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仔的小贩人生

[灿勋]

[傻白甜]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柳绿花红,莺歌燕舞。冰雪融化,泉水叮咚。百花齐放,百鸟争鸣。

 

朴灿烈左手一条板凳,右手一块纸板,肩上还扛着个宠物笼走在大街上。笼子里面是不同毛色的几只小猫崽,纸板上用各色蜡笔写着“小猫❤绝对干净健康哦!(阿爸宠物店供货)”。朴灿烈走到一所小学门前,挑了个显眼又不挡道的位置,卸下身上的装备摆好,一屁股坐在小凳子上,望望这望望那。

 

第一天摆小摊儿,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时间慢慢逼近四点半,陆陆续续有家长等在大铁门外。朴灿烈扫了一圈,没有发现想看的人影,便耐耐心心地继续等小学放学。

 

童趣的音乐声响起,原本寂静的校园逐渐吵闹起来,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一个班一个班有序地出现在教学楼楼口,跟老师打过招呼后一个个像小鸟一样飞奔走,顿时校门口一片人头攒动。

 

一年一班、一年二班、一年三班,终于看到一年四班的队伍出现,朴灿烈用他的近视眼艰难地找到了从前往后数第三排正低着头害羞地牵着同排女生小手的孩子。朴灿烈满心欢喜地看着他慢悠悠地走出铁门,站到铁门最边上安静地等人。此时朴灿烈的小摊前已经围了几个看动物的学生,不过还不足以挡住视线。朴灿烈一边笑着招呼他们,一边思考怎么把孩子引过来。

 

“哥哥哥哥,这只小猫为什么一直在睡觉啊?”一个小孩指着小猫好奇地问。

 

朴灿烈脑子一转,“它昨天晚上在帮哥哥站岗抓老鼠呀,可厉害可辛苦了呢,我们就让它好好睡一觉吧。要不哥哥让这只白色的出来给大家看一看?”朴灿烈的话得到了孩子们热烈的支持,他打开笼子,把白猫抱出来,放在臂弯里给它顺了顺毛,“大家都来摸摸猫咪的背吧?哥哥教你们怎么摸哦。”又是一阵欢呼声。

 

孩子们的笑声果然引起了那孩子的注意,他往这边张望了一下,不小心对上朴灿烈的视线,往后微微退了一步。朴灿烈对他绽放了一个鼓励性的笑,用嘴型对他说来看看吗,他嘟着嘴踌躇了一会儿,朝朴灿烈这边踏出了脚步。

 

“小朋友要不要摸一摸小猫咪呀?”朴灿烈笑眯眯地问。

 

小孩双手攥着书包带,脸上表情犹豫,眼睛却直直地盯着猫。朴灿烈见状,转去跟其他孩子说话:“这个小朋友好像不是很会呢。那这个戴蝴蝶结的小妹妹,你能不能帮哥哥给这个小朋友示范一下该怎么摸猫咪?”

 

被点名的小姑娘欣喜地照朴灿烈的意思抚摸了几下猫咪,完事还打气似的跟小孩说:“很简单的!你也试试吧!”

 

朴灿烈把猫又推向前些,对小孩点了点头。小孩终是在大家的注视下松开了抓着肩带的手,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猫的背上,一下一下顺起来,脸上的表情也随之舒展开,露出一个笑来。

 

“大家都很棒!”朴灿烈夸奖道,受了表扬的小孩子们个个笑得开心,有个孩子问到:“大哥哥你叫什么呀?”

 

“大家叫我旺仔哥哥就好了。”朴灿烈捏捏自己的耳朵,咧开嘴笑,“很像吧。”

 

 

 

我们的旺仔,或者说朴灿烈,不是什么专职小贩。他是一个学音乐的,主业是在游戏公司写写BGM。他偶尔也在网上投投原创赚点外快,所以小贩也不能说是他的副业。

 

说到底他来当小贩的初衷也不是为了钱财,他可是淡薄名利视金钱如粪土的人。

 

咳咳,只不过有点贪图美色罢了。

 

