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I were you

[灿勋]

[灵魂互换]

[短小没营养*3]

 

*期末考前摸鱼期+发烧期产物我也我不知道这都是些什么(手动再见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吴世勋仔细回想了一下起床后发生的事情。

 

睁开眼后身旁睡得昏天地暗的舍友皮肤似乎黑了好几个阶,房间的凌乱程度似乎也下降了一点,但吴世勋并没有很在意这些细节,他睡眼朦胧地趿着拖鞋走进卫生间,站在洗漱台前打了个哈欠看向镜子——早安勋儿今天的你也依然是个帅气的bo……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

 

一下子清醒了的吴世勋惊恐地凑近镜子,上手对自己的脸又是摸又是拍。

 

我眼睛怎么大了镜子自带放大眼部功能吗?!

我锥子一般的下巴呢怎么变平了?!

天哪我光滑的皮肤上为什么会冒出一颗小痘痘?!

这不他妈朴灿烈吗!!

 

 

吴世勋沉默地站在镜子前,用了十分钟来思考这件怪事。

 

这张脸,这耐克拖鞋,刚才他还上了个厕所。他很确定,就是朴灿烈没跑了。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自己的意识在朴灿烈的身体里?

好像是的。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完全不现实的事情?还偏偏是在自己和朴灿烈身上?

不知道。

 

吴世勋沉住气姑且洗漱完,去到自己和俊勉哥的房间前敲了敲门,果然没人理。吴世勋又使劲砸了砸门,房门终于打开,金俊勉探出头来,沙哑着声音说:“灿烈啊……找世勋?”他转过身去摇摇床上的人,“世勋,起来,朴灿烈找你。”

 

“嗯……暻秀你让我再睡会儿……”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金俊勉大概是没听清,只是继续摇晃的动作。

“别摇了我起……俊勉哥你怎么在这?”床上的人坐起来抓抓头发,迷茫地看着床边的金俊勉。

“我为什么不能在我的房间里?”

“这是你的房间吗……”眼看着床上的自己就要扭动脖子模仿刚出生的小鸡仔观察这美丽新世界,吴世勋忙操纵着朴灿烈的肉体去把床上的真朴灿烈拉进了卫生间。

 

 

“也就是所谓的灵魂交换吗!”

吴世勋伸手给了眼前的自己一个爆栗,“叫你小声点没听到吗!”

 

眼前的人委屈地撅起嘴巴捂住额头,用黏黏的声音小声嘟囔“世勋你打自己都不懂小力一点”,把吴世勋搞得一噎。

 

……操,怪不得朴灿烈老说我可爱。

他这眼睛是自带滤镜的吧。

 

“总之,虽然难以置信,但我们确实是灵魂交换了,而且不知道理由,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也不知道换回来的办法。反正我们就在这期间不要被别人发现就好了。”不得不承认朴灿烈的低音炮说起正事来确实是很有感觉,这不把面前的本体都说得一愣一愣的。

 

半天没得到回应,吴世勋推了推沉默的朴灿烈,“朴灿烈你听到没?”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我们要蹲在马桶旁边说这事?”

 

 

 

+++

 

 

 

朴灿烈今天的行程是广告拍摄,搭档是最近人气高涨的一位年轻女演员。之前接到这行程时两人还找了她主演的纯爱片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看完吴世勋开玩笑说完了你俩一搭档肯定有人要说你俩配是什么国民纯爱情侣,朴灿烈笑得猥琐揽过他问你这是在吃醋吗,吴世勋狠狠地掐了一把朴灿烈的大腿但依然顺从地靠在朴灿烈怀里嘴硬说做梦吧小爷干嘛要吃醋。

 

可是当他听到几个工作人员在他把搭档喂的小饼干吞下去并与她含情脉脉地对视之际发出他们好配啊的感叹时,他不得不承认他把自己的脸打得啪啪响。刚才咽下去的自己喜欢的零食也像一块石头一样索然无味,停在胃里磕得慌。

 

 

休息时间吴世勋坐在休息室里捣腾朴灿烈的手机。他划开朴灿烈的line,最上面躺着的联系人是金钟仁。吴世勋挑挑眉戳进去往上一翻,生日祝福发出去的六条“我爱你”一下占据了大半个屏幕。

 

啊,这六个跳动的大红色器官看着眼睛有点不舒服呢。

嗯,确认删除。

虚啥,他不都发了ins吗,广大粉丝朋友都帮他记着呢。留着也没啥用,删掉删掉。

 

哟呵?他啥时候加了个女的,聊过什么没有,小爷看看。

才不是吃醋?我是怕他一下子昏了头脑被爆出啥不好的料连累我们团,我可是团魂的化身。

看看……啊,情侣服饰私人定制……哦,之前那些都是找这个姐姐买的吗。

嗯,那就原谅你。

 

吴世勋编辑了一句“之前都谢谢姐姐了^^”发送,又连发了几个微笑的贴图。心满意足地退了line轻车熟路地打开照相机。

 

记得上一次大家一起拍冰淇淋广告时他硬是拉着自己自拍,没拍够又扯上了两个哥哥一起拍了几张。最后发到Ins上的是四人合照,不过那个心机boy也是精心挑选了截他三对cp的图只能完美截出和吴世勋双人的一张。事后还很自豪地给吴世勋秀多少人用了他们俩这张图当头像。

 

这次虽然照不到我帅气的脸,还是留个位置以便之后p上去好了——吴世勋举起剪刀手放在嘴边,遮挡住不受控制上扬的嘴角。咔擦一声,吴世勋放下手机查看效果,低声笑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人,够帅。

