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子

[勋→绵前提的灿勋]

[依然安定的校园傻白甜]

 

 

 

 

0.

 

第一次见到金俊勉吴世勋就喜欢上他了。

 

那时吴世勋读初三,正面临着人生第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吴世勋所在的中学在市里排名是数一数二的,可吴世勋校内的排名就不那么能拿出来说了,不上不下的,自家直属高中大概是指望不上。加上家里有个大哥够争气,全家人没给他施加太多压力尽是宠着他,在吴世勋的打算里,自己就随便去个不差的高中读三年,再上个不差的大学读四年出来,又没什么造福社会的伟大人生理想,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

 

所以当吴世勋走进学校礼堂参加高中部中招宣讲时,他本是打算睡过去的。

 

事实上他也是一沾上椅子就睡去了,不过他中途醒了过来,眼睛还没睁完全便迷迷糊糊顺着本能望向了台上。

 

然后就看到了当天作为优秀学长代表回母校发言的金俊勉。

 

吴世勋觉得那正演讲的学长给人感觉温润如玉的,应该是他这十几年的人生中见到的最眉清目秀的人了,和自己身边这些还没长开的小姑娘小伙子根本不是一个等级。明明讲的话和平常老师的洗脑没什么两样,怎么由他说出来就感觉这么有迷惑性呢。讲话完毕金俊勉下台坐回位置上,吴世勋的视线跟着集中在金俊勉的后脑勺直到散会,甚至目送了金俊勉起立向领导们鞠躬然后被老师领着走出礼堂。

 

应该是一见钟情了。

 

那天之后吴世勋开始发奋学习,月考排名一次比一次前,最后一次甚至冲进了年级学习标兵。最后的中考吴世勋终是在众望所归中以能进入重点班的成绩考进了自家高中——那所有金俊勉在的学校。

 

人生真是美好。吴世勋叼着冰棒从妈妈手中接来录取通知书,这么想着。

 

 

 

1.

 

吴世勋在升上高中后没多久便摸清了金俊勉的上学规律,高三的走读生,早上何时到校下午何时出校晚上又何时回校自习再离校,身边是不是有一起走的朋友,他比门卫大叔的记录簿还要清楚。

 

可清楚是清楚,大半个学期过去了吴世勋愣是找不到什么机会与他正面交集。不是没尝试过接近,有次甚至故意把自己的校卡丢在地上,金俊勉路过注意到后弯下腰拾起,躲在一旁观察形势的吴世勋心里那朵花的瓣儿还没展开完全,那张金俊勉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的校卡就被旁边学生服务中心的大妈十分尽职地要了过去。

 

机会少之又少,来了的都戏剧性地全败,吴世勋简直要怀疑是不是有鬼怪在其中作祟。

 

直到有天吴世勋坐在位置上苦恼时,班上女生讨论报值日生可以看帅哥勾搭学长的声音飘进他的耳朵里。

 

当天晚上交上去的报名表上便有个大大的吴世勋。

 

 

 

轮到吴世勋这一组值日生选择站岗地点时,吴世勋毅然决然选择了其他人望而却步的桥头,成了组员心目中舍己为人的英雄。

 

校园侧门通向教学楼的路上有一段要走天桥,桥头离教学楼路途遥远不说,或许是地势原因,一年四季风全往那灌。平日走那都要加快脚步,何况要挂个小名牌儿看似威风事实上是站那半把小时喝四面八方风呢。

 

可没办法,那是金俊勉进出校门的必经之路,见金俊勉——甚至趁机勾搭上金俊勉可是吴世勋报名值日生的理由。有句话怎么说的,不忘初心。

 

嗯,不忘初心。

 

 

可当吴世勋真的在寒风凛冽的十二月只身一人杵在桥头时,吴世勋冻得直想骂娘。

 

那风跟刀子似的一个劲儿往他脸上刮,整容都不带那么疼的,人家医生好歹还给你打记麻药,吴世勋现在只能在心里疯狂地默念金俊勉的名字催眠自己。

 

照理来说这时间金俊勉应该来了,怎么——望夫石吴世勋的眼睛忽的一亮——那穿的和超能陆战队里泰迪哥哥一样帅的不就是金俊勉吗,终于让他给等到了。

 

吴世勋收起黑脸,挺直腰背,满心期待地看着金俊勉越来越近的人影,甚至感觉不到寒冷,仿佛金俊勉每靠近一步他的体温就上升一度。金俊勉从他身边走过时吴世勋竟呆得忘了说话,几秒后回过神来,连忙喊道:“同学!”