对象是对面写字楼的一小哥,两人中午饭时偶尔可以在那一片的几家餐厅遇到。辗转问到小哥的名字叫吴世勋。吴世勋每天都西装革履的,却长了一张童颜,就像偷穿爸爸西装的小孩子一样。似乎表情不多,身高又高,有时会听到隔壁桌的小女生惊叹他是高冷男,可朴灿烈倒觉得他怎么看怎么可爱,而且越看越欢喜。

 

朴灿烈在的游戏公司知名度不错,但规模挺小,上班时间和氛围都相对自由。有天朴灿烈想去吃顿下午茶,下了楼正巧碰到急匆匆从对面走出来的小哥,朴灿烈站在原地思考了一秒后迈开长腿追了上去。

 

——才不是跟踪呢。朴灿烈拍拍司机肩膀,“师傅,帮忙追一下前面那辆黑色……我天奔驰S400。不师傅我不是条子,我只是……对对对我追女朋友。麻烦了啊,呵呵呵。”

 

就是那天朴灿烈跟着吴世勋到了这所小学,看他接了一个一四班的小孩。要不是听到小孩叫世勋叔叔的声音,混在家长堆里假装张望实际偷听的朴灿烈就该因为受到继百万座驾后的又一沉重打击而倒地不起了。

 

也是从那天起朴灿烈开始盘算利用吴世勋侄子——跟小同学打听了一下似乎是叫果果——接近他的事。看吴世勋那天抱着果果疼惜的样儿,那侄儿肯定是他的小宝贝心头肉,从他入手一定不错。再说了,小孩总比大人好攻略吧?给颗糖给瓶汽水不分分钟到手?

 

开宠物店的好友边伯贤听朴灿烈说这席话时忍不住嘲笑了他:你干的这事儿像拐卖儿童一样。结果话音刚落就被后者色眯眯地搭住肩膀,伯贤你给我几只店里的猫咪呗?

 

边伯贤打个寒颤拍掉朴灿烈的手问你想干嘛。

 

没什么就带几只去摆个摊儿,我最近手头缺钱。

……你要缺钱我借你就行了。

哎呀给几只嘛,大家兄弟一场的。

……

伯贤你就不怕我追不到他伤心欲绝喜欢上你吗!……咦其实你和他晃眼一看挺像的诶,我看看啊……

朴灿烈放开你的手!我给!我给行了吧!

耶谢谢你伯贤!其实你和他也不是特别像啦比如身高……

哦,我不给了。

……伯贤!

 

 

 

跟孩子们又嬉笑了一会,也卖出了几只小猫。正当朴灿烈俯身换一只小花猫出来时,头顶一声“果果”把他吓得差点扔掉那只猫。

 

弹起上身,果然看见果果扑进自己等的人儿怀里的一幕。

 

“叔叔今天来晚了,果果等久了吧?”

“没有没有,在旺仔哥哥这里看猫,没觉得很久。”

 

“旺仔哥哥?”吴世勋望过来,嘴角抽动了一下。朴灿烈马上呵呵笑着搓搓后脖子,“昵称,昵称。呵呵,大名叫朴灿烈。果果的叔叔你好。”

 

“啊……朴先生你好,我叫吴世勋。谢谢你刚才照看了我们果果。”吴世勋点点头,又低头拍拍怀里的果果,“我们走吧,嗯?”

 

果果从吴世勋怀里出来,温顺地点了点头,又忍不住扭头看了看猫。

 

动作落入朴灿烈眼中,他刚想趁机开口,吴世勋的声音先响了起来:“果果想要猫咪?”

 

果果用力地点了点头,“想要那只白色的猫猫。”

 

吴世勋用打量的眼光看了看摊子,目光在纸板上停了一秒,继而换上公式化的笑容对朴灿烈说:“请问这猫……?”

 

朴灿烈抓住机会噼里啪啦一顿说,尤其强调了这猫成反比的生命力和麻烦程度,以及买了能在主店那边得到什么优惠,就差把整个店说给他了。吴世勋保持微笑听完后掏出钱包,翻了翻轻轻啊了声,抬头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好意思我没带够现金……嗯……朴先生留一个联系方式吧?不介意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怎么会介意呢!

朴灿烈的心仿佛绑上窜天猴飞上了天。只能打桩一样点头说没问题,一面把小白猫抱出来给吴世勋,看着后者搔掻猫咪下巴,猫咪在他怀中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吴世勋和这猫好像啊。朴灿烈在心里默默感叹,把吴世勋递来的名片塞进了口袋。

 

 

 

 

---看到这只小猫咪了吗?

