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的你

[灿勋]

[大概是桌面宠物勋]

[傻白甜]

[*****二!字前队友出现*****注意避雷]

 

 

 

1<

 

朴灿烈手机丢了。说来还挺不好意思的。

 

那天他在打完屁股针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好端端走着突然被一个小女孩揪住了衣角,说是和爸妈走散了,问他借手机。朴灿烈想都不想立刻把手机掏给人家,还边看女孩按号码边好心安慰了几句。结果女孩对着话筒哼唧了几声,突然毫无预兆地撒开丫子跑了起来。当朴灿烈反应过来想要追上去时,迈开的双腿扯得屁股一阵剧烈的撕裂感迫使他停下了脚步。于是朴灿烈只能眼睁睁看着刚才还柔柔弱弱可怜兮兮穿着公主裙的女孩此刻像人猿泰山一样以可以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的速度拿着他的手机跑进人群中没了踪影,徒留他一个人捂着屁股苦着脸站在原地心里泪千行。

 

总而言之,是一段发生得极其迅速却十分悲壮的经历。尽管朴灿烈一再可惜那天如果被针捅的不是屁股身为体育培训老师的自己追回手机完全不是什么难事,但已经泼出去的水不可能再舀回来,不知道到了哪个二手市场的亲爱的手机也找不回来,他只好收拾好心情去电子卖场买新的。

 

朴灿烈不是那类某牌子出了新款就换一部新机的人,他丢的那部手机四五年一直没换过——老机子又不是不能升级新系统,这么多年下来也和那块板砖相处出感情了——于是在体验店当刘姥姥的朴灿烈偶然向对面小商铺一望,喜出望外发现原来那款几乎停产的手机后他毅然决然放下手里正在研究的最新型号走向了对面。

 

店主看上去和朴灿烈年龄相仿,见朴灿烈进了门便热情地迎上去,用比一般男生更为清亮的嗓音招呼他。朴灿烈带着目标来,购机过程不过几分钟便进行到结账这步。店主把装了手机的纸袋递给朴灿烈:“谢谢惠顾!这里的名片放进去了,有问题随时联系我哦。”

 

朴灿烈接过袋子尴尬地笑笑,不知道为啥那句话配上店主那独特的向上翘起的唇尾总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

 

 

……刚才他说了什么来着。

 

“奇怪的预感。”

 

朴灿烈眼神死掉了般呆滞地看着手机,心想他今天没有说自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真是错过了一个走上人生巅峰的大好时机。

 

屏幕中一个小人一手扒在屏幕上一手敲击着屏幕:“主人——听得到吗主人?”

 

 

时间倒回半小时前,朴灿烈结束了一天工作回家,进了门便迫不及待启动新手机。正常地结束了一系列设置,朴灿烈利用缓慢的初次加载时间简单解决了晚饭,冲完凉换了身衣服,满足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屏幕最下端七仰八叉地躺了个小人,见朴灿烈来了,高兴地起身浮到屏幕中央,甜笑着对朴灿烈鞠了一躬:“主人你好,初次见面。”

 

朴灿烈面部表情没有一丝变化,目光在小人甜甜的笑容上停了一秒,握着手机的手指突然用力,然后用另一只手在屏幕跐溜一滑——关机。

 

确认已经关好,朴灿烈重新启动机子。逐渐亮起的屏幕恢复了正常。正当朴灿烈看着空白的页面满意地准备解锁时,小人突然又从屏幕上方掉下来,一屁股坐在了解锁条上:“主人你听见我……”

 

手指用力,一滑,关机,重启。

 

小人还在。再关机,重启。

 

小人还在。

 

朴灿烈依旧面不改色,无视掉一直在屏幕上刷存在感的小人,解锁点进设置,把里面的东西乱按一通——

 

没有一次按下后小人消失。

 

这下朴灿烈终于绷不住表情,把手机大力往沙发上一拍,身体受反作用弹起来,爆出一句粗口:“我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声音从屏朝下的手机里幽幽冒出来,“不是跟主人说了很多次吗,我是这个手机的人格化系统。唉,就知道你刚刚没有认真听我说话。”