 

 

 

拍摄和采访一个个结束太阳也已下山,吴世勋拖着疲惫的身子坐上车出发回宿舍。没有行驶出多长的距离,旁边的经纪人哥哥满不高兴地啧了一声,“有私生。”

 

吴世勋心下一颤,环顾了一下四周的车辆,隐约看得出来哪些是追车的,甚至能看见几部车明显超载好几人。

 

“别慌,我们试着在哪个红绿灯那甩掉他们。”经纪人哥哥安抚完,面色凝重地去交代着司机。吴世勋应了一声,心随着加快的车速砰砰直跳,逐渐渗出汗的手紧紧握着扶手。

 

他现在只想赶快回去见到朴灿烈。

 

 

眼看着下一个红绿灯后有一个掉头,司机一脚油门踩得更深,却突然一个急刹车,吴世勋整个人向前俯冲去,幸好被安全带扯着,差点撞在前座靠背上。

 

“有辆车超到我们前面压住我们了。”司机无奈地报告情况,吴世勋惊魂未定地大喘着气,一时间愤怒与恐惧涌向胸口。不是都强调那么多遍不要追车了吗!把我们的话当什么了!吴世勋靠在椅背上,掏出手机,找到呼吁停止追车行为的文章狠狠点了个赞。

 

还未把注意力未从手机中收回,只听见经纪人哥哥大吼了一声“灿烈!”吴世勋抬头,放大的瞳孔映出近在咫尺刺眼的红光。

 

 

 

+++

 

 

 

再次睁眼时,吴世勋正躺在宿舍的床上,旁边摆着一台已经黑屏了的电笔,屏幕映出的是自己原本的脸。

 

这是换回来了吗。

……

那朴灿烈——!

 

吴世勋惊坐起来,跑出门外,房门被甩在墙上发出响亮的撞击声。吴世勋飞快地跑下楼梯,到最后几节干脆直接跳下去,落地后脚踝传来轻微的刺痛感,他顾不着休息,向玄关处飞奔去。

 

朴灿烈你不能有事啊——

 

他伸出手去够门把,门把却自己转了起来,下一秒门被打开,黑色的身影出现在门板后。

 

许是没想到会有人,身影向后退了一下,“哦呀,世勋?”

 

熟悉的低音让吴世勋悬起的心落了地,一瞬间全身力气都被抽出,吴世勋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吓出的冷汗好像全部汇集在眼眶里,吴世勋仰起脑袋张开双手,委屈地唤了一声,“哥……”

 

朴灿烈蹲下身来轻轻环住身前受惊的猫咪,后者立刻紧紧扯住朴灿烈背后的衣料,整个身子蜷成一团埋在了朴灿烈臂弯里,不用酝酿眼泪就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哥……”

 

朴灿烈一遍遍顺着吴世勋后脑的毛发,“哎,在呢。一直都在。”

 

 

 

“所以,你回来的时候差点和追车的私生发生车祸,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换回来了?”朴灿烈倒了一杯水给坐在沙发上的吴世勋。

 

吴世勋的鼻子还有点红,他抿了一口水,从鼻间发出一个音,经过纸杯的包围显得更闷沉。

 

“哦……连拖鞋也不好好穿上就着急着跑去找我,这么看来世勋真的是很在意我呀。”朴灿烈笑眯眯地捧起吴世勋略微冰凉的脚丫,在足背上亲了一口,弄得吴世勋又羞又急地红了脸,“朴灿烈!”

 

“好啦好啦,今天白天的工作怎么样?”

“……就那样呗。”

“工作人员有没有夸你男人帅呀?”

“……没有,他们说组合里那个叫吴世勋的更帅一点。”

“……是是是。”朴灿烈哭笑不得地上手揉揉他肩膀,宠溺讨好的动作。

 

这招对吴世勋明显很受用,吴世勋主动问起了朴灿烈的事,“那你呢?”

 

“我?在宿舍里玩玩游戏写写歌,累了再睡个回笼觉呗。”说完,怕吴世勋听了心情不好,朴灿烈又忙加了句,“这样挺舒服的,自己的时间嘛。”

 

吴世勋倒是没事人状歪歪头笑,“你慌啥?我可不在意这些事,时候到了自然就到了。再说了,我可是站在那儿就圈粉无数的人。”

 

“是是是,你帅嘛。”

“何止是帅?我可是贵族呢。”

 

两个人说笑够了,气氛突然沉静下来。朴灿烈静静地看着吴世勋的眼睛,突然说到:“不过,换回来真是太好了。”

 

吴世勋心里一暖,感动融化开。

 

“我今天在家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那种状态下我们夜生活该怎么办的问题。嘶——真有点棘手呢。”

“……”

“……”

“朴灿烈你还是滚吧。”

 

吴世勋没好气地踹了蹲在面前的朴灿烈一脚。

 

——当然下一秒又被揽进了那个怀抱。

 

 

 

+++

 

 

 

傻瓜。

 

你担心我,宁愿当时在车上的是自己而不是我。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发现换回来了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庆幸。

 

我知道你懂的,即使不用明说。

 

毕竟我们可是,连身体意识都互相交换过了的关系啊。

 

对吧,我长长久久的灵魂伴侣。

 

 

 

 

END

吃得好饱。

 

*好不容易取个高端大气的英文标题,我都写了些什么法法哦…(´・_・`)

*似乎跟灵魂交换关系不大…我sad

 
评论(3)
热度(92)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