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2(完)

[开白]

[练习生开×便利店兼职白]

(生贺的主人发现了这篇,我好方(笑cry脸)





*



寒假过了几乎一半,同宿舍的都背上行李回了家,边伯贤一个人因为离家远在学校多留了个几天。第二天就要回家,该收拾的都收拾完了,边伯贤没事,就在寝室里打了一天的游戏,倒清闲得乐呵。


又结束了一局副本,边伯贤瞄下时间,四点多。没有午饭垫着的肚子叫个不停,想到再这么下去自己大概会猝死在电脑前,边伯贤关了电脑,塞了两件毛衣又套了身羽绒服,捂得严严实实地出发,打算去学校旁边一家小面馆。

正下着楼梯,口袋里的手机震了起来。边伯贤掏出按了接听。

“喂,哥。”
“钟仁啊,咋了?”
“没什么,就给哥打个电话。”

边伯贤飞快地下着楼,突然想到。“啊说起来,我是不是没告诉你我寒假不打工?”


呼出的气在眼前凝成了白雾。

“是啊。”

 

最后两步,一步,走出楼梯间。
“哥居然都不告诉我。”

 

听筒里的电波逐渐多了层实感,两种音色混在一起传进边伯贤耳朵里。边伯贤带着丝疑问抬起头。

“所以真的是好久没见到哥了,思念成疾。”

 

呵出的白气里,少年的身影依旧清晰可见。

他向他招招手。

“我就自己过来见哥了。”


冬天蒙蒙的天空映着多年没有刷新的灰白宿舍房,带黑点的乳白色环椅靠在光秃着枝桠的树旁,没有喧嚣的风和嬉闹的学生,只有那人身着褐色大衣,歪头抵着耳边的手机,朝自己的方向弯起嘴角的模样,给这安谧而单调的世界渲了那么些好看的颜色。

 

他高扬起手,仿佛可以摘取世间一切阳光。



*



整个寒假就和金钟仁见了那么一次,边伯贤裹成了个团子,金钟仁却被大衣衬得挺拔高挑,两人搁在一起的场景简直和模特站在了树墩旁没啥两样。被问起是要去哪儿时边伯贤脸不红心不跳地报出了一家平日没别人请打死都不进去的小资餐厅的名字,本以为撑起了已经被衣服丢了一半的面子,最后却发现钱没带够整得金钟仁给这顿“伯贤哥请的晚饭”垫了几百,结果自然是兄长的颜面扫地。尽管对方微笑着说没关系很高兴,边伯贤还是介怀得不行。

 

让边伯贤念着的不止这略失败的开头和结尾,见面中两人的谈话他也一直处于劣势。不论是那句在冬天空旷的平地里格外清晰的“来见哥了”,还是接下来金钟仁一次次微笑着的“伯贤哥冻得耳朵都红了,像小精灵一样”、“伯贤哥穿成这样是很怕冷吗?那我们走快点吧”、“伯贤哥……”都让边伯贤嗨不起来。

 

是,他是一口一个伯贤哥,但后面接的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跟哥说话,搞得边伯贤好不自在。

 

 

当金钟仁在餐厅略欠身用指尖抹掉了他嘴角的酱汁,还带了分无奈地笑笑说“伯贤哥真是……”继而含住了手指的这一系列动作完成时,边伯贤终于忍无可忍僵笑着开了口。

 

“钟仁啊……”

 

金钟仁眼皮一抬,侧头望向边伯贤,嘴中含着的手指还没拿出来,慵懒与天真就那么和谐地统一在了他身上。

 

……这男人真的是。

 

到嘴边的一句“你这些手段还是留着撩妹子吧”被生生咽了下去。

 

 

 

*

 

 

 

大概是春意阑珊的时候,空气中隐隐地漂浮起燥热的因子。

 

边伯贤坐在收银台后,用手指灵活地卷着鬓角的发丝,另一手握着手机。刚发给同学朋友的消息还没有回复,他便一个个翻起了与他人的记录。

 