 

 

之后,小人费了好大的口舌向朴灿烈解释自己不是程序错误不是他的哪个仇家装来害他的怪物只是一个普通的手机系统要是想把自己当做桌宠也是没问题的,但怎么说效果都不好,最后还是靠了一句真情实感的“我对你有益无害的你何必再买一台新的呢手机不便宜啊”成功感化了朴灿烈准备把他包好丢掉的心。

 

是啊,跟啥过不去干嘛跟钱过不去呢。

 

认命的朴灿烈从盒子里拿出手机带到卧室,把手机随便扔在床头后便扎进被子里,在一个于平日极早的时刻开始睡眠。第二天他神清气爽地起了床,懒腰没伸到一半就被一声富有元气的“主人早上好”吓得差点一口气在胸口没顺过来。逃避现实失败的朴灿烈终是头皮发麻地接受了“新手机里有个小人”这一事实。

 

没事,不过是siri成精了。反正现在普通的siri也跟成精了一样。

 

 

出门前,朴灿烈站在玄关查看手机时间,突然想到:“诶,那个谁……我该怎么叫你啊?”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感到朴灿烈犀利的目光,小人一哆嗦,马上嬉皮了脸接上,“想不起来了嘛!我应该是有个编号啥的……要不主人你给我起个呗!对了,我还不知道主人的名字呢。”

 

“朴灿烈。至于你……”朴灿烈端详了一下屏幕中央的男孩,“……吴……”

“啊~姓吴吗?”

“怎么?不然你想姓金?”

“没有没有吴就很好,不打扰你了主人你继续。”

 

朴灿烈稍微一思考,“……世勋?”

得到了吴世勋一名的小人眼睛闪了闪,“吴世勋……好听诶!而且总觉得和我很配!主人怎么想到的?”

 

“星期五在世纪路勋章大厦买到的手机,五,世,勋。”

 

“……诶?”吴世勋懵了一会,继而一脸委屈地跺跺脚,发出嗒嗒的踩踏声抗议,“就,就样?这么随意的吗?”

 

“这么随意的啊。”朴灿烈看着屏幕中小人郁结的样子,心情好了一些,锁了屏把手机塞进背包里,“那我出门了。”

 

电梯里。

“对了,你在外面别随意发出声音啊,别人听到会吓死的。”

“……嘤。” 

 

 

 

2<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也就似乎变得有些可爱了,这话似乎对吴世勋也是同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朴灿烈发现有个吴世勋在手机里的感觉不赖。siri可以做到的他也可以,还兼有各家小卫士和修机大爷的功能;也不是冷冰冰的机器,倒像个小精灵或是真正的人类的缩小版,反正比朴灿烈预想的要好上太多。

 

早晨先朴灿烈一步起来送上一句沾满阳光味道的早安,也会偶尔赖床到朴灿烈喊人才穿个小背心揉着眼睛从旁边走出来;在朴灿烈满课的上午主动帮他点好中餐的外卖,恶作剧地多点一杯朴灿烈不喝的珍珠奶茶结果馋到了自己又喝不了只能满脸委屈蹲在角落;在地铁公车上给带着耳机的朴灿烈兴高采烈地讲述今天有哪个学生偷偷动了他的手机自己又是怎么变着法儿把人家吓跑的,在朴灿烈洗澡时从洗漱台上冒出一句老干部般的主人不错呀肚腩慢慢变成肌肉了无语得朴灿烈手一抖差点让水浇到机身一命呜呼——

 

这些嬉耍陪伴是朴灿烈不曾料想的,却实实在在用鲜艳的色块堆砌了朴灿烈的生活。

 

而且吴世勋虽说只是个小人,但也是个十分养眼的小人——衣服拍个手就能换,又顶了张可咸可奶的脸,照他自己话说放大到人类比例他也是一米八打上的长身贵族——有次朴灿烈盯着他看了许久,在吴世勋脸要被盯得发红准备拉灯锁屏时,朴灿烈突然笑出来:“别说,你长得真好看诶。像是被神眷顾了一般的级别。”

 

这下吴世勋的脸可真是从耳根到脖子红了个透。

 

“主,主人不要觉得夸我我就夸回去哦!”

