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1

[开白]

[练习生开×便利店兼职白]

[一篇本以为能在五千字内就折腾完的生贺,结果拖长了x反正lof清静在这存个档:D]

[姑且打个1,其实也就剩个一半吧]


 

 

时间是凌晨二点。边伯贤坐在收银台边,打了个哈欠。心里想着为什么世上会有24小时便利店这种玩意儿。

 

24小时营业的意义,是让每一个夜晚还在奔波的人感受到快捷与便利。为了方便这群人,需要另一群人——一般都是肩扛未来祖国伟大复兴任务但现在还只能出来打打零工的大学生——比如边伯贤——在明明是该两眼一闭两腿一蹬养肾养肝护目护脑的夜晚,守在明亮却空荡的便利店里,等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人。

 

没办法,总有人要做点儿小牺牲的。老天爷是公平的,既然把自己造得这么善良健壮玉树临风,那么自己为别人牺牲一下也无妨。

 

——好吧,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夜班的时薪稍微高了那么些。于是边伯贤就在听说后把自己本在下午的班调了调。理由也是充足热血:为有需要的人民服务。店长看他没来几天做事就熟练得很,本就对这脑袋好使的小伙钟爱有加;加上夜班也确实缺人手,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边伯贤觉得自己真是伟大,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完全可以出一本讲述城市里这种为了方便市民燃烧自己的人的书,说不定可以取得不错的成绩,唤起人们对在这些岗位默默奉献的敬佩感恩之情。

 

嗯,不错。

 

边伯贤这边胡乱想着,眼睛往店门一瞥,冷不伶仃瞧见一个黑影晃晃悠悠地飘了过来。

 

卧槽。

 

不是第一天夜班就给遇上鬼了吧。什么运气。

 

边伯贤心下一颤,惋惜着自己这么一朵根正苗红花开正好的祖国花朵即将零落成泥碾作尘化作春泥更护花,认命地闭上了眼睛,脑内飞快地闪过无数电影电视剧里的恐怖镜头,主角的脸都变成了自己的。

 

能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但为什么那平常感应灵敏到烦人的“欢迎光临”没有响?

……卧槽难道真的是鬼吗它飘进来的吗。

……

 

边伯贤做好惨叫的准备偷偷睁开眼,却看见一个鬼,哦不,一个人站在门口,一脸错愕地看着自己。

 

哦顾客啊。

……不对这人傻了吗干嘛开了门不进来想吓死爷爷吗。

 

悬空的一颗心掉下来,边伯贤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自己一定是困到了智商下降,刚的事说出去还真有损边大爷一世英名。

 

丢脸归丢脸,还是秉着客户至上的理念招呼了对方。

 

只见小哥低着头走进店里,麻利地走向冰柜,拿起一罐咖啡走向柜台,把咖啡往这边轻轻一推,动作一气呵成——只是一系列下来都有意无意地和边伯贤错开着视线。

 

边伯贤也不在意,按部就班拿起咖啡扫条码。“您好,一共六块。”抬头,不小心把那小哥本直勾勾盯着自己又在一瞬间收回视线最后还是偷偷往自己这小小瞥了瞥的动作看了个全。

 

一定是被哥哥英俊的外表吸引了。

 

边伯贤这么想想,心情大好地给了小哥一个爽朗的笑。小哥却像是被这笑吓得不轻,正递钱过来的手讪讪地一收,不知怎的碰翻了收银台前的货架。

 

然后,放炮似的,架上的杜蕾斯撒了一地。

 

——自然还有杰士邦啦冈本啥的,种类齐全五彩缤纷,与小哥现在急速变换的脸色相映生辉。要放首好日子的背景音乐,大概可以在这开台联欢晚会。

 

边伯贤发誓自己真的不忍心笑话他。

 

 

 

*

 

 

 

边伯贤礼貌地说着没关系从柜台走出来,天知道一句话的功夫他就快憋笑憋到内伤。

 

小哥大概真是被吓到了,整个人僵在了套套堆中,半晌终于红着脸憋出了句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个,我来收拾吧。”

 

……你要故意的还了得吗。

 

边伯贤对他挥挥手,“没事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点事做也好。”对方依然带着些尴尬地“嗯”了声,两个人就没了话,沉默地收拾起来。

 

最后一叠杜蕾斯入架,两人起身。边伯贤趁机打量打量了下眼前的人:个头比自己高了一截,虽然不想承认但真比自己壮实了那么些,手臂有明显的线条匀称不显粗壮,饱满却不过分,T恤上还有明显深色的水渍,半干的刘海服帖地伏在额前,全身上下处处叫嚣着青春和活力。

 

再瞅瞅那脸,啧,是帅。

 

“练习生?”

边伯贤这脱口而出不是没理由的。这家便利店落了个好地方,附近矗着几家娱乐公司,都是顶尖的造星工场。练习生和粉丝们经常会光顾店里头,托这个的福营业额在连锁里也能排上号儿。

小哥脸上的羞赧立刻消了踪影,他慎重地点了点头。

提到梦想还挺认真的,真是青春啊。

 

“几年了?”
“四年了,初二那年来的。”
“也就是说比我还小个两岁啊。不错不错,以后出道了哥哥关注你呀。”边伯贤拍拍少年的肩,“好啦,不耽误你太久。也这么晚了,要继续奋斗就继续奋斗要休息就赶紧休息。拜拜?”