 

……一个不小心破了音。

 

身后离去的脚步声停住,吴世勋却羞得不敢动作。

 

自己好好的嗓子怎么就破了呢!这下子是继续还是放走他?这可是吹了那么久的风才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经过一番挣扎后,吴世勋终是选择转过身去,清了清喉咙,“那个,同学,你……”他的大脑飞速运转,“你,对,同学你穿了自己的外套,要扣分。”

 

金俊勉瞪圆了眼睛,这动作差点把吴世勋看晕过去:“为什么?”

“……今,今天气温没在五度以下,是不可以穿自己外套的。”说完,怕金俊勉不信,又自己加了句,“五度以下就可以穿了。”

 

金俊勉微微皱眉,自己在学生会干了两年,从没听过冬天穿自己外套还要看温度的规矩,不知道这小学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所以,麻烦在这里写一下名字和班级。”吴世勋把一直抱在胸前的扣分表双手递上,紧抿的嘴唇被冻得有点发白,表情有点紧张僵硬却装得严肃正经,让金俊勉不禁想他这架势不像是在递扣分表而是在递情书。

 

金俊勉看着他的可爱模样,忍俊不禁地笑出来,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好吧,我签。”

 

吴世勋欣喜地看金俊勉低眉写字的样子,又恭恭敬敬地把写完的表接过表,意外地碰到了金俊勉的指尖,那一瞬间的温度让吴世勋感觉被抛上了云端,身旁还有光着屁股的小天使在为他吹号。

 

“同学——”可是突然响起的低音炮无情地打断了可爱的天使们的演奏,吴世勋疑惑地把目光从纸上金俊勉的名字往上移——

我了个去,哪里来的大白。

 

裹得跟大白一样的男生眨巴着他那和大白一样圆溜溜的眼睛问:“我也穿了自己的外套呀,你为什么不扣我的分?”

 

你哪位啊从刚才一直在吗不好意思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学长身边还有别人我的眼里只有他没有你好吗。

 

吴世勋尴尬地扯扯嘴角,“……那同学你也写一下名字吧。”

 

“诶,好嘞!”大白兴高采烈地拿过纸笔就开始写名。吴世勋还是头一回看到有人被扣分还这么嗨皮的,只好一头黑线地等着大白写完把表还给自己。

 

“那我们走啦。”大白拽拽旁边等待的金俊勉,两人并肩走向教学楼。

 

吴世勋双手捏着金俊勉的扣分单——终于跟金俊勉说上话了,还要到了签名——这表自然是不会上交去坏金俊勉的操行评定的,吴世勋一早就想好,要私藏金俊勉的这张真迹。

 

幸福太来之不易了,吴世勋没感叹完,前头又传来刚才那只大白的声音:“诶同学——”

 

吴世勋抬头,两人正在十几米开外出站着。大白朝他挥了挥手,喊道:“同学,明天记得穿多点带个手套,你手好冰哦。”

喊完,金俊勉对他点点头算是道别,两人便转身离开。

 

吴世勋愣了愣,把手指缩进掌心。

刚才确实好像也碰到他的手了,但——

嘶,冷。

 

眼神飘到第二张表上,飘逸的字体写着朴灿烈三个大字。

 

神情恍惚了一下,吴世勋后知后觉想起金俊勉最后给自己点了头打了招呼,喜悦立刻冲淡了其他奇怪的感情。

 

……好歹是金俊勉身边的人,认识一下也无妨,说不定以后可以成为他的好僚机。

 

 

——抱歉,收回上面那句话。

吴世勋咬牙切齿地看着坐在自己和金俊勉中间捣腾手机的朴灿烈,恨不得把他一脚从这五楼踹下去。

 

还僚机,能不妨碍自己就谢天谢地了。

于是吴世勋到现在还没能感谢过天地。

 

 

吴世勋利用值日的那一星期让金俊勉认识了自己,之后便熟识了起来。这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毕竟一下子三人的距离拉近了许……

三人?