 

啪的拉了灯,黑掉的屏幕映出朴灿烈苹果肌鼓起的宠溺。

 

 

 

朴灿烈体育培训中心的老板生日,在酒店的宴会厅办了个酒,朴灿烈等员工也在邀请之列。

 

台上的老板和亲友代表相继进行着冗长的致辞,坐在员工席的同事仗着桌位靠后悄悄讲起小话,朴灿烈偶尔掺几句,更多时候是看着转盘上已经上桌却不能下筷的菜无所事事。

 

“主人主人!”蓝牙耳机里传来吴世勋激动的声音。

“嗯?”朴灿烈扶住耳机,另一只手掏出手机亮起屏幕。吴世勋穿了件套头毛衣,宽松的深色衣物把他衬得更加小巧。

“我研究出来怎么自拍了!你看着啊——”吴世勋收起表情,把头发往后面一顺,比了个V放在嘴边。下一秒屏幕闪了一下,吴世勋调出相册,指着照片上的自己一脸自豪:“看,用截屏就可以了!怎么样?”

 

朴灿烈没绷住噗的笑出来:“是挺机智的,但这自拍技术不行,差你主人太多了。”

 

“哼,自恋。”吴世勋嘟起嘴,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翘个很拽的二郎腿,“不管你,反正这张照片我设了永久无法删除,你就给我好好珍藏着吧。”

 

待朴灿烈无奈地笑着应了几声“好”,而后锁了屏把手机放回桌上,吴世勋才闭了眼大力摇了摇头,试图赶走脑内音量极大的噪音。

 

 

宴会到了结尾,逐渐有人离场。朴灿烈也准备吃完最后的甜点离开。

 

一个女人在朴灿烈旁边落了座,熟稔地开口:“嘿,等下的二次会你去吗?”

朴灿烈看了眼女人陌生的脸,礼貌地微笑:“哦,我不打算去。”

对方用纤细的手指一下没一下钩绕着耳边的大波浪,另一只放在餐桌上的手不动声色地向朴灿烈手边移去,“那有没有兴趣跟我两个人去聊聊?”

 

朴灿烈放下勺子,用毛巾擦了擦嘴,展了一个笑容,拒绝的话还没出口,桌上的手机突然挣动起来,随之响起了siri的声音:“来自联系人‘宝宝’的来电,是否接听?”

 

两人听到后都是一愣,女人笑着歪了下头,说了句“打扰了”便起身。朴灿烈拿起手机向她点头回应,而后按下接听后抵到耳边,忍不住勾起嘴角:“宝宝?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个联系人?”

 

“我没说什么‘心肝蛋蛋’已经是给你面子了好吧。”

 

酸嗒嗒的语调,可爱的样子让朴灿烈极想揉揉他的头发,“好啦,那我们回家咯。”

 

 

朴灿烈出了宴会厅,站在门口张望。他第一次来这个酒店,刚是被同事带着来的,现在他有点搞不清路。耳机里吴世勋声音倒是很快活:“就知道主人不认识路,还是要靠我。信不信我不用调地图都清楚怎么走。”

 

“那个……”

 

朴灿烈顺着声音扭过头,对上来者清澈的眼睛后脑袋轰的一声盖过了吴世勋“怎么又来个男的搭讪”的抱怨。他怔怔地看着来人,身体因为紧张略微发硬。

 

因为疑惑微微皱着的眉解开,男人惊喜地叫出来:“灿烈!真的是你!我就说怎么那么眼熟!”男人向朴灿烈走近几步,眼角因为笑容叠出了深深浅浅的褶子,“好久不见了!过得好吗?”

