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模样

[灿勋]

[安定的校园傻白甜]

 
 
 

 


 

>>1

 

“要比谁都快,要比谁都冲得向前……”

“伤痕累累就说明,我们是一路战斗着过来的!”

 

时间正值放学后,回家途中吴世勋走经学校操场。手机屏幕里色彩激烈地碰撞,热血的台词与配乐由细长的耳机线流入耳蜗,过于集中于画面里的竞技,吴世勋甚至没有注意到场中间“同学小心”的呼喊。

 

眼前突然极速飞过一个飞盘,勾住耳机线后把吴世勋的耳机连带着手机一起扯离了他开始做变速曲线运动,本就因为紧张的内容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脏一下子像是要蹦出身体离开地球表面,吴世勋霎时定住脚步,腿一软就差坐在地上。


“不好意思啊同学没砸到你吧!”一个同学跑到吴世勋面前询问了一下,得到还没找着北的吴世勋毫无灵魂回应的“啊没”后跑走捡回了飞盘,重新投身于体育锻炼中,留下依然一脸呆愣的吴世勋。

 

刚才发生的事在吴世勋脑内快速回放了一遍后,吴世勋找到了整件事情的重点:

 

卧槽我的手机!

 

回过神来的吴世勋转身要去寻找,却被一声“同学”给叫住。吴世勋抬头,眼前是一个男生。吴世勋选择性无视了别的有的没的,视线直接锁定在了那人手中他的手机上。

 

“同学,这是你……”

 

没等人问完,吴世勋饿狼扑食似的一把夺回自己的命根——机身没有裂痕,屏幕还能亮,划开,继续播放,耳机也没坏,哟西,万事大吉。

 

“是你的吧。刚看它从你那个方位飞了出来,差点砸到我,吓死……”

“你没有看到什么吧?”吴世勋眼神犀利地盯住对方。

“诶?”

“你没有看到我手机里的东西吧?”

“啊?没有啊。”

“是吗太好了……”

一口气舒到一半,对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啊,你指的那些肌肉男吗?”

“什么鬼肌肉男啊那是……等等你这不是看到了吗!”

 

吴世勋气急败坏地几乎用吼讲出了最后一句话。男生无辜的解释“因为当时屏幕没黑还在放我不是故意看到的”好歹让他找回了一点理智,意识到自己的不礼貌,吴世勋有点丧气地垂着头,把手机装进口袋:“抱歉啊是我不对……同学谢谢了,这件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吧。再见。”

 

微微欠身后想离去,却被对方握住了手腕。

 

警惕地转回去,在下意识甩开之前对方识相地先松了手,双手举到胸前作无辜状:“诶同学你别生气。就,这个,咱俩认识下呗?”

 

哈?

 

这才认真看了看眼前的人:白衬衫外是纯色的针织套头衫,衬着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公分的挺拔身形,刘海搭在额前,眼睛大而亮,唇红齿白的,俨然一个典型少女漫男主角样貌。

 

男主角……呸,男生开口:“我叫朴灿烈。”

 

……哦,倒是挺人如其名的。

 

“……吴世勋。”

 

闻言,朴灿烈突然眼前一亮:“哦哦?你就是老考我们年级第一的那个学霸啊!久仰久仰,第一次不是在光荣榜上见到诶!”吴世勋还没来得及无语,朴灿烈下一句话差点呛死他,“……不过感觉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啊,居然还是个宅。”

 

“那个,朴灿烈同学。”吴世勋尴尬地咳了两声,“关于这件事,能不能请你不要说出去。”

“哪件事?我帮你捡手机还是你是个宅?”

“……后面那个。”

 “好啊~我不会把年级第一居然是个宅这件事告诉大家的。放心吧,你是个宅这件事就是我们俩的秘密了,这个学校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你是个宅这件事的!” 

一丝恼火,“……你是故意重复这么多遍的?”

 

朴灿烈开心地笑出了一口大白牙,耸耸肩,“哈哈才不是。不过——”

“作为保守秘密的交换,你也帮我一个忙?”

 

低沉的嗓音乘着风,灌进吴世勋身体里。



自己一刚认识不超过一分钟的人能帮他什么忙?

难不成是那种和他假扮情侣去挡家里给他安排的桃花?

或是要一起成为漫画家他写脚本他画画?