翻到金钟仁,边伯贤下滑的动作不禁顿了顿。

 

金钟仁已经好些日子没来过便利店了。

 

间歇性的短信联系还保持着,但逐渐变成了一些琐碎无趣的问答。之前金钟仁还会发过来他在路上碰到的小狗,用简短的话语表达出对于遇见与自家爱犬极像的萌物的喜爱,或是讲讲学校或公司里遇到的逸闻趣事,说些对以后的期许云云;就是前不久他还兴奋地告诉他自己最近总被老师表扬在整个预备班里表现越来越突出。近来却只剩下吃饭了吗、今天天气不错,诸如此类毫无趣味性的话题。

 

明明之前还会在饿的时候一条短信或一通电话杀过来,变着法儿撒娇要边伯贤给他送点夜宵过去。自己总是会骂他两句还让不让人好好看店了,最后还是提着一袋子热腾腾的食物跨出便利店。

 

 

两下开机键。

差一刻十一点。

 

边伯贤把手机塞到口袋里。

 

 

 

*

 

 

 

到了金钟仁一贯用的练习室,边伯贤一眼望见的是靠在镜子前仰头小憩的金钟仁。走过去在他旁边蹲下,也不着急叫他,边伯贤颇有兴致地看着他的睡颜。

 

直到边伯贤看到他醒来后睁开的眼睛,红到瘆人。

 

双方都在看清眼前人后吓得怔住。无言地对视了一会儿,边伯贤小心地率先开口。

“……哭了?”

 

金钟仁闷闷地低下头,拿脑袋顶儿对着边伯贤不语。

 

边伯贤盯着金钟仁的发旋好一会,最终还是打破了沉默,“练习出问题了?”

 

金钟仁还未成年,过着家到学校到公司的三点一线式生活,圈子小;再联想到碰面次数减少与短信里这方面话题比重的缩小,不像是什么好消息都会与自己分享的金钟仁的作风。现在状态不好的人就坐在自己面前,在本就不难料到的答案后打了个勾。

 

没有得到金钟仁的回应,边伯贤干脆一屁股坐在了他对面。

“你这么见外我可不高兴啊。还有啥要在你伯贤哥面前掖着藏着的?”

说出的内容还算轻松,但低沉下去的声音透露出讲话者严肃起来的态度。

 

金钟仁仍旧不说话,边伯贤就那么一直耐心地注视着他等着。

 

终于,金钟仁抬手撑住头,手指深深插进发丝里,嗓音沉闷:

“我挺不希望让你看到这副模样的。”

“……腰疼。不是第一次就没太往心里去,结果突然恶化得厉害,完全练不了了。”

“明明再过几个月就要最终选拔了,其他人都那么努力,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边伯贤没有接话。他虽然没有刻意去了解过这些练习生的规矩,可从电视网络也都逐渐被普及了一些知识。受伤时期总是难熬的,在本就暗潮涌动的出道竞争中,眼睁睁看着不同位置的练习生们逐渐逐渐超越了在原地停滞不前的自己却没有一点办法,无疑是心理生理双重的打击。

 

边伯贤扭动脖颈,环视了一遍他其实不算陌生的练习室。他似乎能看到镜面映出的少年的身影,伸展旋转,跌倒负伤;那些虚渺而真实的画面重重叠叠,时间大笔一挥,落下了名为梦想的星河。

 

他还记得去年平安夜金钟仁来便利店陪自己吃喝,对半梦不醒自己一字一句地说他有多喜欢跳舞。其他情节都有些模糊,但金钟仁当时坚定的眉眼还清晰地刻在记忆里。

 

没有什么星探的眼光过来人的经验,边伯贤只是一个跟明星八竿子打不着对娱乐圈也没什么兴趣的普通大学生,可他从那时候起很认真地觉得,金钟仁生来就是属于舞台的吧。他就该站在镁光灯下,沐浴台下万人的仰慕,用肢体的律动诉说他的天赋和努力。那是他的归宿,像是洄游的大马哈鱼,他就是本能地追寻着表演,舞台,这些关于梦想的字眼。