 

 

 

朴灿烈和鹿晗的故事简单又普通。

 

大两届的学长,却因为信息登记错误让朴灿烈和他成了室友。巴掌脸小粉唇,鼻头圆圆眼睛亮,生得一副精致又灵动的好皮囊,性格却大大咧咧开朗直率。朴灿烈的生活、学业、训练、甚至是游戏开黑上都深深浅浅染上了鹿晗的颜色,这个说话字正腔圆的爱笑的学长就这么进了朴灿烈的心。

 

体院男生多,取向为男的也不少,可偏偏他给喜欢上的这个身量不大的漂亮学长直得闻名遐迩,幸福的气球皮里充的全是酸涩的氮气。

 

鹿晗毕业那天他站在操场边平时给鹿晗踢球应援的地方乖乖等待,忙活完的鹿晗穿个学士服踏着绿茵向他跑来,在他面前站定。

 

灿烈啊,哥毕业啦!

毕业快乐,哥。

噢~同乐同乐~

……那个,哥。

……嗯。

我喜欢你。

 

咬着嘴讲出了在心里排练过无数遍的告白,低着头等眼前人的回应。

 

啪的一声,两手一左一右呼在朴灿烈脸上,顺势那样捧住了他的脸。

 

灿烈呀,哥知道。

……

哥知道,也谢谢你,这两年有你我过得很开心,但以后那个陪在灿烈身边的人可能不会是我,灿烈一定要快点找到那个人,哥才放心啊。

 

平日里鹿晗拒绝那些告白者都是一句“真的不好意思啊,我不喜欢大男人。”虽有歉意但依然直白。而对自己他却尽可能选择了柔和委婉的词句,试图减小拒绝之词的伤人程度。

 

朴灿烈清楚,虽是与恋人无缘,可作为兄长,他又何时亏待过自己。

 

所以还是,知足吧。

 

大晴天下鹿晗明朗的笑脸,对于朴灿烈敏感的眼睛来说,耀眼得有些承受不来。

 

 

开始的两年,两人还有着断断续续的联系,但在鹿晗去了外地,朴灿烈也高校毕业后久而久之逐渐断了,除了节假日群发的祝福外,一直没有再单独联系过。

 

后来朴灿烈也交往过几个人,男女都有,最后的结果都是和平分手。那些人的名字相貌朴灿烈还都记得,交往时不乏甜蜜温馨的事,有一两人分手后也保持着较频繁的联络,但朴灿烈在回想与他们在一起的时日时,心里的波澜远不及偶尔记起鹿晗一根沾了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发丝时的千分之一。

 

那个时期的喜欢,总归是特殊的。毕竟怀念承载的不只有那个人,还有当年那个青春懵懂的自己,和那段再无法重来的肥皂泡香的日子。

 

 

 

眼前几年未见的男人在岁月的打磨下脸部线条坚硬不少,上撩刘海露出的额头和笔挺的西装更是散发着成熟的讯号,可那眉眼分明还是当初的少年模样,一颦一笑也与记忆中令自己魂牵梦绕的人儿如出一辙。

 

朴灿烈握着手机的手加了力,又松开,最后又紧紧攥了回去。长长吸了一口气,笑着吁出来,伸手击上鹿晗半空中摊开的手,顺势握在了一起:“好久不见,哥。”

 

 

 

3<

 

——朴灿烈念旧。这点吴世勋很早就发现了。

 

他可以指着书架上的相框给吴世勋念叨几个小时当年养的宠物,初中隔壁班女孩递来的情书是什么颜色什么花边什么香味;床下的箱子里端端地放着小时候姐姐从爸爸脸上扯下来的圣诞老人胡子,小学第一台游戏机,高中第一把因为期末考好得来吉他,几年前第一份工资的转入证明……单身青年打扫房子并不勤快,但那些东西上却没积哪怕一层灰,被那么细致地保存着。

 

——再说,要是他不念旧,住在这手机里的自己哪还能遇到他呢。

 

想到这,吴世勋总有些泄气,耳边又响起了那烦人的杂音——自从几个星期前朴灿烈把一个课上摔倒骨折的学生送去医院后,吴世勋总能时不时听见不知源的令他头疼的噪音,最近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弄得吴世勋本就忧郁的心情更加烦躁。

 

这份郁结终于在一天晚上朴灿烈挂了鹿晗电话后开始长达十几分钟的发呆时达到了顶峰。

 

吴世勋气鼓鼓地看着葛优瘫在沙发上的朴灿烈,后者眼睛无神地望着前方,像是失了很大一场恋。

 

哦,他确实是失了很大一场恋。吴世勋扁起嘴,郁闷地踢了一脚地。

 

“嗯?世勋怎么了?”朴灿烈眨巴了下眼睛,把目光移到身旁的吴世勋上。

 

原来你还听得到声响啊。吴世勋抬起脸回看朴灿烈:“你是不是觉得鹿晗长得很好看啊?”

