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亦始终思念着你/一

[灿勋开白]



夜里亦始终思念着你/一

*短篇未完结 大概3发end

*确实没有想到居然卡了这么久…但明天就是小吴生日了 好歹发上一些吧 祝世勋生日快乐

*不是什么好东西 真挺垃圾的 慎戳




1

 

 

工作台一共有四名服务生,二人次地轮班。大多时候人手都够,只中午到下午茶迎来附近上班族与逛街闺蜜的高峰期间会有些忙碌。

 

常客基本是来此学习的学生或工作的青年,大多都有自己固定的座位。比如一位自由撰稿人女性常坐在那个旁边摆放了花瓶的位置,化淡妆穿素色衣服,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直到晚饭前,是除了自己以外唯一一个每天光顾的人;一位戴着金色细边眼镜的老大爷常来这看书。朴灿烈觉得比起活到老学到老的终身学习精神那更相近于一种打发时间,他的主要目的应该是早中晚对附近小学的孙女的接送。

 

对了,由于最近学校开学,学生顾客一下子增多,但大多都是三五成群来享受青春的,真正静下心来学习的三桌不能再多。

 

——其中靠窗有一桌的男孩就挺吸引朴灿烈的注意。

 

 

男孩长得实在好看,巴掌大的脸上小嘴巴挺鼻子。盯着作业时黑黑的眼睛会有些凝重,但一旦他抬起头来休息脸上又会恢复少年独有的天真气。尤其是在他吃甜点时——那通常会是一块巧克力蛋糕——但不一定,他似乎还蛮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他会满足地眯起月牙一般的眼睛,脸是微微上扬的,本就不强烈的阳光经过玻璃再一次柔化轻悄悄裹住了他全身,那样子颇像朴灿烈常在街口逗的那只野良猫刚刚午睡醒的模样。

 

比如现在,他正满脸期待挖了一大勺杯中的柠檬慕斯,张大平时看上去小巧极了的嘴一口闷了那明黄的膏体,咀嚼了一下、两下、三下,眼看着动作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他完全停了下来,朴灿烈把集中在男孩撅起的唇瓣的目光往上一移——哎呀,酸着小孩了。

 

男孩眉头下压,鼻子皱起,眼睛眯成一条线,整个五官都往脸部中央靠拢,扭曲的面部表情完美地表达了他对这块慕斯的厌恶。已经突出的喉结缓慢地一滚,这个动作的完成看上去十分艰难。

 

一会儿,他缓过来,用憎恶的眼神瞪了手中的甜点一眼,忿忿放回盘子上,把盘子推得老远,抓起纸笔结束了他不愉快的下午茶时间。不过他的嘴依然是抿着的,偶尔还会砸吧砸吧嘴,活动一下似乎仍然酸着的腮帮子。

 

很可爱了。

 

朴灿烈这厢偷笑着,耳机里猛得划开一道刺耳的尖锐声吓得他一个激灵把耳机拽到脖子上,然后赶忙点掉了右下角弹出的提示框。回想一下自己刚才偷窥陌生男孩还痴汉笑这种几乎变态的行为,朴灿烈心虚地清清喉咙,把目光收回面前的电脑,一手放在键盘上一手握住鼠标,选取了一段波形。

 

唉,工作工作。

 

 

 

2

 

 

一个周末。

 

朴灿烈在开门时间准点到了咖啡馆,店里只有店员在做着准备。操作机器的女孩与朴灿烈已经熟识,两人点点头打了招呼。朴灿烈走到收银前,习惯性低头看着菜单思索起来。

 

忽的,朴灿烈感到身后一股熟悉的气息,与不轻不响但足以让他察觉的脚步声一齐慢慢向这边靠近。朴灿烈眨眨眼,开始默默在心里计秒。

 

三,二,一——

 

他往旁边微微侧过头,随着戛然而止的脚步声,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不偏不倚定在朴灿烈视野的中央。

 

刚刚好,像饱满晶莹的雨露砸中了唯一一颗久旱的小草。

 

 

居然还挺高。朴灿烈悄悄打量小孩看单的侧脸。精瘦到即使低了头下巴也没能挤出第二层,后脖颈的长度和自身身高的比例协调,在黑发和黑T的双面夹击下白花花地反光。

 