三人。

 

从第一次吴世勋成功约了金俊勉一起吃午饭,结果两人中间坐了个乐呵呵的朴灿烈开始,吴世勋就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无论自己约金俊勉出来干什么,哪怕只是跑到楼上找金俊勉一起去打个水,都会有一个朴灿烈在旁边傻兮兮地笑着冲奶茶。多少次想对朴灿烈发火,但碍于金俊勉还看着自己,吴世勋只能把一肚子火气咽下,装作乖巧地跟朴灿烈讲话。

 

这天他特意趁着金俊勉晚上回到了家才打电话约明天周末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想着这下总不该有那个高瓦数电灯泡了吧,可当他穿着挑了一个小时的衣服满心雀跃地赶到图书馆门口时,却又看到朴灿烈和金俊勉坐在长椅上向他招手的光景。

 

Excuse me???

How old are you!!!

 

 

吴世勋忍住踹飞他的冲动,轻轻用笔戳戳朴灿烈的手臂,“……灿烈哥,你来图书馆不学习玩手机有点不好吧。”典型的站着茅坑不拉屎——没错,两重意思。

 

朴灿烈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对他比了一个OK,乖乖放下了手机拿起笔。金俊勉侧头看了看这边的状况,似乎是觉得两人的关系很好,看着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搞得吴世勋心里一阵翻江倒海——俊绵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真的不是啊!

 

……算了,还是要维持乖宝宝的形象。

吴世勋撅撅嘴,注意力在作业和隔壁的隔壁的金俊勉身上晃荡。

 

 

 

2.

 

思绪在五月的暖风里摇摇晃晃。

 

明天便是金俊勉的生日。吴世勋躺在床上思索着生日礼物的事。

 

 

转眼间与金俊勉认识已有近半年,吃饭打球学习看电影什么事儿都干过了,甚至这一个月以来两人也不再隔朴如隔山,朴灿烈像是忽然开了窍一样,吴世勋单独约金俊勉的话他绝不会出现,给足了两人独处时间,但两人的关系似乎不见长进。

 

其实在相处过程中,吴世勋逐渐发现他对金俊勉“温润如玉”的印象实在是不太靠谱。金俊勉其实唠叨得紧,老妈子心性;不拘小节,还总控制不住表情得进行脸部艺术。总而言之,与吴世勋想象中那个金俊勉大相径庭,这让吴世勋陷入了迷茫。

 

也不是不喜欢……就是……

 

 

床头的铃声响起,吴世勋扒拉起手机按下接听,“你好。”

朴灿烈朝气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世勋!在干嘛呢。”

“躺床上,没干嘛。”

“哦,那俊勉哥生日你想给他送什么?”

“……生活护理套装?”

“……”

“……”

 

他确实是很认真地想出这个亲近无负担的礼物的嘛!

 

听筒中传来一声叹息:“世勋哪,你真的有你正在追人家的觉悟吗。”

无法反驳,吴世勋翻了个身揉揉鼻子,“那你想送什么嘛。”

“下楼,咱们一起去挑礼物。”

 

 

吴世勋和朴灿烈大包小包地回到朴灿烈家里。按朴灿烈讲,一般生日当天金俊勉都会跟家里人在一起,所以他们都会提前一天先庆祝。朴灿烈把袋子放在餐桌上,袋子里面装的是作为礼物的几盘游戏和玩偶,还有晚饭和蛋糕的食材,在超市时还被吴世勋吐槽了只有小女生才会这么准备生日,朴灿烈笑嘻嘻地回答他还想别人这么帮他过生日呢要不世勋今年给他个惊喜,吴世勋撇撇嘴拒绝了他,他便做了一个痛心疾首的动作,继续对着面前的水果挑挑拣拣。

 

朴灿烈进了厨房忙活起来,吴世勋本想在旁边打下手,可前者的熟练程度实在让他无法插手,吴世勋傻站在那一会儿后便放弃了帮忙,开始翻起柜子找吃的。

 

吴世勋往嘴里塞了几片薯片,“对了,晚上就我们三个吗,还有没有其他人?”

“就我们三个,今年没有请其他朋友。”

“为啥不请,热闹点儿多好。”

“这不为了给你创造机会吗。”

“这敢情好,你终于开窍了。”

 

朴灿烈切菜的动作顿了一下,笑了几声,到最后一声时尾音突然上扬,变成了惨烈的嗷叫。

 

“怎么了?”吴世勋忙放下薯片朝朴灿烈走过去,抓起朴灿烈正流着血的手,放到水龙头底下冲,没好气地白了朴灿烈一眼,“你不是熟练得很吗,怎么手都能切到——家里医药箱在哪?”