 

许是没想到吴世勋会提这种问题,朴灿烈愣了一下,猜不出吴世勋问的原因,犹豫了一下便点点头:“觉得是觉得……怎么了?”

 

吴世勋像是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从鼻子冷哼一声:“那怪不得你老夸我好看了。”

 

“啥?”

“觉得我和鹿晗长得像吧,看到我的脸可以让你觉得看到鹿晗吧,所以才动不动就夸一个手机系统好看。”

“晃一眼是有点像但看久了完全不像呀?世勋你突然说这些干嘛?”

 

朴灿烈对吴世勋突如其来的脾气莫名其妙,后者还在絮絮叨叨地自说自话,完全没有要理朴灿烈的样子。

 

“最开始也是因为这张脸把我留下来的吧,不然谁想自己手机里有个删也删不掉赶也赶不走的怪物呢。为了省钱其实只是刚好我给了你一个可以下的台阶吧,看你之后给我花钱也没多抠门呀。是啊,哪能那么快忘掉初恋呢,活生生的人呢,直的掰一掰说不定就弯了呢,不知道比一个除了每天骚扰你烦你啥也不做还得好好藏起来不能让别人看见的手机妖精强多少倍……”

 

“世勋?吴世勋!”

 

吴世勋靠在手机边框那,双臂环着蜷曲的双腿,额头抵在膝盖上,脸埋得很深,声音一句比一句闷地念着自己的东西。

 

“我要是……不是什么手机系统就好了……”

“是个能堂堂正正站在你旁边的人类该多好啊……”

“可我不是啊……”

 

干着急的朴灿烈在听到吴世勋这句话后终于明白了吴世勋消沉的原因,他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对安静下来的吴世勋轻声发问:“世勋呐……你这算是,告白吗?”

 

吴世勋仍旧不吭声,朴灿烈也不急,耐心地等着。终于,吴世勋手臂又收得紧了些,原本嗲嗲的声音沉下来也是低得可怕,“……是又怎样?我就是个手机系统,见不得人的怪……”

 

“乱说话。你这叫妄自菲薄你知道吗?”朴灿烈打断了吴世勋要是起头不知道要持续多久的自怨自艾,把手机用茶几上的手机立架支起来,拍了拍手机顶部,“世勋,抬起头看我。”

 

“乖,抬头。”

 

朴灿烈又唤了好几声,吴世勋才慢悠悠地从双臂间抬起头,鼻翼一耸一耸的,略带弧度的眼睛水汪汪地泛着红色,瘪着小嘴等待朴灿烈说话。

 

“世勋才不是什么怪物,世勋是住在我手机里,专属于我的非常非常非常可爱的小精灵。”眼见吴世勋听到最后几个字肩一提又要哭出来,朴灿烈不慌不忙地继续该说的话,“也得亏世勋是个小精灵呀——”

 

朴灿烈把手机连着立架轻轻拿起来,小心翼翼地托在手掌上。

 

“——你才能像这样让我捧在掌心里呀。”

 

吴世勋显然在听到朴灿烈温柔到能掐出水的话后懵住了,嘴一张一张地也没吐出什么话来,倒是有抹粉红色从耳朵尖一直扩散到了脖子根,以显示屏幕上的人还没有变成一张静态图。

 

“你,你这话是我理解的那种意思吗……”

“嗯……如果你的理解是我在告白的话,那确实是那种意思。”

 

——一记直球,一击致命。

 

“可我……”

“你还要我重复一下刚才说的话吗?”

“可鹿晗……”

“男人毕竟对初恋是很宽容的,可再宽容鹿晗哥都是过去了。你有什么想问的我一会儿都解释给你听行吗?”

“可你……”

“我什么我?喜欢上自己的手机系统很奇怪是不是?没关系啊——有你陪我一起病。怎么,难不成你不愿意?”