小孩没看多久就抬了头,“麻烦这个,要最大杯的。”手指点在本月的新品冷饮上,又是光看图片就让人觉得齁喉咙的一款,这样子甜度的朴灿烈几乎看他喝了个遍。

 

朴灿烈把目光收回到菜单上,皱了眉撇撇嘴,抬起头来对店员笑笑:“我就还是老样子吧。”

 

“看了那么久还是老样子?”音量很小,又有机器在一旁作响,有些粘糯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朴灿烈耳朵里。

 

这下朴灿烈甩头看向小孩的动作便十分光明正大。

 

后者正把钱包塞回挂在单肩上被转到身前来的书包里,看向朴灿烈的表情有半分尴尬:“啊…听到了?”他拉好拉链,把书包颠回身后,再开口时恢复了清闲的神情,“哥哥你也是常客嘛,但我每次看到你都喝的是一种,还以为你是不看单就直接点自己喜欢的的那类人,结果这两点猜想好像都被推翻了……啊,谢谢。”

 

他接过店员递来的冰沙,对朴灿烈礼貌地笑着点了头,转身走向他固定的位置。

 

朴灿烈有些发愣地看着小孩的背影,声带的震动比大脑的运转要来得迅速:“那。”

 

小孩问声转过来,嘴里还含着吸管,五官不可否认是清冷的,神情却因为疑惑透着可爱。

 

……事已至此。

 

“那,同学有什么推荐吗?”

 

 

 

“嗯……这个就不错哦,哥哥试试?”

 

金钟仁捏着嗓子,说罢,摇了摇手中并不存在的饮料,然后噗的一声毫不留情地笑地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年头了还这样搭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而且居然还成功了哈哈哈要搁网上我看了甚至不会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呀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我搭讪,最开始那句话不是他说的吗。”朴灿烈看着金钟仁笑到颇有喘不上气儿的架势,差点要上手打人:“……你笑够没。”

 

金钟仁缓了半天缓过来,开口时又差点笑出来,在朴灿烈无语的注视下摆摆手:“噗……不是,我还是想到你居然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就好笑。我印象里你不是这么糟糕的大人呀。”金钟仁啧啧嘴,拣了块鸡塞进嘴里,边嚼吧边摇摇头作痛心状。

 

朴灿烈这就不干了。必须承认,他去搭理一句本来可以装作没听见的自言自语确实是有那么些不可明说的小心思,所以刚金钟仁说他那是搭讪他随便反驳一句也就作罢;但后面这话说得他好像一个非要把人小孩弄到手不可的怪叔叔似的,他可得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他拿筷子敲了下金钟仁头,语重心长:“没到那种程度好吗。”

 

况且就算以后到了——朴灿烈收回筷子——成不成,也是那个他说了算。

 

 

 

3

 

 

小孩叫吴世勋,重点中学高三,是他第一次来朴灿烈座位玩的时候自己说的。

 

朴灿烈当时也就随意往他的衣服那一瞥,吴世勋倒好像很介意自己因为全市统一的校服被怀疑了话语的真假,于是认认真真从包里翻出了学生证给朴灿烈瞧。但当朴灿烈揶揄着喊他学霸时,他却撇撇嘴添了一句虽然是平行班的。据理力争完又老实承认的样子把朴灿烈逗得不行。

 

 

后面两人就经常像学生串宿舍一样互串座位,一般都是吴世勋主动找时间——毕竟不小心打扰到他学习不好。朴灿烈发现吴世勋似乎比起面对面更喜欢肩靠肩的位置,于是被招呼过去时他便自然地坐在他身边,聊天或是各忙各,这么几来几往下来两人便熟识了不少。

 

 

“原来哥哥你搞音乐的呀?”一次,吴世勋弯着腰站在朴灿烈旁边看着电脑屏幕。

 

朴灿烈好笑:“不然我天天戴个耳机干嘛?”

 

“装逼呗。”吴世勋也接得自然,“唱歌的?写歌的?”

“嗯……”朴灿烈搓搓鼻子,“更多是在网上接后期做。”

“啊~”吴世勋把目光从屏幕移开,对朴灿烈眨巴眼睛,“我可以听听吗?”