被他邀请进入运动部然后一起向着全国大赛努力也不是没可能。

发生那种被骗着去玩游戏结果进入了异世界再也回不来的展开也说不定?

 
 


那一刻吴世勋脑补了无数种剧情发展,可之后他并没有踏上任何一种奇幻之旅。

 

他现在只是坐在教室里用手撑着头努力不让自己睡着,前座上正对着题目抓耳挠腮的人当时神神秘秘说完那句话后画风立马转变,眼睛亮晶晶地说想让自己给他辅导辅导学习,然后就是像洪涝般的一顿话,什么开学还没四个星期已经被找去谈了五六次人生、被警告说期中考垫底的话就等着参加学校周末给吊尾车开的炼狱补习班吧、这么走运认识了第一名真想被帮帮啊,云云。听得吴世勋白眼直翻转身就想走。最后还是无奈于被朴灿烈握着把柄答应了下来。

 

起初还以为只是每星期放学后抽空给人讲讲题就行了,可吴世勋发现当初这想法真是图样图森破。朴灿烈几乎每个课间都会跑到自己班上来,要手上带着本题就算了,有时吴世勋放下自己的事出了教室门只得到朴灿烈乐呵呵露着一口白牙说没什么题要问的就是跑习惯了的回答,那种时候吴世勋只想糊他一脸然后转身离去,可一般他都会黑着一张脸在其他同学的注目礼下听朴灿烈东扯西扯十分钟,直到上课铃声响起朴灿烈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冲回他自己班。

 

朴灿烈来得多了,吴世勋才在同学们的议论中了解到,原来只是自己一直对这种死现充没什么关注,其实朴灿烈也是个响当当的校园风云人物。和自己因长相呀成绩呀和那平时不与人亲近的感觉而出名不同,朴灿烈除了一副好皮囊,似乎吉他台球架子鼓一系列男主必备技能都会,再加上那亲切阳光的性格,想不成为话题都难。

 

——可这关他吴世勋什么事!他只是在占用自己学习看番上网的时间的大犯人!

 
 

吴世勋愤懑地瞪了一眼朴灿烈。后者心有灵犀般抬起头看向吴世勋。

 

“世勋啊,我这题还是搞不清楚。”朴灿烈皱着脸,用手指着一题被他画得乱七八糟的题目。

 

吴世勋看着朴灿烈委屈的表情突然泄了气,把刘海往后一撩抓起笔然后开始看题,嘴上也不忘骂骂朴灿烈。

 

“笨死你算了。”

“嘿嘿,死了你就没学生了。”

“谁稀罕你这种拖油瓶。”

“你呀。”

“滚。”

 
 

 

>>2

 

吴世勋是个学霸,吴世勋是个宅。

 

用这样的句式说出来是不是有点奇怪?

 

但这的确是最符合实际的说法了。因为认识学霸吴世勋的人,一定不知道他的兴趣爱好;而认识宅男吴世勋的人,都没有见过他在学校成绩优异而与人保持着若有若无距离的一面。吴世勋一直把另外一面隐藏得很好——直到认识了朴灿烈。

 
 
 

“你看这个地方,可以代入上面这个……看我干嘛,看题。”吴世勋认真地讲着题,瞥了一眼朴灿烈就发现后者在看着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过了一会。

 

吴世勋扔下笔,双手抱在胸前,“你今天干嘛老看我,不想听了是不是,那你自己想,我不讲了。”

 

朴灿烈晃晃双手,“不不不世勋你讲你讲,我刚刚只是看着你在想为什么你明明是个宅学习还那么好。”

 

“啧?敢情你瞧不起宅是吧?”

说着吴世勋便扬起拳头佯装要挥过去,朴灿烈忙抱起头解释:“哎哟我哪敢呀。只是我想要是是我的话绝对不可能。”

“说得好像你不是学习就好了一样。”

 

看着朴灿烈欲哭无泪地嚷嚷呀世勋你怎么这样说我,吴世勋心情一好,低下头在朴灿烈看不到的地方笑弯了眼。

 
 
 

又是一个放学后,吴世勋在教室里等了半天,也不见朴灿烈来,便拿出手机看起了今天份的更新。主角两人正以枪而对,好不紧张,结果片尾曲冷不丁跳了出来,结尾还有官方通知说下周停播,顿时满屏都是“人干事?!”,吴世勋贡献了几条弹幕后还是不解气,打开微博只管一顿发泄。

 

实在过于投入于这番事业,以至于朴灿烈那么大一个人站在背后看着他良久也没能注意。

 

“世勋你为什么每句话自称本大爷可后面配着却是那么花里胡哨的颜文字?”