 

目光回到眼前人,他正带着一丝颓然倚靠在镜面。凝视着,边伯贤突然很想抱抱他。不是同情,不是无力,不带什么七情六欲,他就是毫无根据的,单纯地想抱一抱眼前的人。

 

向前环住金钟仁,边伯贤收紧了些拥住他的手臂。

 

“钟仁呀。”

他开口,一字一字在夜晚绽放成了花火。

“你会成功的。一定。”

 

 

 

那是金钟仁出道后第一次回母校录影。彼时的他已经是一个受着众星捧月的艺人。在主持人“为后辈打打气”的要求下,他对站在台上略显紧张的学妹鼓励地一笑,认认真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你会成功的。”

 

坐在桌前边看直播边喝水的边伯贤立刻呛了一口水,待他止住咳嗽节目已经进行到下一环节,刚好又一个镜头给到金钟仁,边伯贤看着屏幕上眉眼英气的人,有些无奈却也不受控地弯起嘴角:“……小屁孩。”

 

 

 

回到当下,边伯贤只感觉怀中的人身体一颤,一双手继而环住他的腰,把他的衣服攥出了几道深深的皱褶。在几声轻微的呜咽后,金钟仁终是爆发出了哭声。

 

许久,把近日的压力全数发泄在了边伯贤身前,得到平复的金钟仁慢慢直起身。金钟仁还未做出下一部动作,边伯贤抢先坐回地上,捶打着腰腿开始抱怨。

 

“你终于起来了,再在那跪一会儿我就快成雕塑了。”

 

金钟仁先是一愣,在注意到边伯贤那装模作样的夸张动作后心下不禁感动:“谢了,哥。”

 

边伯贤闻言放下心,笑笑:“嗨,谢啥,多见外。”他轻轻啊了一声,把放在一旁的塑料袋解开,拿出里面的饭盒,揭开盖子,“差点忘了正事,我给你送宵夜来的。喏,还没冷呢。”

 

金钟仁接过还残留着温度的便当,拆了餐具,看向边伯贤时后者已经往嘴里塞了一块鸡,金钟仁笑着摇摇头,声音无奈:“又被哥救了啊……”

 

边伯贤从食物中抬起头来,“啥?”

“没什么,自言自语。”

“哭傻了吧你。”边伯贤一头雾水地斜了眼金钟仁,继续埋头吃饭。

 

“伯贤哥。”吃了几口,金钟仁又叫。

“又咋了?”

“我以后出道了,你可要来看我啊,我们说好的……”

“知道啦知道啦,废话那么多。” 

 

躺在云里的星星伸了个懒腰,从棉被里探出头来张望这世界。

 

 

 

*

 

 

 

“公司最近新男团人选估计快的话这几天就会出来……”

“对我也听说了,最近有几个人……”

 

边伯贤一面对着结账的顾客展露微笑,一面竖着耳朵偷听着吧台两个女粉丝的对话。谈话正进行到关键部分,好不巧一个人走进店里,自动门开启又关闭的杂音和“欢迎光临”的女声完美地盖过了两人的声音。

 

靠。

边伯贤在心中爆了个粗,不小心一用力捏碎了手中正在扫码的芝士威化条。

 

“……啊。”

“不好意思先生我去给您拿个新的!”

 

 

撕掉了墙上月历的前面六张,温度计的示数一天天爬高,冰柜里的雪糕几乎供不应求——

入夏,七月。

 

边伯贤进入了他本科生涯的最后一个暑假,考虑到下半年要进入备考状态,边伯贤把便利店的打工换回白班减了时长,并跟店长说明假期结束后就会停掉打工。自然是得到了相处近一年的店长与工友的不舍和祝福。“聪明认真的小伙以后做什么都会顺利的。”面对店长的称赞,边伯贤乖巧地道了声谢。

 

然后是金钟仁那一边。腰伤一个多月前基本好了,他打起精神后投入到了练习之中。公司眼下要开始准备新男团成员的选拔,这个机会,金钟仁绝不想拱手让给其他人,于是丝毫不懈怠。

 

唯一不好的就是见边伯贤的次数少了。

 

 

边伯贤最后一天夜班时,他坐在柜台前算账,金钟仁帮忙打理货架。金钟仁那边忙完,便过来边伯贤旁边坐下休息。

 

边伯贤瞟了眼金钟仁,想起来。“诶对了,我换回白天了,明儿开始。”

“啊……那我以后白天过来?”