  给你。

 

+++

 

 

 

忙碌了一下午的朴灿烈洗完澡擦着头发跟边伯贤唠嗑。

 

“他好像真的有点难接近诶,一直对我笑得不冷不热的。不过他主动给了我联系方式哈哈!……确实还没有联系我但是……哼,不跟你讲了,就会补刀。嗯拜啦。”

 

挂掉电话朴灿烈退回主页面,立刻被信息右上角红色的1吸引了注意。

会不会是他?朴灿烈深呼吸了几次,快速点进去——

 

「世勋儿^3^:朴先生好。我们直接网上转账可以吗?账号:OOHSEHUN,麻烦了。吴世勋。」

 

真是他!朴灿烈一个飞身跳到床上,癫痫一样拿着手机打滚。冷静了一点后朴灿烈赶忙把吴世勋的聊天软件加了上。吴世勋例行公事般与朴灿烈寒暄了几句后转了钱,然后一点不拖沓地道了再见。朴灿烈小小失落了一下,还是不敢怠慢回了句晚安。几乎同时,界面上吴世勋头像旁跳出一个新的气泡。

 

「明天见。」

 

——啪。那气泡好像跳出了屏幕,顿时空气间全是粉红色的泡泡,飘在朴灿烈身边,把朴灿烈的脸也染成了同样的颜色。

 

是刚洗完澡吧,所以才感觉全身热得快要冒烟。朴灿烈把头埋进枕头里,只露出了红得快要滴出血的耳朵尖。

 

「吴先生明天见^^」

 

 

 

……不是说好明天见的吗。

那个明天到了呀,可亲爱的你在哪。

 

朴灿烈坐在小板凳上,环着自己的腿,委屈地吸了吸鼻子。

 

刚才果果被他家阿姨接走了。

……为什么是他家阿姨接走的啊不该是吴世勋来接吗!

明明宝宝还专门翘了下午的班提前了好久来学校等呢!

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朴灿烈抹了把不存在的泪,继续当他的旺仔哥哥。

 

 

不然怎么说摔个仰天跤还能蹭破鼻子呢。

 

小猫卖得特别好,不到五点笼子里就一只不剩地全被买走了。朴灿烈打电话给边伯贤要拿新一批,怎料因为在给吴世勋报价时嘴巴不受控制地报低了不少之后干脆按那个价卖,导致一批猫卖完却亏了不少,边伯贤说什么也不肯再给了,倔得跟田地里的老牛一样。朴灿烈知道是自己理亏,便也没再死皮赖脸。

 

可没了猫,他这小贩还怎么当下去呢?不当下去他通过果果接近吴世勋的伟大目的该如何达成?

除了卖小动物小贩还卖啥。

……噢?

 

第二天,朴灿烈昂首挺胸地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放着一罐罐自制的小点心。

 

当小贩不还可以卖吃的吗!但考虑到自己一下子搞不到装备,什么糍粑烧饼麻辣烫是没戏了,就是卖糖葫芦他也得再买一根大棒子杵那儿。于是在他绞尽脑汁的思考下,他今天又翘掉了下午的班,去超市买了一堆方便面,回家掰开来下锅用黄油蜂蜜煎。煎好出锅朴灿烈把它们平均地装进玻璃罐里,背了一背包来到小学门口。

 

小点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拉面当,是他有天看电视时从偶像组合的成员那里学来的。回头自己做了一次发现简直好吃得上天,拉面当便成了朴灿烈馋嘴时吃的零食候补之一。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朴灿烈今天是有备而来,成竹在胸。他确信这拉面当绝对可以收获师生家长和吴世勋的芳心!