 

“电视下第一个柜子里。”

 

吴世勋拉着冲洗好手的朴灿烈来到客厅,拿了医药箱,坐在沙发上给朴灿烈上药包止血贴。伤口并不深,很快就没再出血,吴世勋弄完,一面收拾着药箱,忍不住又骂了朴灿烈一句“怎么这么傻”。

 

朴灿烈嘿嘿一笑,“你刚刚抓我手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会含住手指帮我止血呢。”

 

吴世勋哽了一下,他最开始确实是有过这念头的,不过最后还是理智占了上风。有点被戳中心理活动,吴世勋开口不自觉说得多了些:“你平常少看点肥皂剧,里面主人公都是傻的,举起胳膊就好了的事非要搞得那么麻烦,含着含着就亲上了,真是心疼还没处理好的手指。”

 

“什么嘛,亏我还期待了一下呢。”朴灿烈甩甩被切到的手指,“唉,可怜的,你白白挨了一刀。”说着便笑了起来。

 

吴世勋还想吐槽,回头看到朴灿烈的表情却怔住了。

 

那笑怎么不是很开心呢。

 

 

 

金俊勉晚上到了朴灿烈家,玩闹了好一会儿三人才落座吃饭。

 

吃了几口,朴灿烈突然站起,“家里好像没饮料了,我去楼下买点,很快上来。”

 

吴世勋不明所以地看朴灿烈换好鞋准备出门,想想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便喊了一句:“诶,路上小心。”

 

朴灿烈闻声转过身对他笑笑。

 

吴世勋目送朴灿烈出了门,嘀咕了一句“好好吃着饭发什么神经”后继续夹菜,抬眼却突然发现金俊勉在看着自己低笑。

 

“俊绵哥?怎么了?”吴世勋夹起一块牛肉放到嘴里,“别理朴灿烈那个神经,继续吃呀。”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话?”

 

吴世勋打量了一下金俊勉,发现他没怎么动筷子,便问:“啊,是菜不合口味吗?朴灿烈明明跟我说你最喜欢吃肉了。”

 

金俊勉噗的一下笑出来:“就这个?现在可是朴灿烈专门留给我们两个人的时间诶。”

 

吴世勋心里咯噔一下,立马明白了金俊勉的意思,他正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开口,对面的金俊勉又说:“没有了?那好,那我来说吧。”

 

“还记得朴灿烈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挤在我们中间了?”

“大概一个月以前……?”

“对,知道为什么吗?”

 

吴世勋迷茫地摇摇头。

 

“最开始他是一直在努力阻止你追我的,相信那么明显你也看得出来。”

“直到春季运动会时,我不是比赛的时候摔了一跤吗?当时其实也没多严重,只是崴了脚。”

“可你当时一下子就从看台上翻了下来送我去医务室,那几天还一直扶着我上下楼。”

“朴灿烈就是因为这件事不再拦着你的。”

 

“啊,原来如此。”吴世勋顿悟地点点头,又夹了一块肉。

“还有一件事,朴灿烈喜欢你。”

“哦……诶?”吴世勋手一抖,肉掉到了桌上。

 

吴世勋干笑几下,“……俊绵哥你开什么玩笑呢。朴灿烈跟你那么好,怎么会知道我喜欢你还……”

“吴世勋啊吴世勋,你扪心自问一下,你现在还喜欢我吗?”

 

吴世勋被问得一怔。

 

“你喜欢我的话,刚才问你有没有话对我说怎么想不到要告白呢——话说回来了,哪有突然跟喜欢的人独处还镇定自若地满嘴别人名字的。”

“对,你现在连‘灿烈哥’都不喊了,在我面前乖都忘了装了。”

“我说了这么多遍‘你喜欢我’你都没点反应,你还敢说真的喜欢我呀?”

