一喜,玩性儿就起来了,问着“这是什么呀给我看看嘛”便伸手想去够。吴世勋见状撒开腿就跑,两人就在教室里玩起了十分幼稚的你追我跑游戏——虽然其中只有一个人是觉得在玩。

 

眼看着朴灿烈就要凭着身高优势追到自己,吴世勋情急之下把卷子举高转过身,“喂你有完没完抢个屁……”“小心!”

 

语气助词啊还没有出口,被朴灿烈的低音炮打断,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后腰抵上了窗台,因为过于良好的柔韧性上半身不受控地往外往下倒,再这样下去可能他要在窗台的支撑下下一场惊险的腰,一阵风过来一只有力的臂膀揽住了他,把他身体拉了回来。眼前的风景从天花板变成蓝天白云,再到近在咫尺的朴灿烈的脸。

 

视线忍不住从对方修长的脖颈向上移到下颚,再到粉红饱满的唇,挺拔的鼻,停在了那双闪烁着他看不懂的情绪的大杏眼上。长达十几秒无言的对视仿佛吸走了吴世勋所有思考,嘴开始不受大脑控制地一张一合,吐出的内容把吴世勋自己也吓了一跳。

 

“……其实你考得特别好我挺开心的。”

不是啊,他超过了我我是不开心的啊。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纠结什么。”

不就是在烦考得还没有他好吗还能烦什么……

 

“因为我好像是没能平衡好帮你和自己的学习,所以是为了你没考好。”

我现在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我压根不是这样想的啊。

 

“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想帮你想你在期末考好。”

眼前人的鼻息有小部分打在吴世勋脸上,凉凉的,也没把吴世勋发热的脑袋降下半度。

 

“甚至有时会觉得这件事比自己的成绩更重要。”

吴世勋觉得自己肯定是傻掉了。

 

“我觉得这是不对的,这样好像不太对。”

只有傻掉了自己的嘴才会噼里啪啦说这么一通胡话。

 

“我……”

……诶?

 

那张吴世勋觉得超级好看的脸向他越靠越近,两片柔软附上了他的相同部位,一秒后轻轻压了上来。一瞬间视野被朴灿烈一个人占领,鼻腔里涌进的全是朴灿烈身上特殊好闻的味道。

 

两人还保持着那奇特的姿势,腰部被窗台磕得生痛,两人的重心交付给了环在他腋下的手臂。吴世勋这么被吻着,头脑里混乱成一片,却又觉得思绪从未如此清晰。

 

像是有一块橡皮擦在擦去自己原本填在“朴灿烈”这张考卷上的所有东西,继而一支笔在上面飞快填写着与之前大相径庭的答案。

 

是……在意吧。是喜欢吧。

 

唰一声,最终得出的答案被大大地打了个勾。

 

 

两人姿势逐渐变回正常后朴灿烈移开唇,松开了被自己抱了好一会儿的吴世勋。后者眼神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迷茫和慌乱,正直勾勾地盯着朴灿烈。

 

毫不闪躲地回看起对方,在一头乌发的衬托下尽管逆着光依然显得白皙透亮的肌肤,上面嵌着的眉眼总是冷冽中带着抹不去的甜,与想象般如出一辙甚至更甚的柔软美味的红唇。朴灿烈看着,慢慢开口。

 

“我也喜欢你。而且喜欢很久了。”

“在这一方面,我肯定要比你有经验。”

“所以,接下来换我给你补习,你愿意吗?”

 

吴世勋看了一会儿朴灿烈,又沉默着垂下头。似乎过了很久,吴世勋忽然抬起头朝朴灿烈走去,一把搂住朴灿烈的脖子把他向自己这贴,咬上朴灿烈的下唇。

 

“不就是谈恋爱吗,有什么难的。”

“才不用你给我补习,我自己学得会。”

 

 

-END-

吃得好饱。

评论(5)
热度(91)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