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勋
#强迫@繁殁 大宝贝去吃屎后被索要的赔偿hhhhhhh
#可是不够甜 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凑合一下吧[这时候要装智障.jpg]


乘务员长沉稳的声音随着机舱广播缓缓流出,朴灿烈对着窗外又拍了几张天空才恋恋不舍关掉了手机,起身去取行李柜里的背包。
他瞧见过道对面的黑发女孩胆怯怯地瞟了他好几眼,那眼神不像是知道他的粉丝,甚至不像是看陌生帅哥的娇羞。思索了一秒后,朴灿烈用蹩脚的英文尝试性询问她是否需要他帮忙取行李。
女孩急忙点点头,一声“嗨”脱口而出后才补上了英语的道谢。
朴灿烈把她的行李递给她,抑制住心里“找到了活体外国人练口语”的雀跃,把语言切换成日语:“没关系。”
与女孩愉快地攀谈了几句,便在乘务员的提醒下回到座位上等候降落。等候飞机开舱门的时间,女孩又问朴灿烈去巴黎的目的,先自报说是去追男友的,有些开玩笑地说两人会不会是一样的。
朴灿烈摸摸后脖子,对女孩一笑。
我们能再见面的话,告诉你。

与编舞老师的哥哥去完俄罗斯的下一站,法国。
去俄国开始是哥哥们的工作需要,爱好旅游的朴灿烈自然是不会错过这次游玩的机会,泰宇哥在让人无法拒绝的夺命连环call下终是磨不住地答应要带上他,甚至还提出“弄完时间还多,要不要再去一个地方”这种诱人的建议。朴灿烈摇着尾巴答应后拿着手机对着旅游网站犯了难——世界这么大,去哪儿看看好?
他假装对着亚洲这块的介绍津津有味地研究着,但实际上他的努力基本都花在把忍不住飘向欧洲那块的眼珠控制在当前页面上。
为什么?
因为欧洲有法国。
法国是哪里?
是吴世勋不久前刚从那回来的地方。

结束了一天的游玩,朴灿烈穿着浴衣站在落地窗旁边,单手扶着块毛巾心不在焉地蹭着头发。
他紧抿着嘴,眼睛盯着毫无变化的聊天界面,从屏幕左方蓝帽子小人旁边伸出的气泡显示的日期还是好几个星期前。瞥到那串日期让朴灿烈心里的焦虑又多了几分,像是逐渐升温的冷油,再久一点就要开始炸锅。
都到这了,还磨叽些什么——朴灿烈心一横,按了拨通键。看着跳到通话界面的手机,朴灿烈又不知所措起来,放下举了太久有些冰凉的手臂,画面上数字每加大一位,他能听见自己四五次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终于,等待接听转变成了正在通话,朴灿烈把手机抵到耳朵边,清了清有些塞住的嗓子:“喂?”
“喂?”
那边传来的声色过于熟悉,以至于刚才喧嚣的心跳都被很好地安抚住,慢慢归于平静。
再开口时,朴灿烈便多了一份从容。
“醒了?”
“……你难道不是算好时间打过来的?”
鄙夷的语气,不难想象对面那人听到提问后飞速翻的小白眼,朴灿烈低笑出声,坦白道:“嗯,算着你该起来了,才打的。”
对方轻哼了一声,示意他听到了。
朴灿烈看着窗外——酒店房间选得好,朝向繁华的街道,金闪闪的华灯与夜空的星星相得益彰——他慢悠悠地开口。

“我今天去了你去的那家咖啡店,suho哥点的咖啡一点也不好喝,不过你那块蛋糕挺好的,我们一共点了三个。”
“我去看了眼你那个秀场那,比照片气派多了,我们世勋真有出息啊,哥超为你骄傲的。”
“我找了好久那天你被拍进照片里的街头,真的好难找啊——找到后我坐了一下那个石凳,然后想象了一下你坐那看镜头笑的样子。”
“巴黎铁塔和卢浮宫自然是不用说了,都非常好看非常好玩。”

好像前几个星期没能讲出的话,终究是翻越不过亚欧大陆上的崇山峻岭,在白天黑夜被连结之时随着所有隔阂一起消融挥发。

“我来你来过的城市,走你走过的路,做你做过的事。”
“我就在想哦,我们其实是有时间差的恋人,正在踏上追寻另一个脚步的路,要为了对方跟时间做对抗——之类的。哈哈,这个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听筒里吴世勋浅浅的呼吸声被电流一点不差地记录下来,传进朴灿烈耳朵里——还有他听完他长长的讲述后低低的笑声,和一句“什么啊,这设定一点也不好。呀,你以为你是英雄吗?还与大自然的法则对抗,哥你不会现在还懵着吧?像你发的ins视频那样。”
没等朴灿烈回复,吴世勋又开了口。

“哥,以后少想一点这种异想天开的东西,多做一些实事,好吗?”
“比如,明天赶快回来。”
“回来见我,我想你了。”

延迟的电波匆匆带来恋人甜蜜的嗓音与话语。

回程时又在机场遇见了那位黑发女孩,身边是一个高帅的男子。女孩被他身后的人山人海吓到,问候也像是卡在了喉咙里。
朴灿烈不慌不忙朝她一笑,慢慢用唇语回复了她来程的提问。
“我也追到他了。”

世界这么大,我想看的,除了那些和你一起去看的,就是那些你看过的风景。

评论
热度(28)
  1. 繁殁吃得好饱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有诚意的补偿还是现实向kkkkkkkk求你多喂我几次屎🌚🌚🌚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