 

边伯贤走回到柜台里坐下,伸了个懒腰。少年道过再见便往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忽得停住脚步扭过头来:“那个……”

“嗯?”边伯贤从鼻间泻出一个音,大概有伸着懒腰的缘故,那个短音节也带上了点绵长慵懒。

“我叫金钟仁。”

听到对方毫无根据的一句自我介绍,边伯贤噗地笑出来,“干嘛突然报家门啊?还怕我记不住一个半夜三更打翻了一架子安全套的人?”

 

金钟仁面上有一瞬间的尴尬,边伯贤看着心情好了一圈,“得,不逗你了。我叫边伯贤。”

 

金钟仁正色地点点头:“嗯。不是说了以后要关注我吗,也不问问我名字。”见边伯贤一愣,一抹笑意攀上他的嘴角,“现在你知道了,那我走了。晚安,伯贤哥。”

边伯贤一直看着金钟仁走出店门,直到他的身影匿在了夜色里也愣是没回过神。


“晚安,伯贤哥。”


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这人光顾着耍帅忘拿找零了,是不是傻。


 

*

 


那天后两人就算是认识了。之后边伯贤经常会看到金钟仁来,有时买些吃食就走,但多数情况下都会在店里待上些时间,聊天或帮忙云云。对此边伯贤自然是高兴的,来了一个陪自己说话的弟弟和不要钱的帮手赚死了,谁不想要。

——而且比那些靠不住的同事靠谱多了。

边伯贤坐在货架旁边忿忿地想。


今天白天他被临时拖去给学校一讲座做打杂的,忙活儿半天后想起要给店长请假时却被告知没人有空顶班,不可能让店空着吧,边伯贤只好硬着头皮上,就当是积德了。

可他真的快困成狗了。



“啊啊不对,放错了放错了。”

感到一股热源贴上了边伯贤的后背,手臂从边伯贤身侧伸过,把边伯贤刚刚放好的两盒饼干调了个位——那动作就像把他揽在怀里了一样。还显稚嫩却也已经低沉下去的嗓音在边伯贤耳边炸开。

 

现在两个人一定隔得很近,他甚至能感到对方的鼻息打在了自己的耳廓。

有点麻。

“钟仁…?”不等回答,边伯贤迷迷糊糊地往后面一靠,便倒进金钟仁的怀中。

不得不说金钟仁的身体确实挺结实的,明明只是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小毛孩,真还有点羡慕。

背后的人身体明显僵在了那,不过他可管不了那么多,扭动了下找到个舒服的姿势就要闭上眼睛见周公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边伯贤梦里本和蔼可亲的店长突然指着自己鼻子批评大骂要扣他打工费时他吓得醒了过来。

想要站起来,却发现金钟仁把自己圈得挺紧,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边伯贤正犹豫着要不要把金钟仁叫起来,后者的声音及时响了起来:“伯贤哥?醒了?”说着,松开了手。

边伯贤清醒了一下便站起来:“抱歉啊睡着了。我睡了多……妈呀十一点多了?!我眯了一个多小时?!……不对,你就这么蹲了一个多小时?”

“嗯是呀。不过没关系的,我后来有把哥刚刚放错的东西全部重摆了一遍,所以感觉时间过得还挺快的。啊,没有打扰到哥吧?”

 

敢情我梦到扣工钱那么可怕的事就是因为你在动吗。

边伯贤默默槽了一句,但看着对方诚恳的表情,心里还是感动的。于是就自认为极其慷慨地说请对方吃东西你等着啊。

边伯贤拿完东西回来,发现金钟仁还保持着那如厕般的姿势看着自己,

 

“怎么还蹲着呢?”
金钟仁皱起眉头,语气倒满满都是撒娇的意味,“我腿麻了…”



边伯贤哭笑不得地放下东西跑过去拉他,结果一个重心不稳用力不当弄得金钟仁还没起来两人又齐齐摔回了地上。

——原本还以为会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结果却跌入了一个温暖又柔软的怀抱里。

……边伯贤现在直想给写出这种剧情的编剧们一人寄一板刀片。
去你的温暖的怀抱,哥哥屁股都要摔裂了,真是疼得不要不要的。

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还没来得及问金钟仁摔疼没,后者就一脸着急地站起,伸出手要拉边伯贤起来:“哥你没事吧摔到哪里了吗疼不疼?”

边伯贤借着他的力起来,狐疑地盯着他:“……你脚好了?”