朴灿烈一贯的低音炮,在这时的吴世勋听来却一点也不动听。

 

吴世勋感觉头皮发麻,沉默了好一会,终是像没上润滑油的老机器一样机械地扭过脖子,朴灿烈正歪着头一脸天真地看着他,放在平时吴世勋可能会想象他再加俩耳朵一尾巴变成活脱脱一只大型犬的样子,可现在吴世勋没有心情关注这个。

 

他忍住面部抽搐,开口声音前所未有的干涩。

“……朴灿烈。”

“你刚刚,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同的场面用不同的方式做事讲话;一个圈子的人不需要越界看到另外一个圈子自己那另一面。在学校同学面前自己就是个乖乖仔好学生,在网络上就可以是一个与同好畅所欲言的二次元。两边的人只用参与自己的那一面就好,不然要是不被理解被说闲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吴世勋这么想,也确实一直这么落实着。

 

可朴灿烈闻言,脸上的笑却慢慢淡了下去。他不吭声,盯着吴世勋。吴世勋被盯得不舒服,别过头不去看朴灿烈。

 

这种静默持续了好一会儿,吴世勋丢脸的感觉逐渐被一丝不安所取代。

 

朴灿烈该不会觉得——

 

“世勋啊。”

 

朴灿烈打断了吴世勋的思绪,他俯下身子,视线与吴世勋持平,开口道。

“还记得有次我说我在想你怎么是个宅学习还那么好吗?”

“其实那个是借口,我当时想的是,宅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为什么一直要掖着藏着呢。”

“我给你找了很多理由,从很大爷的到很小女生的都找了。”

 

“不是,其实……”吴世勋想插话,朴灿烈却自顾讲了下去。

 

“我现在不关心那个答案所以你可以先不说。我现在只是觉得……挺难过的。”

“我……以为我们够熟了,以为你愿意跟我分享你不想在别人面前展现的你了。”

“可是这好像只是我以为。”

 

朴灿烈大大的桃花眼里好像漾了片潭水,面上泛的涟漪像是哭丧的脸。吴世勋那么望着,一瞬间像是跌了进去,胸口被那水灌满,发闷的窒息感。

 

自己无理的执拗好像伤害了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

 
 

吴世勋逐渐被内疚的情感笼罩,下一秒朴灿烈却突然伸手附上了他的后颈,力度不大却足以把两人距离拉近一段,继而由上而下摸着那片地域,再开口时语气已沾了点无奈的笑意。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表情像是我欺负了你一样?我可没在怪你呀。”

“可能真的是你的心没那么好进去,我又有点操之过急了吧。”

“嗯……那我好好申明一下我的态度好了。”

 

他放缓了语速。

 

“我希望以后吴世勋在和我相处的时候不要再有什么顾虑了,因为不管是什么样的吴世勋朴灿烈都会接受都会喜欢的。”

“在同学们面前没有表情冷冷的学霸吴世勋也好,明明是被半逼迫着和我相处却总是认认真真帮我解决问题的负责任的吴世勋也好,总是嫌弃我的吴世勋,喜欢动漫的吴世勋,在网上用我看不懂的风格说话的吴世勋,甚至是刚才让我觉得有点难过的吴世勋——”

 

窗外被秋天的爽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叶依然苍翠。

 

“我都想看到——而且还想看到更多更多的吴世勋。”

“我想告诉你的就是这些。”

 

心也刹那间生了盎然绿意。

 
 
 

>>3

 

天气渐渐转凉,期中考成绩也随之公布了下来。大概是两个引人注目的人走得近会更引人关注的原因,班上发成绩的学生在递分数条给吴世勋时好心地报告了一句“朴灿烈这次好像考了两百多名”。算是一件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儿,吴世勋心情挺好就微笑着对人家说了声谢谢。

 

说起来,跟朴灿烈玩起来之后,尽管还是隐藏着宅的身份,吴世勋也是在渐渐把自己作为宅时活泼的一面展现在同学面前,与他们的关系自然是亲近了许多,没有什么不协调音,在校生活也是愉快了许多——虽然这都是题外话了。

 
 