“乱开玩笑,你都不用练习的吗?”边伯贤又好气又好笑。

 

金钟仁趴在桌面上,头枕着手,“对啊,要练习,所以以后我就不能常来了……可我还是想多见见伯贤哥。”他侧过头,叹了口气,“要是上哪都一直能带着伯贤哥就好了。”

 

“……你这些话还是跟人小姑娘去说吧,我这不顶用。”

“我又不喜欢人家小姑娘,为什么要跟她们说。”

 

边伯贤写字的手顿了顿,从账本中抬起头,对上了金钟仁漆黑深幽的眼。

 

他伸出舌头舔了下干燥的嘴唇,喉结上下滚了滚。

 

“……不过你就算有时间我也没时间了。暑假完了我也不来了,准备考研。”

 

“诶?”金钟仁从桌上弹起来,睁大眼睛,惊讶地张着嘴,“那,岂不是以后真的不怎么能见到伯贤哥了?”说着,本来笔直的背脊垮了下去,他丧气地坐着。

 

“怎么,允许你追梦不许我深造呀?”边伯贤哭笑不得。

 

“……也不是这个道理。就,我之前还以为出道后才会很难和哥见面,结果在那之前也见不成了。”金钟仁略带委屈地扁着嘴。

 

“见不成又不是不能联系了,你就这么忽视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啊?”边伯贤又指了指天花板上挂着的小电视,“再说了,你出道了,我天天可以在那上面看你。明星金钟仁,多闪亮。”

 

“而且,在哥心里,你还是最亮的那一个。”

 

金钟仁瞬间红了脸,表情又带着点兴奋。边伯贤满意地看着他的反应,撑起下巴,低声笑着:“回敬你的,偶像剧台词谁不会几句啊。”

 

——不过,是真话哦。

 

我是真的期待着你站在本就属于你的舞台,所有人臣服在你的脚下目光聚焦于你,所有的照明打在你身上,却不及你一万分之一惹眼。

 

你最闪耀。

 

 

 

边伯贤是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收到金钟仁短信的。他那时正在员工间里换好衣服准备下班,手机一响他便随意地掏出来按亮屏幕,信息落入眼中,边伯贤不住弯起嘴角。

 

-哥,等着在电视上看我吧。

 

他把手机插回口袋里,抖了抖肩上的包。找个地方看书吧。他计划着,脚步变得轻快,感觉连周围的空气都清凉了不少。

 

哎,等着呢。

 

 

 

随后的日子,两人出道考试各自忙各自的,但联系一直在继续,有几个周末甚至两人还见了个面吃了顿饭。边伯贤每次见面都不禁在心里感慨这小屁孩真是一次又一次帅出新高度,出道后不知道又会帅成什么样,自己以后情敌要满地爬了吧。

 

预告出来后边伯贤每天在学习之余都要循环个好几遍。感慨,骄傲,喜爱,每次看都会有不同的情绪。钟仁正一步步接近他的梦想,自己也要好好努力才行。这么想着,边伯贤继续积极投入于复习中去。

 

金钟仁Showcase时边伯贤刚刚接到考试合格的消息没几天。他坐在台下,旁边坐的全是尖叫连连的女孩子们。边伯贤一面吐槽着他们的歌怎么这么吵,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舞台上的金钟仁笑眯了眼。

 