 

朴灿烈往旁边挪了个屁股,给吴世勋腾了位。他一手调出了文件夹,一手把耳机从脖子上拽下递给吴世勋,“喏,你自己选吧。”

 

吴世勋戴上耳机,为了右手好操作,他往左边靠了一截,整个人几乎要窝进朴灿烈怀里。朴灿烈不着痕迹收了一下肩膀,眼睛也随着心跳的突然抢拍胡乱往旁边瞄去。

 

从他身上扑来的香味搞得朴灿烈不自在起来,他本人却无自觉似的点开一个个音频试听着,到了某一首歌时他突然扭头看向朴灿烈,表情像是在难以置信地憋笑,指着电脑屏幕,低声惊呼道“这是我这首歌最喜欢的翻唱版本!”

 

吴世勋说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嘴圆成一个圈,看得朴灿烈心里欢喜又有点不是滋味——他的惊喜清晰地写在脸上,那也止于此,情绪未免过于浅显单薄。

 

这感觉,像一个终于上了场拿了球的板凳,想要扣篮,却没有足够的身高和弹跳力——大概和这时的心情有几分相似。

 

他要是个顾大局的球员的话,就会狠下心选择把那颗手感陌生却清晰的球传给更厉害的队友。

 

 

朴灿烈把播放器关掉,惹得吴世勋扭过头来疑惑地看他。他伸手给了小孩一个爆栗,指尖蹭过碎发有种特殊的触感,“休息时间到了,回去学习吧。”

 

朴灿烈笑眯眯目送因为被弹额头差点爆了粗的小孩带着一分怨气回座位,垂下眼去看屏幕,叉掉多余的窗口,又抬起头来望向前方,墙上挂着的钟面被下方从花瓶里伸得老高的叶子遮得支离破碎,朴灿烈啥也看不到,便作罢继续看电脑。

 

 

 

4

 

 

朴灿烈坐在金钟仁的舞蹈教室门口玩着手机等他下课。

 

金钟仁从小学舞蹈,功底自然没得说;平时待人和善,笑起来能让青春期的女学生们回味一节课,干起正事跳起舞来又有和平常完全不同的认真男人的独特魅力。虽然这教室只开了一两年,在市里名气可不小,为了扩建一搬再搬,一个舞蹈学校给他搞进了CBD去,可不是办得有模有样。

 

 

墙后传来一阵骚动,金钟仁握着门把打开门,跟走出门的学生一个个道了再见。送走了学生,金钟仁一屁股坐在朴灿烈旁边,用围在肩脖上的毛巾擦汗。

 

朴灿烈扇扇手,“臭,去一边擦。”

金钟仁歪了脑袋笑,手上动作没停下,“行,就你家小孩香。”

朴灿烈手肘往外一怼,被金钟仁灵巧地躲过,“哎,你别那么暴力嘛。跟我说说,你们现在到哪一步了?”

 

金钟仁平时话可能不多,甚至是属于抿着嘴微微笑认真盯着你听你说话的倾听派。但一旦到了他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最近朴灿烈和他在咖啡店遇到的男生的八卦——他就是做出抬高嗓门这种小朋友似的举动,都绝对要掌握住对话的主导权,追问到自己的白牙晒够太阳、双手拍到麻木为止的。朴灿烈自然清楚他这点,便也懒得跟他打太极。

 

“要交换LINE被拒绝了的那一步。”

 

金钟仁哇了一声,两颊僵硬地饱满起来,明显是憋笑的样子,“老哥,你不行啊。”

朴灿烈啧一声,“人应考生,所有聊天软件全部删掉了而已,电话早就给我了——哎,你再说他我回去了啊,真的是。”

 

 

 

结束了和金钟仁的谈话,朴灿烈出了大楼,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高峰期快要结束,学校应该还没放学。虽然他昨天跟吴世勋说了自己第二天休假不会来,但刚和金钟仁聊了那么几句,倒又动了去坐坐的心思。

 

到咖啡店时,朴灿烈把店内的座位扫了一遍,本在看到坐在吴世勋常占的座位的两个OL时还有些遗憾,视线继续移动后竟在自己平时的位子上看见了小孩,身旁罕见地坐着一个穿着校服看上去小小的男生。还是那个男生率先注意到了朴灿烈的目光,跟吴世勋讲了什么,后者才惊讶地看过来对自己惊喜地招了招手。

 

朴灿烈走了过去,示意后便坐在了两人对面,对吴世勋邪笑着开口:“你现在不该在学校吗?吴学霸?”