反正一放学朴灿烈就跑进了教室一脸喜悦地让吴世勋猜自己这次多少名,连着收到了213、222、233的猜测后才意识到他被笑话了,看着眉眼弯弯的吴世勋笑骂他蠢死了也不恼,跟着一起乐呵起来。笑完了他提议说周末出去两个人庆祝庆祝呗,气氛刚好,吴世勋也就顺着答应了下来。

 

之后回到家他才想起来,自己自从初中入了宅就再也没有跟同学正儿八经地出去过。倒不是变得孤僻了,只是无奈这种聚会对他来说着实无聊,完全等价于换个地方玩手机,参与了那么几次后便作了罢,不再去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无意义的社交活动上。

 

明天朴灿烈会带他去干嘛呢。

两个大老爷们儿的不可能手挽着手一起去逛街吧;唱K看电影只怕和朴灿烈口味不同产生分歧啊;可别是去打球之类的,体育课跑个三千吴世勋只想狗带;吃东西?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总觉得不管干什么,只要是跟朴灿烈一起都会很有趣吧,那人就足够有趣了。

啊,对,还要决定穿啥去好。

 

吴世勋拉开衣柜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思考着,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开眉展眼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对周末的约会有多么期待。

 

——不过就别告诉他了。

 

 

两人约的是早上九时,吴世勋提早了一刻钟来到约定地点等待。

 

其实他昨晚经小伙伴提醒之后想起来明天是夏季漫展的首日。第一天一半是最热闹的,今年主办方甚至请到了著名声优与唱见做嘉宾。吴世勋几个月前得到消息后便开始期待——也不能说多喜欢,他顶多算是一介路人散粉罢了,但毕竟这是人首次到国内演出,而且这种机会本就不可多得,能去见见真人自然是好事。况且去漫展又不只是看嘉宾,买买漫画本子看看coser对于宅们都是有趣的。

 

可怎么就刚刚好跟朴灿烈约的日子撞了呢。

 

吴世勋坐在电脑前经历着极其痛苦的心理斗争。在几乎要把电脑屏幕盯出个窟窿的时候,吴世勋终于以“反正展子之后再去也行,但跟朴灿烈约好就是约好了”之词说服了自己。

 

——而之后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做得是无比正确。

 
 

当吴世勋站在集合地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这地点在哪不好,偏偏就在漫展的旁边。看着眼前耸立着的博览中心,吴世勋真觉得自己没有毅力撑到朴灿烈赶来便会跟随擅自移动的脚步进到会馆里面去。

 

极其漫长的等待过后,他等来了朴灿烈。和预想的花枝招展的打扮不同,朴灿烈只是简简单单穿了一件淡灰色的T恤,配的短裤与运动鞋,本还怕自己一黑衣走他旁边会显朴素,两人的装扮倒有些约好般的和谐。

 

朴灿烈背过手站在吴世勋面前,对他抿着嘴笑得神秘。嘴里配着“bangbang”的音效,他把手中的东西举到胸前。

 

两张漫展的门票。

 

迎着吴世勋讶异的目光,朴灿烈把其中一张票递给他。

“世勋啊,一起去吧?”语调温和,如春风拂面。

 

——带我去看看,你喜欢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两人从会场出来时,已是傍晚时分。两人手上提着吴世勋一天的战利品,并排走向地铁站。吴世勋显然心情不错,一路上小声哼唱着。

 

“玩得还开心吧?”

“超级开心!”不假思索地回答了朴灿烈的问题,却没有控制好声量,兴奋过度的声音引来几个路人侧目回头。吴世勋尴尬地红着脸咳了几声。

 

朴灿烈被吴世勋可爱的反应逗笑,在被后者嗔怒地撞了下肩膀后更是笑到蹲下了身。

 

“呀,朴灿烈你给我起来,丢不丢人。”吴世勋困于两手都提着东西,便用脚推了推地上笑得毫无形象的傻大个,

 

朴灿烈断断续续说不全一句话,吴世勋见这傻大个大概是不笑完不起来了,嘟囔了句“哪里这么好笑了”,然后站在一旁十分无奈地等着朴灿烈。

 

肩膀的振幅逐渐变小,朴灿烈终于止住了笑,慢腾腾地站起来。他抬手擦掉眼角笑出的泪,说话的语调还带着深深的笑意:“你这家伙怎么能这么可爱啊。”

 