 

开始的情况也很乐观,因为包装可爱内容新颖纯手工的卫生也有保障,有许多小孩与家长驻足围观,在朴灿烈对拉面当天花乱坠的赞美后也有不少人掏钱购买。人数在朴灿烈自信满满地开了一罐做试吃时达到了顶峰,之后便滑滑梯一样持续减少,朴灿烈的自信心也从滑梯上麻溜地滚了下去。

 

 

“明明很好吃啊……”朴灿烈叉了一块丢进嘴里嚼巴,闷闷地嘟囔,“你说是吧果果?”他转过脸去问坐在一旁等吴世勋的果果。果果被他突然丢来的提问吓了一跳,看着朴灿烈瞪大的眼睛战战兢兢点了点头。

 

朴灿烈看果果的反应,泄气地叹了口气,气鼓鼓撑起脑袋:“你们都不懂欣赏。”

“不懂欣赏什么?”

 

视野被黑色的西装挡了个完全,熟悉的奶音让朴灿烈连忙抬头:“啊,世……吴先生。”

 

吴世勋蹲下来拥抱住起身跑来的果果,对朴灿烈微微颔首:“朴先生。”

 

“吴先生好,一天没见了呢,呵呵呵。昨天……怎么不是吴先生来接果果呀?”朴灿烈装作随意地问起,得到吴世勋一个老样子公式化的微笑:“昨天是公司稍微有些事,就叫家里阿姨来接了。”他低头看了看摊子,这次倒是真心实意笑了出来,“一天没见朴先生改卖小零食了?”

 

“小猫全卖完了又没有新猫,就……”朴灿烈尴尬地笑笑,“不过这个没有小猫卖得好。”

 

“哦?介意我试吃一块吗?”吴世勋说着,饶有兴趣地用竹签夹起一小块,放到嘴边张口咬住开始咀嚼。朴灿烈直勾勾盯着吴世勋小小动作着的唇瓣,咽了口口水。

 

吴世勋喉结上下一滚,“我觉得挺好的呀。”

 

“真的?”朴灿烈欣喜地叫出来,反应过来吴世勋可能不过是在说社交辞令后沮丧地挠挠头,“吴先生不用这样的,大家普遍反响都不太好我也不难过了……”

 

“我是真的觉得好吃。”稍作停顿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喜欢甜的。”

 

吴世勋表情意外地真挚,朴灿烈眨巴眨巴眼睛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

 

“不过火候似乎有些过了,蜂蜜也不够入味,明天可以试着调整一下。然后……”吴世勋沉思了一下,“朴先生会什么能吸引眼球的技能吗?跳舞或是唱歌之类的,应该可以招揽些人吧。”

 

所以,吴世勋夸奖了自己的拉面当?还给自己提了建议?

 

头一回从吴世勋嘴里听到这么多字,朴灿烈的大脑几乎是宕机的。对于吴世勋之后在往嘴里送拉面当的空档里提的新建议,朴灿烈也几乎都没有过脑子地只顾点头附和。直到吴世勋拉着果果走到车旁朴灿烈才反应过来往他手里塞了几罐拉面当。吴世勋想要付钱,朴灿烈又执意不收。推脱不过,吴世勋便收下了那小零食,附上朴灿烈几天里见过多次的礼节性微笑。

 

朴灿烈看着行驶出去的车抓抓脑袋,回味吴世勋刚才的表情。

 

吴世勋的眼睛不算大,但黑白分明,形状又很好看。即使是那样不带灵魂地笑笑,也能弯出一个十分可人的弧度,散发出一股与不苟言笑时的他气质不符的香甜。

 

……好想多看几次他真心实意的笑哦。一定比刚做好的马卡龙还要甜。

 

 

 

 

---看到这罐拉面当了吗?

  给你。

 

+++

 

 

 

晚上回家后朴灿烈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只把吴世勋说话时一张一合的粉唇和清冷却粘糯的声音印在了脑海里,说话的内容他就只记得最开始那两句。朴灿烈想想觉得在吴世勋面前展示自己的音乐素养不乏是一种提高好感度的方法,第二天便多带了把心爱的吉他到了小学门口。

 

本就是皮囊好的帅小伙,操着副低音炮的嗓子抱起吉他唱歌,身边还有被包装得可爱精致的小点心,围在四周的人果然比以往都要多。可是朴灿烈在里面迟迟找不到吴世勋的身影,不过朴灿烈凭着身高优势在铁门那看见了果果。果果正被一个着西装的男子牵着手慢腾腾地走,前进的方向那停着的好像是前几天阿姨来接他时用的车辆。

 

今天又不是吴世勋来接吗。朴灿烈失落地皱皱眉,一下没了兴致,草草结束了手头上弹奏的歌曲,给大伙鞠了个躬表示今天表演结束。人群要散的散,有兴趣的便上前来挑选拉面当。朴灿烈一面招呼他们,一面拿出手机进到吴世勋的联系人页面,咬咬牙,终是按下了拨通键。

 

响了三声电话就被接起,“喂,朴先生?”