 

和一个上学的男生混熟到能开玩笑的地步,两个星期便足够。他们第一次交谈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两个月,戳穿男孩的“不良”行为还不讨嫌对他们现在的关系来说绰绰有余。

 

吴世勋吐吐舌头,不恼不羞,反而振振有词:“今天下午开大会,没什么意思,我就跑出来了。结果来的时候我之前那位置已经有人了,就和伯贤哥跑你这坐了。啊介绍一下,这个是边伯贤,我同学,嗯对。这个是朴灿烈灿烈哥,我在这里认识的,音乐人哦!”

 

边伯贤对朴灿烈笑着问好,嘴角上扬眼角下垂,像只无公害的小白狗,“灿烈哥你好,叫我伯贤就好了。世勋一直蒙受你照顾了。我们世勋一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他呀就是爱赖着自己喜欢的人,你也有这种体会吧?真是让人完全没有办法……”

 

吴世勋乖乖坐那听边伯贤对第一次见面的朴灿烈熟络地叨叨他的是与不是。偶尔害羞了就把身体扭向一边,用手遮住嘴巴,笑完了再转过来装作严肃地坐好,弯弯的眼睛出卖了他依然的好心情。

 

关系真好。朴灿烈一面应着边伯贤一面想。

 

 

后来两人聊了音乐方面的很多问题,朴灿烈惊讶于边伯贤对音乐近乎专业的储备,便忍不住询问了一句:“伯贤以后是想……走音乐的路吗?”

 

边伯贤听到问题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仅是一瞬间后他脸上又挂上了纯真阳光的笑容:“嗯,不出意外的话我是这么打算的。那以后就会是灿烈哥的后辈啦,到时候说不定要灿烈哥提携一下后辈了呢。说不定……还要潜规则啥的?!哈哈。后面那句是开玩笑~”

 

多嘴了。朴灿烈默默咬了下舌尖,回了边伯贤一个浅笑,配合着他扯开了话题。

 

 

 

5

 

 

朴灿烈今天和吴世勋去游乐园玩。

 

地点当然是吴世勋提议的,说这次模考考得好,而且早就想找个人一起结伴去那了。经不住那人功力深厚的撒娇,朴灿烈没一会就败下阵来点头答应。

 

朴灿烈去之前在网上做了功课,把所有设施和店家的信息抄在了小册子上,特别标注了那些口碑好的和他觉得吴世勋会喜欢的。准备关掉网页时,朴灿烈突然注意到一条没看到的评论,因为没有关于任何设施的评价,刚才他便忽略了它。

 

“不愧是所谓情侣胜地,一天下来光单膝下跪的就见了三个,两个单身狗手中的火把没有停止过燃烧。噢,脱团之前我打死也不来了:)”

 

……

 

关掉网页,朴灿烈抱着手,放空地盯着自己内容丰富但看着十分利落的笔记看。半晌,他拿起笔,在城堡那一行前打了个星号。

 

 

 

金钟仁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着搓手机,困意来了,他打了个哈欠,半睁着眼睛看了眼屏幕上方的时间,五点多。七点还有一节成人班的课,金钟仁索性闭了眼睛放纵自己沉入睡眠。

 

啊……不知道朴灿烈今天约会顺不顺利。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即使不提今天让朴灿烈觉得异常可爱的吴世勋,也必须要承认游乐园还是好玩得名副其实。除了工作需要朴灿烈已经很多年没来过什么游乐园了,这一来居然发现这里确实不错——不过原因可能还是绕不开身边这个吴世勋。他今天穿得跟那群偶像走机场一样,带着朴灿烈穿梭在各个设施间,路线不算最佳但没有让人改变的余地。朴灿烈做的功课像学生考前复习一样没派上一点用场。

 

 

到了一个观赏点,朴灿烈扎着马步下着腰,奇异地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只为找到最佳角度拍一张铁塔的照片。他起来后,发现身后的吴世勋正慌忙地把手机塞回口袋里,还装出了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十分自然地指了指他身后的粉紫色调为主的旋转木马,“哥哥!我们现在坐这个吧!”

