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刚被送来的时候邋邋遢遢的,毛发上还粘着不知道哪儿蹭上的废纸屑。耷拉着一条腿,病怏怏地伏在地上。刻意放轻了的脚步声停在不远处的地方,胖乎乎的身影蹲下,挡住了从阳台照进来的光。不嫌弃它尚不好的外表,不介怀它仍虚弱的身子,他朝它伸出肉嘟嘟的小手,稚嫩的嗓音在空气里拉得好长:


“Jay呀,过来这里。”


精灵一样的耳朵呼啦呼啦扑扇出好几个春夏的阳光。

 
评论(1)
热度(8)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