 

“吴先生,嗯……今天听了吴先生的意见,效果很好,谢谢吴先生。”

“我也没做什么,不用谢我的。”吴世勋客气道,“今天我有些事拖了一会儿,现在已经在路上了,可能需要麻烦朴先生在这之前稍微照顾一下我们果……”

 

“今天不是家里有人来接吗?”朴灿烈甩头望向刚才车辆的方向,男人站在后排的车门那,有半个身子伸进了车厢里,似乎捣腾着什么。

 

“不是啊?是我来接。”吴世勋略带疑问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确认了他的想法,朴灿烈背后一凉,跟电话里交代了一句“吴先生你赶快来,果果可能被其他人带走了”便撒开腿跑出去。

 

男人已经站好关上了后车门,正要绕到前排打开驾驶座的门。朴灿烈红着眼冲到他身边,抄起背上的吉他往男子后颈狠狠地砸了下去。

 

哐的一响,男子向前倒了下去。周围一阵惊呼,朴灿烈喊了句“他是人贩子!”继而马不停蹄地打开后车门,后座坐着被绑了双手双脚的果果,一个表情惊慌的女人坐在最那个的座位上。

 

朴灿烈一手揽过果果把他拖出来,女人条件性伸手要去拉回果果。朴灿烈眼疾手快把吉他往车里一挥,砸中她的手腕,女人吃痛地松开手。朴灿烈又是一挥,女人吓得尖叫一声,白眼一翻,直接晕在了座位上。

 

朴灿烈把果果护在身后,往正要爬起来的男人下身猛地一踹,男人只好捂住下体跌回地上,朴灿烈一脚踩住男子的背不让其动弹,男子颤抖了几下,也疼得昏了过去。

 

“朴先生!”吴世勋从远处穿过人群跑了过来,把绑住果果手脚的绳子一下解开,一把抱住惊魂未定的果果,“没事啊果果别拍,叔叔来了没事啊。”

 

果果一时半会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吴世勋的表情也随之越来越内疚难过。身形本该在与果果对比下显得高大,在朴灿烈看来却好像小小一个。刚刚急匆匆跑过来,脸还微微泛着潮红,只把现在的他衬得更惹人怜。朴灿烈不自觉走过去,把两人一并收紧臂弯里。

 

吴世勋愣了一下,继而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微微倾向朴灿烈那,“……谢谢。”

 

 

 

“嗯,对,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也觉得幸福来得好快啊,老天爷太眷顾我了。你小子不要太嫉妒我哦……啊,他来了不跟你讲了,挂了。”朴灿烈朝吴世勋招招手,挂掉和边伯贤的通话,“世勋,这边!”

 

吴世勋翩翩走过来,给朴灿烈投了一个笑,“朴先生。”

 

 

那天之后朴灿烈与吴世勋的关系可以说是乘上了直升梯,不过只从地下车库上到了二三楼,离顶层还有些距离。吴世勋虽然不会主动在果果放学两人遇到以外的时间主动联系朴灿烈,但只要朴灿烈找到他挑起了话题他都会接,态度也不再那么礼貌而疏远,也没有对朴灿烈改称呼的事表示过反对。因此,算是个不错的进步。

 

昨天晚上朴灿烈面对电脑倾情创作时手机突然震了起来,没多想直接接起来后,听筒居然传来了吴世勋的声音,吓得朴灿烈弹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音进去。

 

顾不上删除,朴灿烈瞪圆了眼睛反复确认了屏幕上的字好几遍,直到吴世勋再次发声,朴灿烈才受宠若惊地开口:“世,世勋啊晚上好!”

 

“朴先生好像在忙?没有打扰到朴先生吧。”

“没有没有不忙不忙!世勋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今天才听说那天朴先生为了救果果砸坏了一把吉他,真是十分不好意思……”

“啊这件事啊。没事的,当时一心想着救人就怎么狠怎么去了,世勋不用太在意的。吉他坏了能买新的,果果只有一个嘛。”

“我知道朴先生会这么说。但……就当是我单方面想给朴先生买把吉他可以吗?”