 

……好吧好吧,你可爱你怎么都对。

 

 

讲起来,这游乐园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活动都极其符合它情侣圣地的名号。每个设施必有情侣座不讲,就连买东西时只要愿意利用它秀秀恩爱在网上认证一下就能享受折扣。怪不得那条评论说不脱团不会再来,这样子的氛围确实没有想着要让没有伴的人呆下去。

 

因为吴世勋想获得一杯特价饮料,朴灿烈刚才和吴世勋拍了一张两人泡沫胡子的照片;接下来吴世勋又看上了一根魔杖,是小时候喜欢过的作品,朴灿烈便十分乐意地跟吴世勋演了一段魔法师的小剧场。两个大高个在那拿着棒子对对方指指点点,不羞不臊看上去还十分享受,成了大城堡前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看吴世勋满心欢喜地把第二根半价的正反派两款的棒子都放进包里揣好,朴灿烈转了身迈开步子,“还想玩什么吗?还是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

 

问的话几秒过了还没得到回应,似乎也没听见追来的脚步声,朴灿烈停下,想要回头看看情况。

 

“等等,别转过来!”

 

平常黏黏软软的声音放大了也倒很严肃。朴灿烈一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一手垂在身边,听话地站在那里。

 

他没猜错的话——

 

“你别转过来,我……我刚才用魔杖施了法的。你别转过来。”

 

朴灿烈低下头,嘴角上扬的弧度极小。地上黄昏时分的影子被拉得很长,颜色是一杯沉了好几天的浓茶。

 

——要来了。

 

“你想不想知道我施了什么法。”

 

嘈杂的人声并没有因为谁的话平息下来,小孩却是一片嘲哳中朴灿烈听见的唯一一曲颂歌。

 

那抹属于吴世勋的影子随着语音的落下向朴灿烈靠近了些,它抬起手,移到朴灿烈那只垂下的手的影子边。

 

然后,缓慢地、慎重地微微合拢,手指不太精确地插进对方的指缝间。

 

“施的法是。”

 

单看影子,看上去就像是牵了手一样。

 

“要我指的那个人,像我爱他一样爱上我,然后成为我的男朋友。”

 

 

从城堡里传来报时的打钟声一声声向外扩散开来,错落着似有若无的回声,鸟类鸣叫着扑扇了翅膀从四面八方飞上天,几番盘旋后又落回了各处落脚之地。

 

几个男人也趁这时献花或是跪地,欢声起哄声此起彼伏地响起。人们的注意力全在那几个捂着嘴的女生接下来的举动上,自然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地面上两片交融在一起的影子。

 

朴灿烈转过身,不知是因为夕阳还是害羞,吴世勋的脸红扑扑的一片,手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但由于朴灿烈的移位,投在地上的影子没了伴,看着孤零零的。

 

随着眼前人的目光,吴世勋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些尴尬地把手收回了身后,侧过脸,表情半分紧张半分委屈。

 

排场搞得这么大,说的话也够直白了,要是这样子还被拒绝,绝对会像个白痴吧。

 

但做也做了说也说了——况且还是照着自己长久以来对告白一定要“追求浪漫盛大”的想法做的,不管他是拒绝还是接受自己都愿意接受……

 

“傻瓜,看影子。”

 

吴世勋闻声,从自己的心里建设中回神,磨磨蹭蹭望过去。

 

朴灿烈的影子不知何时伸了一只手出来,放在了自己影子的头顶,似乎是找不准角度,像是要演示揉头发动作的手腕的扭动略显不熟练的僵硬。

 

吴世勋不解地看向影子的主人,后者含笑的杏眸在比橘子果冻还甜腻的夕阳下闪闪发亮。

 

“你这么傻,真怕你的法术不灵啊。”

“幸好,其实我刚才偷偷也施了个法。”

 

远处又传来人群巨大的欢呼声,吴世勋的耳朵却极其灵敏地捕捉到朴灿烈吐出的每一个音节。

 

 

“被我指的那个小魔法师等会施的法,可千万得成功才行啊。”


-TBC-

 
评论(16)
热度(38)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