 

面对金俊勉一句句质问,吴世勋只是低头看着那块肉沉默着。

 

半晌,他慢悠悠地开口:“还不都是因为俊勉哥一点形象都没有,我开始还以为你是什么温文尔雅的学长呢,结果居然是个洗发水只挤一次的糙人。”

 

“我那是保护资源好吗,一次怎么不够了。”

 

金俊勉撑起下巴,对吴世勋不置可否地态度很满意似的继续笑。

“其实我也是运动会之后才知道的。”

“那天我和他一起回家,我开玩笑地感叹了一句世勋那么会照顾人的孩子当男朋友肯定不错,结果他一下就慌了,之后才意识到失态地打起哈哈。”

 

“其实灿烈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大大咧咧,他心可细了。”

 

吴世勋闷闷地嗯了一声。

 

“就那最近这例子来说,过生日一个大老爷们哪会在意那么多,你们跟我说句生日快乐就完事了,可朴灿烈还是准备了这么多。”

“而且这可不只是今年。他去年在我完全没有发现的情况下要到了全年级的人对我的生日祝福,写了十几张卡纸;前年他给我写了首歌。”

“所以呀,你……”

 

钥匙的咔嚓声打断了金俊勉的话。

 

朴灿烈一进门就看到金俊勉微笑着看着自己,对面的吴世勋脸色不是很好地低头发着呆的画面。这架势,是告白失败了?朴灿烈紧张地想,隐隐又有些开心。

 

他把袋子里的饮料一罐罐放在桌上,轻轻拍了拍吴世勋的肩,以示安慰。

 

殊不知他才是被卖得精光的那个。

 

 

 

3.

 

时间入了六月,朴灿烈金俊勉等一众高三学子花两天结束了十二年的寒窗苦读后迎来了三个月的大暑假。而这段时间对于吴世勋一个高一的走读生来讲,并不是很愉快。

 

六月的天气雨说来就来,却不说走就说。吴世勋作为一个几年没开过电视又不带手机上学的好宝宝,天气预报对他来说和上世纪流行的蛤蟆镜喇叭裤等东西一样陌生。

 

于是没有带伞的小吴同学被困在校门这好几十分钟,看着眼前没有减小兆头的暴雨就感觉头上跳着青筋。

 

这该怎么办啊……吴世勋觉得他应该只有觍着脸一个个问那些走读生家住哪方不方便载他一程才能在天黑之前回到家了。

 

正当吴世勋绝望地低头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干这种出卖灵魂的事时,一双雪白的运动鞋踏入了自己的视线。吴世勋抬头一看,对上了朴灿烈明晃晃的笑脸。

 

 

朴灿烈高考完后自然是免不了狂欢几天。最近几天能约的都约完了,他便在家清闲了一天。午睡起来后外面已是阴沉沉的一片,朴灿烈还以为一觉睡到了天黑,定神一看发现窗外正飘着大雨。

 

——吴世勋会不会没带伞,万一没带伞他可怎么回家啊。

 

朴灿烈想着,愈发担心起来。在床上翻滚了好一会,他拿着把伞就出发去学校——要是带了伞安全回家了那就再好不过,要是没带自己又没赶去该怎么办呢。

 

十几分钟的跋涉,远远就望见校门那个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小笨蛋。一瞬间朴灿烈心里又是庆幸又是着急。

 

还好自己来了。

 

 

“朴灿烈?你怎么会在学校?”面前的人瞪大了眼睛惊讶于他的到来。

“这不来给你送伞嘛。”朴灿烈晃晃手中滴着水的伞,乐呵呵地笑。

 

吴世勋面目表情僵硬了一会儿,看着那把伞没有说话。

 

“世勋?”

 

朴灿烈试着唤了一声,吴世勋叹了一口气,“我们走吧。”

 

……可能是在想来的要是金俊勉就好了之类的吧。朴灿烈眼神黯了黯,又换上笑容应了声好。

 

 

伞不算小,可两个长身宽肩的男生并排走在一起难免会沾沾雨水。朴灿烈瞄了一眼吴世勋肩膀处被水渍染深了的衣服,偷偷把伞往他那边倾了一点。

 

两人各怀着心事无言地走着,只有机车的轰鸣声和雨点拍打伞面的声音充斥在耳朵里。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吴世勋突然开口打破了沉默:“朴灿烈。”

 

“嗯?”

 

“再向前走两个路口我就要到家了。”

“……啊,哦。”

“一路上会碰到两个邮筒。”

“嗯?”

 

“我说,”吴世勋侧过头去,眼里是被车灯照得柔和的朴灿烈的侧脸。


“再向前走两个邮筒那里。”

“我们接吻吧。”

 

“好……诶?”

 朴灿烈瞪大了眼睛,转过头。


一个动作好像穿过了几十亿光年。

 

 

 

4.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END

吃得好饱。

(大家元旦快乐^^)


 
评论(12)
热度(91)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