吴世勋瞪过去,本想回个嘴,看到朴灿烈的样子,张了张嘴,还是作了罢。

 

——今天原本应该是出来庆祝朴灿烈取得飞跃进步摆脱学校补课的,以朴灿烈为主角的约会。而这个主角今天却带着自己心念着的门票出现说要去看看。明明进去之后什么都不懂,却陪着自己在里面兴奋了一天。

 

其实朴灿烈对自己一直挺好的。

 

……那自己对朴灿烈呢。

 

这个霸道地闯入自己生活,把自己以前一直遵循着的信条撕得粉碎,再笑着双手捧上一纸新的的人。

 
 
 

两人走到斑马线前等红灯,朴灿烈坐在路边的石柱上,吴世勋站在旁边低头想着什么。

 

“朴灿烈。”

“嗯?”被喊了名字的人扭头看向吴世勋。

“……谢谢你,今天很开心。”

 

不是想象中充满朝气的回应,朴灿烈轻笑着闭上眼睛,几秒后睁开——不知是不是夕阳在作祟,吴世勋好像在那双眸子里看到了类似宠溺的情绪。

 

“那就好。”

朴灿烈伸手抚上吴世勋的小臂,没使力地捏了捏。

 

温柔的声线在鼓膜处被放大,一瞬间充溢了整个大脑;手心的温度像是灼伤了那一块肌肤,然后狡猾地藏匿在血液里流向全身。

 

——那自己对朴灿烈呢。

 
 


就像是光化成的弓矢刺中了心脏,我的世界坠入爱河。

 
 
 

>>4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第一次见到那个男孩是在高一的军训基地。当时正被带班的学姐叫到一旁讨论最后一天文艺汇演的相关事宜。听着,注意忽的被不远处一颗树下坐着的男孩吸引。

 

撩起的袖管底下手臂被墨绿色的军服衬得白皙透亮,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捏着典型违纪品的手机,另一只手在撑着线条锐利的下颚。男生正低眉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手机,眼睛完成了很好看的弧度,笑容甜腻,给喝了好几天基地供应的铁锈味白开的朴灿烈心里一瞬间搅进了一勺蜂蜜糖浆。

 

白玉肌,新月眼,果冻唇的,十分好看的男孩儿。

 

他一个人曲着腿坐在树荫下,青翠欲滴的叶片你争我夺地遮在顶上,给他隔出了一片阴凉。

 
 
 

校长的新生入学讲话永远都那么又臭又长。朴灿烈的瞌睡虫在视线触及到红色的帷幕旁的人影后立刻消失不见——

 

那个人是咱们学校的啊,朴灿烈雀跃地想着,一面津津有味地观察男孩——顺刘海时翻的小白眼,汗水流过的细长脖颈,盛着认真与紧张的漆黑瞳眸。

 

走上台后在众人的惊叹议论中响起的奶气的声音,给了朴灿烈最后一击。

 

“大家好,我是新生代表吴世勋。”

 

上高中的第一天,朴灿烈,丧失心里领地。

 
 
 

而后在传闻中得知了吴世勋的基本信息:和自己隔了三个班,的确拥有可以作为学生代表的优异成绩。是个手机不离身的人,可没人知道他都用手机干些什么,因为他似乎性子冷淡,跟同学鲜有多余的交流,更别说多余的表情了。

 

那自己就是少数见到过他“多余表情”的人之一了咯?

 

心里小小自豪的同时,还有一丝疑惑和好奇。

 

“性子冷淡”……吗。

 
 
 

又是一个秋天,朴灿烈的这场暗恋满了周岁,却毫无进展。偷偷看了他一年,却没有找到适当的机会,也没有足够的把握。

 

自己那引以为傲被人称赞的行动力一直找不到喷发点——再这样积攒下去就要爆炸了啊。朴灿烈坐在操场边的压腿器的最高一节上叹气。

 

场中央一声“同学小心”的呼喊让朴灿烈顺势看过去,便刚好看见心心念念的人儿手上的手机乘上飞盘往自己这边进发的一幕。

 

嘿,老天爷睡了那么久终于醒了。

 
 

朴灿烈跃下健身器,拾起那块四方体。

 

理了理衣裳,跨开步子跑向呆站着的男孩那,背日的方向。

 
 
 

 

 
 
 

END

吃得好饱。

 
 
 


评论(8)
热度(67)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