 

吴世勋语气真挚,朴灿烈也不好再拒绝,“那……就麻烦了。”

 

“不过,”吴世勋有些苦恼的声音响起来,“我对吉他实在是不了解……”

 

吴世勋的话在朴灿烈脑海里绕了好几个弯。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要不……我们一起去选选?”

 

 

吴世勋今天穿了一件蓝色的衬衫,外面套了件纯色毛衣,下身是简单的牛仔裤。平常奔上去的刘海今天也顺在了额前,休闲自然的模样,让朴灿烈感觉两人之间一下子亲切了许多,说话就不自觉大胆了些:“到现在还是朴先生吗?”

 

吴世勋一愣,捕捉到朴灿烈眼里的小心翼翼和期待,眯着眼睛笑了出来:“不然是旺仔哥哥吗?”朴灿烈被吴世勋那一笑和调侃搞得不知所措,吴世勋看着呆愣的朴灿烈,嘴角咧得更开了些:“我们去选吉他吧,旺仔哥哥,嗯?”

 

 

 

 

---看到这把吉他了吗?

  给你。

 

+++

 

 

 

钢琴,架子鼓,贝斯,电子乐器,还有很多乐器都玩得得心应手。但在这之中最喜欢的,果然还是莫过于吉他。拍拍面板,拨拨弦,给身边读着书的爱人弹一首小曲,阳光透过窗玻璃把两人浇灌个完全,仿佛手中抱着的和眼里看着的加起来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抱着一把新吉他和吴世勋并肩从吉他店走出来时,朴灿烈还沉浸在离理想的幸福更进一步的恍惚中。看着吴世勋因为光线微微收拢在一起的眉眼,朴灿烈还有点没有实感。

 

注意到朴灿烈的目光,吴世勋转过头来,刚张开嘴,手里手机突然滑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落地声。吴世勋呀了一下,连忙蹲下身去捡起手机,在手里翻来覆去查看。

 

“没事吧?”

“嗯没事,我手机经……常……”吴世勋检查完,笑着侧过脸回答,却和凑头过来看的朴灿烈鼻尖碰鼻尖,一时忘了继续说话。

 

朴灿烈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距离乱了阵脚,吴世勋说话喷出的热气打在他的下巴上,朴灿烈赶忙直起腰拉开两人的距离,可热度不但不减,反而从鼻尖和下巴扩散到了整张脸。

 

“手,手机经常会摔是吗。”朴灿烈尴尬地开口,吴世勋也尴尬地点了点头。

 

朴灿烈啊了一声,“世勋你能先拿一下吉他去哪里坐一下吗?我去个地方很快就回来。”

吴世勋接过朴灿烈的吉他,抬起下巴指了指树下的长椅,“那我就坐那等你吧。”

 

 

朴灿烈跑到自己来时经过的一家小饰品店,在里面挑了一个银色防手滑指环。想了想,又多拿了一个安在了自己的手机上。买好后路过一家奶茶店,朴灿烈想了想又进去打包了一杯奶茶。

 

朴灿烈打算好了,今天出来他想向吴世勋说明自己不是小贩,再暗戳戳试探一下吴世勋的心意。要是很顺利气氛好的话……他还想表个白。

 

回去时吴世勋正乖乖地抱着自己的吉他坐在长椅上,左脚伸直了又踩下去,一踢一踢的。朴灿烈觉得今天的吴世勋和以往有些差距,不再在西装的衬托下显得高贵冷艳,反而像个大男生一样,特别……活泼可爱。

 

“回来啦。”吴世勋抬头,看到朴灿烈手中提的奶茶哇出声,“你去打包奶茶了呀。”

“嗯……不完全是。给。”朴灿烈把奶茶递给吴世勋,又把吉他抱回来靠在一旁,自己坐在了吴世勋右边。

 

吴世勋把奶茶从袋中取出,“啊,是我喜欢的巧克力味。谢谢你。”

朴灿烈搓搓鼻子,“店员推荐的,你喜欢就好。”怎么能告诉他是看他吃饭时经常会点记住的呢。

 