 

黏腻的奶音在寂静的空气中洒下绵密的糖霜。

 

“嗯……我愿意。”

 

 

 

朴灿烈和鹿晗面对面坐在一家咖啡店里。缓缓流出的音乐里掺着顾客细碎的谈话声和瓷具轻轻的碰撞声,环境极佳。

 

朴灿烈微张嘴巴睁着亮亮的杏眼十分认真地听着鹿晗眉飞色舞地讲述自己这几年的情况,后者这期间也通过抛问题把朴灿烈这几年的生活了解了大半。末了,他吸了一大口面前的冰美式,满足地长嗯了一声。

 

“哥还是那么喜欢喝咖啡呢。”

“你也还是一样不喜欢喝这些苦东西啊。”两个人相对着会心一笑,气氛好得不像多年未见的人。

 

突然两人都没再说话,鹿晗低头又喝了一口咖啡,眨眨眼抬头看向朴灿烈,“灿烈呀,刚一直没有问,你……找到那个人了吗?”

 

“灿烈一定要快点找到那个人,哥才放心啊。”

 

眼前明亮的目光里藏着隐隐担忧的人儿又和当年的样子重叠在一起。

 

朴灿烈晃了晃神,淡淡笑了出来,“嗯,找到啦。”

 

朴灿烈看了一眼表情立马鲜活起来的鹿晗,垂下头,看着杯子里茶面映出的自己的脸。

 

“但是……又把他弄丢了。”

 

 

 

吴世勋消失了,在某一天的早晨。

 

周末不该响起的闹钟在宁静的清晨显得分外吵闹,半梦不醒的朴灿烈翻了个身,开口带着刚起床浓浓的鼻音:“世勋……关掉……”

 

铃声依然不休止地闹着,朴灿烈又喊了几次,闹钟没有停下,吴世勋也没有回应。朴灿烈终是耐不住那快要循环第二遍的乐声,摸到床头的手机,艰难地直起身坐在床上,半睁开眼看向亮起的屏幕。

 

“世勋?”

……

 

“世勋?起床了哦?”

……

 

“世勋?听得到吗?”

……

 

“……世勋?”

……

 

 

吴世勋彻头彻尾不见了。

 

手机变回了平常的样子,里面的内容和大街上所有手机没有任何差别,仿佛不曾有过一个什么人格化的手机系统在每个页面飘浮游荡。

 

朴灿烈像当初想把吴世勋弄不见一样,重启了无数次手机,把设置所有可以按的都按了一遍,甚至备份好了东西把手机格式化了一遍——

 

没有,哪里都没有。

 

也拨打过店主金钟大的手机,把当初给朴灿烈留下神秘印象的人约出来问他是否知情,结果金钟大听完朴灿烈的叙述一双八字眉快要飞到发际线旁,表示自己压根不知道店里卖出过一部住了小人的手机。对于这难以置信的情况,还是朴灿烈让他看了吴世勋当年留在相册里的截屏自拍照才晕乎乎地接受,然后很抱歉地表示让朴灿烈抱了期待实在是不好意思,自己可能无法帮上什么忙。

 

线索彻底断了。

 

一次朴灿烈偶然翻起相册,惊讶地发现吴世勋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数百张自拍,有连续拍摄他歪着头在屏幕里到处乱转的,有单独一个模糊背影的或是像那天一样用V遮脸的,一张没漏地被设了永久无法删除。朴灿烈弯着嘴角一张张划着,眼睛慢慢积了水,模糊了屏幕中吴世勋的脸。

 

怎么拍了那么多自拍技术还是那么差啊,也不找主人教教你。

……


……傻小子,我好想你。

 

 

 

“你的眉目笑语使我病了一场”

“热势褪尽,还我寂寞的健康”

 

 

 

4<

 

朴灿烈吹了一声长长的号子,拍了拍手,“高中班集合——”

 

照例说了些今天的总结和进步期望,点完名确认无误便挥挥手,“好,自由下课了。明天见啊。”

 

训练结束的学生们累倒的累倒,休息的休息,有几个精力旺盛春心也荡漾的女生跟在朴灿烈旁边与朴灿烈搭着话。

 

“老师老师,我们班明天是要来一个新同学吗?”