“啊……”金钟仁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上边伯贤犀利的目光,大概也是觉得这谎圆不上了,只好支吾地解释:“我只是想给哥一个惊喜……”

边伯贤哼了一声,暗地又揉了几把屁股。

“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什么什么日子这话题转得也太没水准……

啊。

 

边伯贤抬头,发现天花板挂上了三角旗,一直被自己无视了的圣诞老人正对着边伯贤和蔼地微笑。

我去。
怪不得一个二个都说没空顶班,欺负单身狗呢。
祝你们对象都是你们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呵呵。负分狗带。

 

金钟仁见边伯贤仰着个小脑袋却一脸苦大仇深地不理他,便自顾自说了下去,“我给哥准备了礼物来着。”说着就要掏口袋。边伯贤一下反应过来,按住了他的手:“诶诶诶你别。你一小鬼哪来的钱买礼物啊。我可不能随便收。”

 

金钟仁把另一只手搭在边伯贤手上,那手比自己的小上一点,被店里暖气捂得热乎乎的,手感挺好。

 

“没事哥你就收下吧,没花钱的。”

“……没花钱?”

“真没。”

 “那……是你偷的?”

 

本想开个玩笑两人笑笑就过了,结果金钟仁却很正经地接了话。

 

“不是啊。练习生里一个女孩子送给我后我……”话没说完,边伯贤触电般收回手背在身后,表情唰的就黑了起来,“小女生送的?喂喂练习生谈恋爱什么的太嚣张了吧,小心哥哥去告发你们啊。”

 

面前的人儿一脸不爽地嚷着,不自觉嘟起的嘴唇别提有多可爱。金钟仁忍住想要揉揉对方脑袋的冲动,强忍着笑意接着说下去:“我觉得挺好的,但怕哥会不收,就自己做了个差不多的。放心吧哥我们没谈恋爱,我不喜欢她的。”

 

麻个机。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边伯贤尴尬地咳了几声,“嘁,向我解释那么多干嘛。反正我说了我是不会收的。哎,扯了这么久啤酒都不冰了,你先坐到桌子那,我去换换。”说着就拿着瓶瓶罐罐避着视线绕过了金钟仁,

 

 

边伯贤你真是睡歪鸡了。

 

忿忿地把啤酒塞回冰柜,铝罐相互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

 

 

 

边伯贤咕咚灌下几乎一罐。冰凉的液体流经胸腹刺激地他打了个激灵。那些小情绪便很快溶解在了气泡里。

 

真爽,不跟小弟弟怄气了。

 

况且人家特意平安夜跑来找自己呢,他要不来今年估计要虚度了。

 

“诶说起来钟仁啊,你们练习生今天都没有聚会吗?”电视上可不是这么讲的。

“啊……有啊。我没去而已。”

 

边伯贤识趣地闭上嘴,小心翼翼瞄了一下身旁咬着筷子的人。

 

……或许是个比较孤僻的孩子吧。或者是因为做得太好遭到妒忌之类的。

边伯贤这么想着,突然有点心软。

以后好好照顾一下这个弟弟好了。

 

 

金钟仁注意到边伯贤的目光,噗的一笑,“哥你不会在脑补什么我被其他人排挤还一个人忍着孤独这种小剧场吧?这还是放心好了,我是有朋友的。”

 

被戳中心理活动的边伯贤哽了一下。“瞎猜,我哪有想这些。”羞怒地红着脸呷了一口饮料,故意不去搭理此刻脸上写着浓烈笑意的金钟仁。

 

 

边伯贤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酒,金钟仁也没有说话的迹象只是啃着手中的肉。沉默就这么突然地造访。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下去。当边伯贤感觉意识逐渐有点模糊时,金钟仁不大不小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很喜欢跳舞。”

 

边伯贤抬起眼皮,金钟仁正颔首看着桌面,坐得端正。干了的刘海变得有点蓬松,在眼下打出了片阴影,硬气的面部曲线此刻更显深邃,

 

“我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学舞。进了公司后更是在刻苦地练习。”

我们钟仁认真起来还挺好看的呀。边伯贤迷迷糊糊地想。

 

“很多人说我有时太拼命了,但我没这么想过。”

嗯,将来一定能成为大明星。

 

“因为我是真心喜欢跳舞的。我想站上舞台让大家看到。”

脑袋好重啊,感觉抬不起来了。

 

“哥?”金钟仁发现了边伯贤的不在状态,轻轻喊了一声。

 

后者发出细碎的嗯声,慢腾腾地仰起快要低到桌上的脸儿看了过来。像是在努力看清眼前的东西一样,紧蹙着的眉下方微微下垂的眼睛半眯着,眸子里的醉意毫无遮掩地泄了出来。

 

许是看清了金钟仁,他突然傻呵呵地笑了出来:“钟仁啊……”说着抬起了手要站起来,可身子向前一倾,就顺势挂在了金钟仁身上。缩紧了些搂着他脖子的手臂,边伯贤把头放在金钟仁肩上蹭了蹭。

 

“嗯……钟仁跳舞……大家……看……”

 

舌头在酒精的影响下变得不那么利索,边伯贤花了老大劲儿才断断续续说完一句话,接着便心满意足地咂巴了下嘴准备入睡。

 

许久,金钟仁伸出一手揽住边伯贤,另一只手抚上他的头发,顺了顺。

 

“……嗯。”


评论(6)
热度(30)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