那之后有一次聊天回忆起来,边伯贤跟金钟仁讲当时旁边坐着一他的cp饭嚎得都快哭了,自己一个好奇去搜了一下他们结果戳进一篇同人文想不到还有点好看。金钟仁倒是紧张兮兮地回了好几条消息说那都是公司的锅他不要太在意还有那些文看看就忘了吧别往心里去,语气诚恳又急切,搞得边伯贤差点拿着手机笑岔气。

 

总而言之,时光平稳地走着。

 

真好。

 

 

 

*

 

 

 

金钟仁坐在直播间里,现在正是广告时间,他整个人靠在椅背上休息。身旁坐着的弟弟尝试打开一盒饮料没有成功,另一边的哥哥手一勾拿过去帮他打开来还趁机喝了一口,弟弟一脸想要发作又难掩高兴的表情接过去吸了起来。金钟仁看着两人的互动冷不伶仃想起了边伯贤。

 

不知道伯贤哥有没有在看哪。

 

 

广告结束,聊天的环节继续。

 

“1234说,最近遇到一个男生,似乎是对他一见钟情了,天天想着的都是他,甚至都没时间想哥哥们了。想问一下哥哥们以前有没有过一见钟情的事呢?可以的话请分享一下吧!”

 

“我们同意你想他比想我们的时间还要多哦。”一个成员打趣道,大家便七嘴八舌地跟着许可,顿时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金钟仁摸摸鼻子,满脑子都是一个小身影。

 

 

 

练习生涯的第二年,金钟仁碰上了第一个瓶颈期。

 

本是怀着满腔对舞蹈的喜爱与对舞台的追求小小年纪进了公司,真正踏进那幢大楼后才发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自己拼命努力却换来练习生们的谗言讥语甚至出手加害。年纪尚小的金钟仁于是陷入了无尽的恐慌与迷惘之中。

 

——难道自己的梦想只能存在于想象中吗,自己真的可以坚持下去可以成功吗。

 

 

一天放学后金钟仁翘了练习,背着个书包钻进地铁站,坐在车厢里盯着窗外没有任何变化的黑色沉默不语,踏上美其名曰寻找答案的一次旅行。他在某一站出了站,眼前是一所没听过的高中,校门前站着许多身着礼服照相的人。

 

大概是碰到了高三的毕业典礼吧。金钟仁在门口看了一会儿,觉得嘈杂便准备离去。

 

“——所以我说你啊,就因为理想和现实不同而难过放弃是不是太傻了点!”身后响起很清澈的声音,此时的指责之意却溢于言表。

 

金钟仁闻言停住脚步,低着头愣在那儿。

 

那声音还在继续:“又不是没有希望了,又不是现实糟糕到无法挽回了,你干嘛说低头就低头,不有远大的理想抱负吗,你丫有就给我去实现啊。再难又怎么样,那可是你的理想诶大哥,不实现对得起一直做梦的自己吗?”

“我的老天爷你多大了还要我给你讲化悲愤为力量的道理?你好好做做成事儿回头把你成绩甩在那群人脸上不就完事儿了么?别人给你差评你就真把这帽子往头上戴啊,你脑子长脚底被你踩烂了吧。”

“这就对了嘛,你想通就行。对,记住哥哥的话啊,绝对的锦囊妙计……去你的,你才心灵鸡汤。早知道不开导你了,你一个人在家里自生自灭吧,昂。”

 

像是迎面飞来几发子弹,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躲闪,直击要害,枪枪致命。

 

金钟仁连忙转身朝向声音来源的方向。只见那里站这个穿着礼服的男生,头上翘着几根不听话的短毛,指若削葱的手把手机举在耳边,虎牙白白尖尖的,衬得那笑容更明朗。

 

只一眼,心里再难容他。

 

 

 

“哦?我们KAI在笑诶?要不就请KAI来回答一下问题好了?”

 

被点了名的金钟仁从回忆里出来,顿了一秒,附身贴近麦克风,笑得满目琉璃。

 

“啊,好的。”

“是的,有过那种感觉。”

 

 

伯贤哥。

在看的吧。

 

听好了,你不知道的,我们的故事的第一页。

 

 

 

 

END

吃得好饱。


评论(10)
热度(21)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