“嗯是呀。哟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我也是今天早上来才知道的。”

“嘿嘿,这老师就不用管了——对了,听说是个男生呢,老师知道名字长相吗?”

“这就不太清楚了,我应该下午之前就能拿到资料——怎么,帅的话打算换猎物吗?”

“呀老师这话说的!不过我有听说那个男生今年年初生了场大病,大概一个月前出的院。听说住院期间身体状况挺不好的老是处在昏迷状态,诶你说这刚好不久就来上课身体跟得上吗?”

“你知道的比我多多了还来问我。要真是这么个情况肯定会对他特殊照顾的,不用你操心,昂。”

 

和女生一搭一搭地聊着进了办公室,与女孩道了再见朴灿烈便放下记录板坐进转椅里,看着旁边的饮水机发呆。

 

离吴世勋消失过了一个月。

 

俗话说得好,离了谁地球不还是绕着太阳转,没了吴世勋朴灿烈的生活也还是得照样过。一切恢复了吴世勋来之前的模样,那大半年和手机里的小人儿相依为命互生情愫的日子倒显得十分不真实。

 

朴灿烈看了眼办公桌上的手机,还是吴世勋出现过的那部,毕竟没用多久还没坏,甚至机身连个磕角都没有,没有理由不继续用。

 

况且,谁知道哪一天吴世勋会不会回来呢。

 说不准的,虽然不知道几率有多大,但怀着份期待过日子总是要好一点。

 


朴灿烈歪着头看着手机,突然心中冒出个想法,他叫了一声:“嘿,siri。”

 

闻声,黑掉的屏幕亮起来,siri启动。朴灿烈看着屏幕上方那串“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说出了前些天在微博上看到的段子:“怎样找到喜欢的人?”

 

“很简单的,你可以试着抬一下头。”

 

屏幕上自己说的话正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熟悉的声音撞进朴灿烈的鼓膜让他无比震惊地抬起头转向门口。


谁知道哪一天吴世勋不会回来呢——

 

门口站着一个黑发白肌的少年,双手拽着肩上的书包带,正眯着弯弯的眼睛与朴灿烈对视。

 

放大版的,活生生的人类少年吴世勋。

 

见朴灿烈依然瘫在黑色皮椅上瞪着眼睛望着自己没有什么动作,吴世勋嘴角的笑意更加明显。像是回忆什么似的转了一圈眼珠,然后立正站好,对朴灿烈鞠了一躬。

 

“老师你好,初次见面”

“我是新来的学员,叫吴世勋。星期五的吴,世纪路的世,勋章大厦的勋。”

 

 

 

 

-嘿siri,怎样找到喜欢的人?

-不要着急,他就在你身边,他会来找你的,你要等。

 

 

 

END

吃得好饱。



吴:诶那段告白词怎么这么熟悉?你是我的优乐美?




【唠嗑time】

总之就是,真的真的谢谢这几个月来给我点过喜欢点过推荐评过论加过关注的,甚至是只戳进来过的每一个人~!(当然进来觉得哪里还不值得点心的话非常欢迎私信呀,想要进步(○’ω’○))

如果这8灿勋+1开白里曾经有哪怕一处让你在看的时候觉得开心的地方,就是于我而言额外意外喜出望外的收获啦/w感谢+比心


唉,本质话唠一不小心又说长了x还是控制一下体内的洪荒之力比较好x不然人点开看到右边进度条以为这文多长呢

那就快点结尾好了。


不是什么文青,是那种玩“翻开离你最近的一本书第一句话是你的恋爱状况”这种游戏容易翻到五三或是“中国的家庭伦理观念与农耕文明有关”这种东西的人(笑)所以在写这个之前,算是临阵磨枪般翻了翻家里仅有的三本诗集,断章取义了这么一段放在这,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天起凉风

日影飞去

我们快要离别

我将再来

左手放在你头上

右手将你抱起


那么就这样

また会う日まで❤

 
评论(19)
热度(91)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