吴世勋捧着奶茶喝,朴灿烈拿出口袋里的铁环,“世勋把你手机给我一下吧,给你买了个防滑的指环。”

 

朴灿烈在吴世勋又不好意思又开心的注视下装好了铁环,看了眼吴世勋拿着奶茶的右手,朴灿烈咽了口口水,伸手抓住吴世勋的左手带到了手机旁边,把指环对准吴世勋的无名指慢慢戴进去。一系列动作下来朴灿烈心已经快跳出嗓子眼。他偷瞄了眼吴世勋,后者正盯着自己左手无名指根部的铁环,垂下的眼睑连着轻轻颤动的睫毛。

 

朴灿烈心一横,“世勋啊——”

 

吴世勋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打断了朴灿烈的话。吴世勋把手机翻过来,落入眼中的画面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老A:你厉害啊这么快就要成功了?把到了记得给我报仇啊。」

 

……把到了,报仇?

朴灿烈整个人一僵,吴世勋应该感受到了朴灿烈身体的变化,吹了一下刘海,笑了出来,“暴露了。”

 

……暴露什么?

朴灿烈慢慢抬头,面部僵硬地看着眼前一脸没事人的吴世勋。

 

“啊,对了,这个人你是见过的,你等等哦。”吴世勋动了动手,朴灿烈识相地松开了一直包着吴世勋的手,吴世勋调到一个页面,把手机伸到朴灿烈眼前——屏幕上是上次那个人贩子的照片。朴灿烈惊讶地望向吴世勋,吴世勋歪歪头继续说:“其实那次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贩子,是我找来的演员。本来就是演个戏,结果你把人家打成那样,我还垫了一堆额外的医药费——不过也多亏你我和他接触得多了,发现挺合拍的就顺便交了个朋友。”

 

“为什么要演戏?因为要制造一个让你觉得高冷的吴世勋喜欢上你也合情合理的契机呀,这样你脑海里的剧本才会比较通顺嘛——你脑海里‘伪装成小贩来接近吴世勋然后让他慢慢喜欢上自己’的戏。难道不是?”

 

“你到底……”吴世勋看着朴灿烈越变越差的脸色,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终是笑出了声,“旺仔哥哥,你是不是在小学门口呆多了智商有点下降?”

 

“诶?”

 

“我是一直把你牵着鼻子走没错,但你根本没有抓到重点好吗。”吴世勋把小脸凑到朴灿烈跟前,眼神戏谑,语气却无辜,“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喜欢你嘛。或许喜欢得比你还早一些呢,就是一直没动作罢了。既然你前段时间主动到我侄子小学门口做了兼职,我就顺着你的思路追你呗。”

 

见朴灿烈还是懵逼地看着自己,吴世勋退回去,叹了口气,“唉,多简单的事儿,只不过没按照你的剧本走你就绕不过来了……不管了,你慢慢消化吧。反正你也不能赖账了,戒指都给我戴好了。”

 

说着,他把左手举起来,在朴灿烈眼前晃了晃,然后绽出一个笑,虎牙也黏上了阳光和蜜糖。

 

 

 

 

---看到这枚戒指了吗?

  给你。

 

+++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朴灿烈穿着西装,脚踏皮鞋地走进一四班。出众的外貌本就吸引眼球,又不是什么生面孔。不一会儿认识他的孩子都叽叽喳喳地聚了过来,七嘴八舌叫着旺仔哥哥:“旺仔哥哥好久不见了!”“旺仔哥哥又要回来卖拉面当了吗?”“还是卖小兔子呀?”“旺仔哥哥你今天怎么在这里?”

 

朴灿烈一个个耐心地回答:好久不见了、你们想我回来我也可以回来呀,但你们要来买哦、小兔子卖不了啦,旺仔哥哥的朋友太小气了。

 

“至于为什么在这里……”

他笑着向坐在座位上安安静静望着这边的果果挥了挥手。

 

“家里那位加班,所以就由我来参加果果的家长会了。”

 

 

 

---那……你看到我了吗?

---我看到的一直都是你啊。

 

 

 

 

END

吃得好饱。


 
评论(5)
热度(97)
© 吃得好饱|Powered by LOFTER